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巨野县大法修炼者受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5月28日】自1999年4.25、7.20以来,巨野县上千名大法修炼者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在江泽民的一手操纵下,县“610”办公室、公安局和各乡镇派出所对凡是炼过法轮功的逐人清查,列入“黑名单”,强迫他们收看诬蔑、诽谤法轮大法的电视、录像,逐家搜书、抄书,逼迫人人写保证,否则就送入洗脑班、关進看守所。被迫害最严重的多次关押,遭残酷刑罚折磨,高额罚款勒索。其中1人被判10年重刑、7人被劳教、2人被送進洗脑班,33人被拘押,全县大法弟子被罚款(不完全统计)高达145000元。

* 冯勋宏被非法判刑10年

县税务局干部冯勋宏因去北京合法上访被强行关進看守所,大冬天被冷水浇身,被关押两个多月后又被罚款15000元才放回家,回家后仍多次被公安上门骚扰,为抵制迫害,他被迫于2000年春节前离开年老的父母和妻子、女儿。在找不到冯勋宏的情况下,国安大队竟公然在当年的腊月20日非法绑架了他的妻子张雪梅,剩下年仅11岁的女儿无人照料,每天在寒风中哭泣着盼望爸妈归来。

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被野蛮的恶警活活拆散,春节的鞭炮声一次次惊醒着老人和孩子凄惨的梦,张雪梅在被关押3个月后放回家仅隔了两个多月,为找到冯勋宏,恶警们又一次残忍的把张雪梅关進看守所4个多月,直到在外地非法绑架冯勋宏后,才罚款4500元放出张雪梅。

冯勋宏2001年7月24日被关押在县看守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浑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脸肿的老高,因坚持炼功,脚尖离地双手吊铐在小号里一天一夜,他绝食抗议两个多月,被冷酷的狱医强行插胃管灌食,痛得他死去活来。

农历2001年腊月初6,不经审理、不让辩护、不许上诉,被非法判刑10年,当天开始给他戴上死刑犯用的手铐、脚镣,家属找看守所三次,直到腊月二十九才给解开。在公审大会时,冯勋宏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毒打冯勋宏,打掉了牙,满嘴流血。怕他再喊,又用毛巾勒主冯勋宏的嘴。围观的群众看了都觉得寒心。

* 各行业的大法弟子们所遭受的迫害简述

县人行干部张向锋因上访三次被非法关押,冬天被脱掉棉衣往身上浇凉水。几个恶警把他摁在床上,用枕套套在他的头上,狠命的毒打,手腕好长时间不敢动,后罚款1500元,停职1年不让上班。

章缝镇医生张秋民被恶警王海涛、小车司机杨海军反铐吊打,用粗木棍猛打,后又拳打脚踢,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拘留三个多月后又罚款3000元。

双庙乡农民李玉花被“610”头子王鹤亭、恶警王海涛、杨海军用木棍打得浑身是伤,好几天不能动。李玉花的丈夫王中民被打得浑身青紫,粗木棍都打断了,李玉花、王中民两人被罚款7000元,拘留4个多月。2001年8月又非法判王中民劳教三年。

粮所职工吕爱莲、农机厂退休职工张翠霞、下岗女工冯梅大冬天被扒掉棉衣坐老虎凳、往身上浇凉水,再用电风扇吹,睡凉地板,上吊铐,“610”头子王鹤亭、恶警王海涛一边不停的用手掌往吕爱莲脸上打,一边臭骂,残酷的折磨了吕爱莲一夜。后来吕爱莲被劳教三年,张翠霞被劳教一年。

章缝镇教师马秀芹被三次拘留,罚款6000元。因在看守所夜里炼功,被恶警卢鹏打肿了脸,打伤了嘴。2001年正月27日,也就是马秀芹在丧房为母亲守灵时被一帮恶警抓走,逼迫她出卖大法,被马秀芹严辞拒绝。她被酷刑折磨一天一夜后关押進了看守所。家人要求放马秀芹回家为母亲送殡,恶警不但不答应,还恶狠狠的相威胁。2001年6月,马秀芹被强行送济南劳教三年,县公安局后来又以劳教所收劳教费的幌子骗取家属3000元钱(劳教所不收劳教费)。

60多岁的老太太周桂平被恶警王海涛、杨海军打得浑身青紫,几天不能动,不能吃,拘留三个多月,罚款3000元。2001年5月第二次被非法从家中绑架,关押三个多月,罚款3000元。

66岁的林希之老太太被打得脸、眼、嘴肿老高,拘留半年,罚款4000元,儿子受株连从部队退回。2001年5月,林希之又一次被从家中绑架关押4个多月,后来她绝食抗议半个多月,恶警看人快不行了才放回家。
章缝镇工商所干部张晶,因合法上访三次被拘留,2001年8月份,被强行送济南劳教。加上对张晶个人罚款及单位勒索的钱款达1000元。在被关押期间,公安局恶警胡琴龙多次对她進行精神折磨和人格侮辱谩骂。

* 其他被非法拘禁和罚款的有:

英王庄郑雪环被拘留两次,罚款8000元。北关姚来元、姚玉兰兄妹俩被拘留三个月,罚款12000元。县联社干部张凤臣拘留三个月,劳教三年。大义工厂王香玲拘留三个月,罚款3000元,没收彩电,录放机、录像机共价值5000元的物品,劳教3年。师范退休教师朱桂芳被拘留一个月罚款2000元。工会干部付香云拘留一个月罚款2000元,邮电局退休干部张彩霞拘留一个多月,罚款9000元。章缝镇农民曹秀芝拘留三个月,罚款4000元。农民张爱民拘留三个月,罚款4000元。县城个体户刘惠明拘留三个月,罚款4000元。农民李自祥被拘留,罚款加送礼花了10000多元,

于树两口子被拘留三个多月,罚款数千元。农民夏明理被拘留,罚款数千元,金山核桃园农民父女俩被拘留,母亲吓死也不叫去发丧,罚款数千元。县人行干部刘秋霞因拒绝写保证书被逼的流离失所,于2001年7月份在公路上行走时被非法绑架,8月份被强行送济南洗脑班精神摧残迫害三个多月。

冯梅的亲戚(不是大法弟子)印真象资料被毒打拘留,抄走印刷机器,罚款近20000元。
石油公司下岗工人张冬文从拘留所闯出后流离失所半年之久,后被非法绑架,强行送王村洗脑班迫害,罚款数千元。
2004年2月25日,麒麟镇鲁汉收在家中吃饭时被非法绑架,关押一个月。

没有上访过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也经常受到公安的审查、骚扰,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就逼迫写“保证书”、照相等。总之,凡是修炼大法的人,没有一个得安宁,连家人都跟着受株连,提心吊胆过日子。仅仅是因为祛病健身做好人,向世人、向政府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却遭到了历史上罕见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我们坚信:这种日子不会太久,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真象大白的那一天已为时不远。也希望世人用您的良知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等待着您的就一定是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