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喜的日子 珍贵的回忆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马上要到师父的生日了,想起以前参加师父讲法班时,在师父身边的日子。

1994年1月,我正在济南上大学,妈妈到济南的姨家玩,等我放假一起回家。一天晚饭后散步时,无意中发现路边墙上贴了一张不起眼的纸,上面写着师父要来济南办班的报名启示。当时是第一次听说师父的名字,也不知为什么就很好奇。那时后面的宿舍楼里已经住了许多来自外地的学员,我们随便進了一个房间去看看。屋里有几个人在交谈,其中一个人手里拿了一本《文艺之窗》,封面就是师父穿着黄色炼功服在莲花上打坐的照片。看时就感觉师父很面熟,好像以前在哪儿见过。交谈中有一人说自己来自北京,已经是第12次跟师父的班了。当时听到后很惊讶,就带着这种惊讶、好奇,我和妈妈一起报了名。

济南第一期班的地址在历下区经十路上山东青年干部学院的小礼堂,只有几百人。听当时的学员说这是师父办的人最少的一期班。可师父依然连续讲9天的课,第10天是解答问题,每天都是2个小时,而学费只有50元。

第一天听课,我和妈妈就被师父讲的法深深吸引,有一种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明师的感觉。当时我和妈妈正跟着另一个气功师练功,而那个气功师多次表示要好好培养我,给我吃小灶等等。所以产生了一个常人的想法,觉得学法轮功是不是对不起原来的那个气功师。可又觉得师父讲的太好,舍不得放弃,左右为难。(当时还是把师父当成了普通气功师,没有认识到师父传的是大法)妈妈说:“你去问问老师吧。”于是在师父讲完课、教动作之前的休息时间,我跑到了后台。按照过去的接触气功师的经验,我以为师父一定坐在台后的小房间里喝茶、休息。可从窗户一看,里面只有两个工作人员坐着聊天。我就在层层幕布之间寻找。一抬头,整个人愣住了:宽大的幕布之间,师父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两手放在小腹前,微低着头。敬爱的师父讲了2个小时的课后,就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幕后,身边没有一口水,没有一个随从人员,没有一张椅子。

我走到师父跟前,师父静静的看着我。那一瞬间,我感到师父是那样的高大,我仿佛整个人笼罩在师父的辉光中。台下学员们休息时的喧闹声一下消失了,我的思维好像也空了,准备好的一大堆话只有简单的一句:“老师,我不知学哪个好?”师父还是微低着头,然后看着我说了一句话:“你还是学法轮功吧。”师父什么也没有解释,只有这简单的一句,可我心中原有的那些顾虑一下烟消云散,不知为什么充满了喜悦,好像得到了保证、得到了承认一样,说了声“谢谢老师”就欢天喜地的走了,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就学这个了”。从那时起,“跟着师父走”的念头象一颗种子种在了我心里,再也没有想过放弃。

学习班人少,教动作时师父总会走到学员中间,一个一个的给大家纠正动作,有时走到学员中间亲切的与大家交谈。

讲法结束,最后一天是师父和学员们照相。我早早的站在大门口看着来往的车辆,猜着师父能从哪辆车上下来。突然师父好像一下子出现在马路对面,自己一个人走了过来。照相时,师父就静静的等着,哪边的学员站好了,师父就过去往学员中间一站。谁想单独和师父照相,师父都不拒绝。可无论在哪里,师父总是最高大的一个。

这期班结束后已经到了年根,而师父又接着到了山东东营继续办班,过年都没有回家。

1994年6月,我又参加了济南第二期学习班。这一次是在历下区解放路上的皇亭体育馆,有4000多人参加,也是师父讲法讲的最全的一次。那时悟性差,参加完第一期班时只知道好,可修炼要专一等问题都没记住,还觉得师父讲的是佛家功,所以经常往庙里跑,还到图书馆看禅宗的书、看佛经等等。第二期班一上来师父就讲到了这个问题,当时真感觉好像是专门针对我讲的。师父讲到禅宗是钻牛角尖时,我还不是很理解。于是有一天讲课之前,看到师父站在体育馆的门口,我竟跑过去问师父:“禅宗讲的空挺有道理的,为什么不好?”当时师父很严肃,挥着手说:“全放下,全放下吧!”听后我想不管怎么样,师父讲的一定是对的。直到后来有一次在学《转法轮》时,看到禅宗那一段忽然一下就明白了。回过头来一想,真是为自己提的问题脸红。

师父说“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转法轮》)每当我回想起那段时光,心中就充满了幸福感。

最后以师尊的诗与同修共勉:

心自明

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
待到他日圆满时
真象大显天下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