对石家庄近期发生的一些问题的认识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学师父近期一系列讲法,让我非常震撼,感触最深的是学法和向内找。

我发现所有障碍我同化法、证实法的错误思想来源,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学好法。遇到具体问题时,不是从法中的正悟,而是向外求,被执著和观念等不好的东西所带动,想当然的下结论、行动。这时,如能深刻的反省自己,发现内心是非常浮躁和不踏实的。

而遇事不向内找,向外求,是与正法修炼背道而驰的。

学好法,向内找,才能找到自己的执著,才能找到自我,放下自我,将自己溶在师父的大法当中,溶在正法、证实法的洪势中。没有了自我,才能真正以法为大。

其实在99年7.20之前的讲法中,师父已经把将要发生的、我们在证实法中会遇到的问题都讲了,而在《转法轮》中都有。

我自己的感受是,经常在学习师父近期讲法中,或遇到师父解答的一些具体问题时,突然悟到,哎呀,我怎么没有向内找啊,我怎么没守住心性啊,这是我的执著啊,这是在说我啊!我怎么会这样去认识问题啊!……等等。

回头再学《转法轮》时,发现这些问题,这些天机,师父都讲了。心想,怎么老学不好法啊!

但是在遇到问题,要做出选择和决定时,要实际实行时,那是真正对法认识的体现。犯错误和栽跟头,我想很多人都会有,不怕,关键是我们哪一次没做好,哪一步没走好,能够静下心来,学好法,用法衡量一切,向内找,找到自己的不足和执著,去掉它,提高上来。路会越走越在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大法修炼路上,而不走偏或掉下来。

这几天看到山西或其他一些地区同修写的体会,我也深有同感。

同修说,那一地区乱法或不在法上的人或事,给明慧网反映过,但没有得到重视,后来愈演愈烈。

是,我们发现,其实在明慧编辑部发通知,和师父再给我们写评注或写经文或在大的场合讲法中讲出来时,很多坏东西是由小变大,很多也在明慧网曝了光,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住,有那么多人去随和的干呢?有的严重的破坏了大法声誉,给正法造成干扰,毁己毁人,太可惜了!

我也给明慧写过一些非常着急的建议,希望刊登出来能更大面积的制止一些破坏言行,有的没登。当时我有过对明慧编辑不理解的想法,他们怎么不给登呢?心想他们也是修炼的人,不可能都认识那么清楚。当时没有抓住这不正确的一念,让它狡猾的利用自己维护自己执著的思想骗过去了。

在正法中,大法弟子也是被师父正法归正的一部分,我们在正法的过程中,主动参与证实法,主动同化大法。在这其中去自己的一切不好的私和执著,提高着自己,纯净着自己,并且在救度众生、清除旧宇宙的败物中,建立着自己的威德。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们的荣耀,是法的威德!

每个大法弟子都得走证实法的路,都得自身走过来。其实从人中,从将解体的旧宇宙中走出来,用大法同化到新宇宙中的过程,也就是一个死而复生的过程。无条件从旧宇宙的理和观念中走出来,放弃旧宇宙的一切,返出自己最纯净的佛性,无条件的同化大法。也是放下后天的自我,以法为大,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过程。

正法中,每个大法弟子都得达到正法弟子的标准才能真正的圆满。但在修炼中,是有差距的,对法认识的差距,修炼的精進差距,层次、境界的差距,等等。但这不影响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维护法、证实法、救度众生。

就象刚才所提到的,当我们当地或外地,我们看到或了解到,有破坏法的现象和个人时,有不在法上的表现时,怎么办?

在我学法中,当我认为他们怎么能这样时,劝也不听时,我在想师父怎么教导我们的。但当我很生气,很不理智,自我很强,自以为是理时,我学完法,嘴上说明白了,其实心里并没有宽恕他们,我不能容忍,用我的狭隘怎么能容到那大法洪大无量的慈悲和威严中呢?直到有一天,我又在学师父关于这些方面的讲法时,那些在我心中筑起的、不想同化大法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在师父一次次的慈悲讲法中,顷刻间无形的消解。我被师尊洪大无量、无可言表的慈悲和威严所震慑,我的身心顿时都容在这无尽的大法光辉中。那一刻,我不再有抱怨和怨恨,我真心希望正在走错路的和走过错路的同修都能回到大法中来,我愿意无条件的去帮助他们。而对于那些走到绝路,不肯回头,最终被淘汰的生命,那是大法威严的体现。在帮助他们的同时,也在严肃的清除这些破坏法的败物,慈悲和威严同在。

这时,我意识到师父讲的,“然而正法中要留下哪些生命就非常的难,难之又难,而干扰正法这部分生命对正法造成的干扰,已经使它们不能再有资格留下来了。”(《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我能感受到那充溢在整个大穹、寰宇的佛恩浩荡,和救度的艰辛!怎么一到自己这儿就不行了呢?其实,师父在《转法轮》都讲了:“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

