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化”就是“转坏”

从抚顺市新宾县陈桂凤之死看江氏洗脑之邪恶

【明慧网2004年5月28日】陈桂凤,女,生前家住抚顺市新宾县夹河乡头道卜村。于2003年初死于其女友家中。遗下自己的丈夫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对于她的死,当地百姓曾议论纷纷,在叹息其年轻早逝之余,留给人们更多的是对生命的启示。

陈桂凤原本是一名法轮功学员,那时她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对于个人利益上的东西也从不与人计较,周围的人都愿意和她交往。1999年法轮功遭到江氏集团的无理镇压,陈与其他几名学员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押回新宾县看守所,后又被送到抚顺市章党洗脑班進行关押。2000年陈在家中准备同几名学员再次進京为法轮功鸣冤,遭到坏人举报,被非法判劳教送到抚顺教养院。在教养院内,恶警用各种手段,软硬兼施,动摇大法学员对“真,善,忍”的信仰。在这种充满邪恶与谎言的环境中,陈被迷惑了,她否定了自己为争取信仰的自由而做的种种努力,否认了修炼后大法带给自己的身心巨变,承认了强加给大法与学员身上的种种谣言与不公,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教养院以减期为诱饵,要求这些人去动摇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陈桂凤很快地成为了一个助纣为虐的人。她协助恶警用谎言与谣言去欺骗大法学员。到后来,看到欺骗不起作用时,就在恶警的指使下对大法学员進行体罚毒打及用各种方式進行折磨。明慧网曾有篇报道,揭露了陈桂凤与其他几人在恶警的指使下将大法弟子唐铁荣毒打致死的事实。原本一个善良的人,被洗脑成了一个骗子,暴徒,一个杀人的凶手。就这样的陈桂凤成了一个“转化”典型,成了一个被邪恶利用的工具。由于陈桂凤的“突出表现”,教养院为她办理了院外执行,陈提前回了家。

回到家的陈桂凤仍然没有及时清醒,在新宾县办的洗脑班里,陈桂凤又被利用去动摇其他大法学员,继续作恶。有多名大法学员曾经找过她,劝其悔改,停止作恶。但都无济于事,陈在这条路上越滑越远。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在当地有很多人都听说过。同陈桂凤在一起干活的人,曾经有一个人问过她:教养院究竟有没有打过法轮功的学员。当陈桂凤竟然毫不犹豫的回答:没有。连这样一个普遍的事实她都否认,而且她本人曾经就是一个被恶警利用的打人凶手。可见被“转化”的人,连起码的辨别是非的能力都失去了。

陈桂凤就这样不清醒地走了。许多知情的人都说她作恶太多,得到了报应。仔细想想,是因为什么使一个原本善良的人走到了这一步呢?在这场持续了几年的民族浩劫中,受害的已不仅仅是坚定的法轮功的学员和众多受谎言欺骗的无辜的人们。那些为了眼前的利益紧随江氏犯罪集团作恶的与那些曾经被恶警利用,被称为“转化典型”的人,其实他(她)们不仅是害人者,同时也成为了这场迫害运动的受害者。不知那些如陈桂凤一样走上歧路而至今仍不思悔改的人,何时能清醒过来。莫要等到人生路尽,给自己留下无尽的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