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事两则

【明慧网2004年5月28日】

1、我在国外看过这些,还有好多网站呢

朋友的父亲从科研单位退休后到美国探亲数月,回京后见到仍在科研部门工作的老同事。闲谈中,老同事把门关上悄声说,“哎,我这儿有个片子,给你看看。”

拿出来一看,是法轮功的真象光碟,讲天安门自焚真象的录像片。
朋友的父亲说,我在国外看过这些,还有好多网站呢!
老同事说,我们也能看到国外的网站,这里好多人都知道法轮功的真象。

2、“我知道了,知道了。”

北京一高校一名中层干部在1999年7月20以后开始负责迫害该校大法弟子的任务。一次,他找该校一名60岁的教授“谈话”,要该大法弟子放弃修炼

该大法弟子问他说,“谁说不让炼啦,有文件吗?”

这人只说“应该有吧”,却拿不出来,自己也没见过。因为邪恶势力一开始就害怕曝光,迫害命令没有书面下达到中层以下,这人也只知道上头传达了什么精神,拿不出正式中央文件或明确的国家法律做证据。

这名大法弟子就向这位比自己年轻的同事讲道理说:“过去这种事情多了,搞起运动来一窝蜂,大家都得参与,最后平反的时候怎么样呢?一般人只看到广播电视报纸上铺天盖地的一个说法,并没有深究其来龙去脉。这种事情过去人参与多了,那跟形势跟得紧的,最后有什么好处?什么好处也没有,等事情翻过来,还不是他们自己吃亏。”

听者点点头说,“我知道了,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