很早以前,我有一个迫切的想法,就是想在法会上问师尊一个问题,那些特务和犹大们太坏了,干了很多坏事,怎么对付他们、把他们清除出去?很强烈。当我第一次看到师父解答这个问题时,我很惭愧,心想我应该这样对待这样的事情,但我没有真正从内心认识到自己的执著。等以后师父在讲法中又解答这些问题时,我真的很难受。为什么这些事情能在我们身边发生,能存在,能造成损失和破坏,它能破坏到法吗?谁也不能,谁做了就得去偿还。

这些不正的东西在我们中间,我们不也有问题了吗?为什么不找自己,哪些地方我们没有学好法,没有认识清楚,不理智、智慧,没有成熟起来,让邪恶钻到我们中间,阴谋得逞,我们不就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没有清除这些黑手和烂鬼、残渣的干扰和破坏吗?

我发现,很多关和难都是我们偏离了法后,被不好的旧的势力和因素所利用,后来又不能在这方面认识上去,在某个时候,让这些邪恶得手了。

在一个时期,大家做事很顺利,人手很多,但也存在很多不足和偏离法的行为,但整体很好。当时我们建议集体学法,想通过集体学法,溶化彼此间的自我间隔,放下自我,能把法放在第一位,整体成熟起来。但很多人考虑到安全问题,一遍《转法轮》还没学完就取消了。当时暴露的问题是很严重的,有的在学法时就因配合问题吵了起来,大家凑到一块儿都是说这事怎么做,很少向内找,遇到困难和矛盾时,是我们的问题还是邪恶的干扰,很少考虑,就是干事。

不以法为师,借大法证实自我,或盲听盲信,盲目追随,没有自己的主念,这次旧的邪恶生命钻我们的空子钻大了。就象一个同修讲的,感觉这段时间太顺利了,找不到自己了,心悬起来了,危险啊!被动的被执著带动和旧的邪恶生命操纵着,大面积的出现了问题,损失非常惨重,有几个同修被迫害的失去了宝贵的证实法的生命!教训太沉痛了!

我们今天每个当时身在其中的同修,都可以查一下自己思想的动机,很多都是在向外找,我做的怎么好,他做的怎么不好,心性怎么差,才造成了这么的被迫害和损失。而没有真正的看自己,无条件的向内找,首先看看我们自己到底怎么样,自己的心在法上吗?自己对同修负责了吗?自己全盘否定旧的邪恶生命的安排了吗?自己真正发自内心的利用一切方式营救大法弟子,通过这些事情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了吗?最根本的自己在出事之前,在我们的配合和协调中,在自己证实法的过程中,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和对法的认识在做正法的事情的?那时,我们到底有多少在法上,又有多少不在法上呢?

在一个时期,大家配合非常困难,很难协调一致,都觉得自己的对,彼此很难听進对方的意见,虽然也在提高着,在证实法中,但离法其实越来越远了,自己还不自觉。在这样的状态下,证实自我越来越厉害了,在常人中表现出来,都是要按照自己的认识行事,纠正的也是常人中的表现和内涵,而不是修炼的内涵。

而实质是,自我的膨胀和邪恶利用我们不正思想因素的诱导,当我们思想和行为不在法上时,就没有了大法的无边法力,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有的象领导,将自己摆在学员之上,教别人怎么做;有的感觉很了不起,干什么什么行,什么都能干,你给我提不同意见,那我自个干;有的觉得这个人符合自己,或比较安全,就得和他(她)配合;有的说怎么悟的怎么做,谁做都是证实大法,都有一个过程,差不多就行了;有的个人觉得邪恶都不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拿拿捏捏的,放开做;有的觉得这人怎么回事,怎么劝也不听,不听就算了……等等等等。

说白了,心性已经不是大法弟子的标准,还觉得我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并且表现这么强烈时,师父的讲法一回回发表,而且是师父在讲法中都着重讲了的。

这些行为表现的来源,是我们真的偏离了法,心性出现了极大问题造成的。个人和集体甚至整体在证实法中会有一定的偏离法的事情,但师父都在经常扶正我们,使我们不出现大的偏差,甚至不出偏差,怎么会造成这么大的偏差呢?

