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叶会兰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叶会兰,女,55岁,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屯底庄人,98年7月,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开始炼“法轮功”,她身心受益,她腰椎骨质增生,连同从小落下的头痛病,修炼法轮功后不治自愈,使她明白了只有重德,才能好病的道理。

自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妒忌心,利用手中的权力操控电视台、电台、新闻媒体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造谣、栽赃、陷害,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

2000年3月18日,村大队负责人通知叶会兰去乡政府,原因是她坚持炼法轮功,她被强行在乡里劳苦役3个月。政法书记王××要罚款,叶会兰说:“我们是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没有做半点对不起政府,对不起任何人的事。”当时她的儿媳有病在身,家里还有70岁的公婆,家人为她担心,并承受着精神上的压力。

面对对“真、善、忍”信仰者的迫害,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她于2000年12月29日去北京向世人讲清真相。刚到那就被恶警劫持上车。当天夜里被乡派出所接回。回来的路上,在车里派出所警察揪她头发,按着她让她跪下。1点半回到所里,政法书记王××,镇书记张××两人恶狠狠抽她嘴巴,她当时就晕过去了,等她醒过来脸上、嘴角的血流到衣襟上,两恶书记还不罢休,又叫来巡夜警,把她拖到院内打,把两耳朵都打透气了。叶会兰说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的事。她告诉恶人善恶有报的理,他们不但不听,还用毛巾堵她的嘴,又用另一条毛巾勒住她的嘴,让她在院内一直冻到天明。30号8点钟,杨洪林(乡派出所警察)上班了,叫她把脸洗洗,她在楼道镜子中看到脸肿得很厉害,眼睛瘀血。他们想掩盖他们执法犯法的行为。强行以扰乱社会秩序叫她在拘留票上签名。叶会兰说:“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对社会,对人类有百益而无一害。”她拒签。

2000年12月30日,叶会兰被非法送拘留所,拘留两个半月,在拘留所恶警张××叫她面壁罚站,用胶棒狠狠打她,她身上被打起很多肿块,叶会兰以绝食抗议这种非法行为。恶警把她按倒,不管食管气管乱捅,没人性的对待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2001年3月15日,他们以强加的扰乱社会秩序罪,将叶会兰非法劳教1年半(后又加期一年)。

在大港女子劳教队,她被分配到一中队9班。她每天除了干15-16小时的活,包括扛100斤一包的豆子装卸车。夜里其她人都睡觉了,还要逼迫她抄侮辱师父和大法的书。由犹大和偷盗犯看着,每夜最多休息3-4小时。在恶警刘×的指使下,由犹大肃会珍,9班班长谢颖看着罚站两夜。5月下旬,叶会兰不抄写侮辱师父、破坏大法的书,9班班长谢颖、值夜班的李秀兰,不让她穿褂子,把她推到院内站了三夜。让蚊子咬她,蚊子一批又一批咬得她痛痒难忍。白天还接着干活。7月份调到10班。在恶警白×的指使下,班长让她抄破坏大法的书,5通宵不让合眼,白天还得干活,眼皮就往一块合,合眼就要罚站写检查。

在2班,11月份的一天,叶会兰不抄欺骗世人造假、撒谎的书,恶警任×恶狠狠的说:“我叫你知道锅是铁打的。”对她的迫害开始升级,在2班屋内站6昼夜,不让合眼,接着又让她去禁闭室。那里阴暗寒冷,不给棉鞋穿,4个犯人轮班看着。站不直就遭毒打,恶警(老杨队)只给她一碗稀饭吃,使她在身体和精神上承受极大痛苦和压力。

2002年3月14日,叶会兰被调到二中队,她不配合跑队做操,被关禁闭罚站6天6夜。3月16日恶警高×用铐子把她四肢分开铐在床上6小时。夜里恶警高×、李×又把她带到大队部,用铐子把手铐在水管上吊起来,脚别着铐在暖气上,由于铐的时间过长,两恶警看她要不行了,用手在她鼻子上试试还有气就把铐子给打开了。深夜恶警李×抓住叶会兰的衣服领,一手推她靠墙,一手掐着她的脖子并说:“我掐死你。”掐得她喘不过气来,恶警李×一直折磨她2个小时。后又被两男恶警重新铐上,恶警李×、高×两人各拿一个电棍往她大腿,小腹部位电,进行威逼。直到凌晨3点半又回到禁闭室,李×还威胁说:“你要说出去,看以后怎么治你。”回到禁闭室这回改罚蹲,每昼夜要蹲11个小时,由吸毒犯何文香、宋淑苓、洛金姐、袁静轮班看管。禁闭室阴森潮湿,天很冷,恶警高×只让她穿一件毛衣。高×说:“给她穿的,她还爱在这里待着。”不按她们规定的蹲,何文香就往死里踢,宋淑苓揪着她的头发往下按,袁静揪头发往下按,倒在地上又揪起来,叶会兰腿肿得不能回弯,脚肿得穿不上鞋,后来脚都脱掉一层皮。在这一个多月里不让洗漱,解手要受限制。叶会兰于3月14日关进,5月2日才出禁闭室。在这期间叶会兰受尽了非人折磨。

2003年2月中旬迫害升级。天津地区办起了“强化洗脑班”每天逼着让看所谓的天安门自焚,3月19日刚看完造谣的录像,恶警高×找来4个吸毒犯张兰、蔚红、刘红梅、林×问她看的是怎么回事,叶会兰说都是编造出来的是假的,不要听信谣言。高×说:“你们给我照顾一下她,这4个恶人马上心领神会,就朝她劈头盖脸打来,对头,胸用脚踢,抽嘴巴子,打得她眼发黑,脸全肿了,身上没一处好地方。在这期间她又被关进锅炉房,那里有侮辱师父和大法的挂图,她们叫叶会兰整夜看着那些东西,不让合眼,恶犯高丽丽(汉沽人)强迫她蹬砖,把砖立着蹬,一点点加高摔下来就拳打脚踢,让她做“燕飞”的动作。有时整天整夜举手站着,站24小时给一个小时坐马扎休息,每顿饭给一个小得可怜的馒头,让站着吃,没有菜,不给水喝。叶会兰又被恶徒们这样折磨了一个多月。

恶警们对叶会兰非打即骂。王×、何×、曾×她们结伙来抽她嘴巴子,用下流的语言骂她:“你老头子早就不要你了,家里早就搂上小妞了。”她们为了拿到奖金,就这样不择手段把叶会兰迫害得精神恍惚。叶会兰只是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没做过一点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的事,就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就遭到如此的迫害。

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明白是非,分清善恶,站在道义与良知的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