在交流中,大家也发现,逐渐的学法不扎实了,有的学法太少;有的学法静不下心来;有的一天学好几讲,根本没往脑子里去。而证实法中遇到的具体问题都需要用法来衡量和指导如何去做,法没学好,没有大法的教导和威力,很容易被后天形成的观念、思想业力和另外空间不好的因素所左右,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伟大事情,慢慢的用这些东西去衡量和指导的时候,或这些东西起负面作用的时候,各种不好的东西都会滋长起来,例如以上的行为表现,都是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争斗心、干事心等等执著和邪恶因素利用这些执著的干扰下发生的。

出事的表面因素就是邪恶长期的跟踪、监控,机器设备的被定位或故障和损坏,讲真象中恶人的举报和告密,或邪恶直接碰上后的绑架和抓捕,还有特务和犹大的渗入和破坏,或有的被抓進去了,部分或完全被邪恶所控制,将其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引起大范围的损失,手机等通讯工具的被定位和监控,等等表现。

表面原因千差万别,象一团乱麻一样,不可能理清。真正的事故原因在我们自身,在我们的心性和能不能遇事向内找,能不能学好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近来,我们当地出现了很多很大的损失和干扰,很多流离失所和在家的弟子被绑架、抓捕,有的被劳教、有的被转捕、有的被送洗脑班、有的正念破除了邪恶的迫害;还有一些在家和在外的资料点被破坏,损失很大;有的弟子被迫害致残,有的被迫害致死。

大家都在想怎么才能结束这种无休止的干扰和破坏,将被关押、劳教、判刑、送洗脑班的同修营救出来,我们形成一个整体,无坚不摧的去证实法,让人们都明白真象,都能得度。出发点都是正的。

有的同修很着急,希望能在学法交流中,让大家都提高上来,整体提高上来,形成一个整体,多好。

有的希望能有人出面协调一致,大家都想整体如何,多好。

有的认为,每个人都精進,都能自觉,都能提高上来,不用多说,劲往一处使,都按照法去做,这整体不就形成了吗?

其实,每个个体的大法弟子都是按照自己对法的正悟去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救度世人,都是在不同角度和不同的层次和空间中展现着大法的神圣和伟大!而所有大法弟子又是一个整体,都得对法负责,对别人负责,其他大法弟子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有的法学的好,能在法理上给别人谈清楚,那我们遇到有不明白的同修,就通过学法给他们讲清楚;有的协调能力强一些,有需要做的事情时,主动去协调一下。大家都本着同一个目地在做着,但都是出自于正觉、正念。

但从中也能看到我们整体的不足。如营救被绑架或被抓捕的同修时,很多人不能及时得到消息,没有一手的材料,做真象资料的不能及时或有针对性的制作出一些好的有力的讲真象资料,有些很好的方法不能有效的协调好,作用不大,或延误了时间等等。如针对我们当地,揭露邪恶和讲清真象,真象资料制作跟不上,水平和力度都有一定差距,整体配合较差,有点被动。

被动之处,如北京同修的建议,现在很多家庭或单位都有上网条件,电脑、打印机等已经非常普及,但许多有条件的同修,能拿到资料,就不再想自己也能做,主动去做,而是找个借口,我从别的方面配合吧,我可以发,我还可以贴,而没有真正认识到,资料点遍地开花,大家都参与進来的意义。

被动之处,如我们有时太执著于结果,没有把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讲清真象放在首位,在揭露邪恶的同时,忽视了向更广泛的人群讲清真象。

被动之处,如搜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真实案例、施暴者的身份、详细背景材料等利于讲清真象、揭露邪恶的材料,如石家庄市610恶人马文生,极其邪恶,做为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谋和谋杀犯,很少有揭露,几乎揭不出来。

被动之处,如讲清真象,揭露邪恶不主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很多讲不通,就不讲了。象裕东派出所等迫害大法弟子非常严重的地方,没有很好的去揭露它们,让它们在老百姓心中没有市场;重点肃清少数首恶之徒的邪恶,使其没有带头的;没有给相关部门和人员(如各相关行政单位、家庭、社区、居委会等)讲清真象、揭露其邪恶,使它做起恶来还是肆无忌惮。

被动之处,如把发传单、挂横幅、写标语当成了证实法、讲清真象的主要办法了,而忽视了用自己正悟到的智慧和理智,如去当面讲清真象,因人而异,把各种方式巧妙、有机的结合在一起。

被动之处,如因为我们没有系统的去向各个职能部门、各个阶层去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很多人还在被动、麻木的执行着邪恶的迫害命令。如我们可以将不同地区,不同效果的真象资料,整理好,制作成各种内参、报告、汇编、法律起诉文书等各种有利于证实法的文本,送达给不同的部门和人群,深入的向各阶层和人民揭露迫害的残酷和邪恶,讲清大法的美好和纯洁,会起到很好的作用,抑制邪恶,甚至在正义人士的配合下,在常人这个层次面上,清除那些邪恶利用的坏人。

除了这些被动,我们现在有更有利的主动条件,整体上相当数量的大法弟子都很成熟了,配合也很默契了。我们需要突破小范围的局限性,理智、智慧的通过如明慧网和其他渠道和方式,把我们连成一个整体,和整个正法之势连在一起,更好的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

让我们主动的同化大法,学好法,遇事向内找,站在一个神的角度上想问题,彻底放下自我,以法为大,做好师尊教诲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认识,面也很狭窄,但想抛砖引玉,希望同修能指正、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