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三河市大法学员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得法前,我身体有多种器质性病变,如肺气肿、心律不齐,妇科炎症,神经衰弱,肝细胞损伤等。我兄弟就是当地有威望的名医,百方治疗及各医院多方会诊每年平均几千元的医疗费都不济于事。我1997年有缘得法,通过修炼法轮功,我的心态平静,起居有常,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精力饱满,面色红润,和我接触的人都亲眼看到我的变化,所以有很多人也修炼法轮功。

在1999年4月25日,夜间几点几名官员非法闯進我家,问我有多少人炼法轮功,并叫我说出数目和姓名,后非法把我身份证拿走。到7月20日,江××利用手中的权力发动了铺天盖地的镇压,当天我没在家,几名警察闯到我家,看我没在家,就把我不修炼法轮功的儿子押走。我21号回到家,22号镇里和村干部非逼我交出法轮功书籍和炼功带,后来把我带到镇政府几名官员非让我放弃修炼。还有一次我在大街上看着我不满周岁的孙子玩,突然间来了一辆警车,把我和无辜的孩子一起硬带到镇政府去,一直到天黑不让回家。到天黑我儿子、儿媳妇到处找我,给家里造成很大的惊惶,后来给镇里打电话不管用,镇里官员说,如放我回家非得“大队广播诽谤诬陷大法,广播局不准和炼功的人来往,谁再来往马上通告给镇政府”这样我们才放你回家。当时我就打了个问号:我们违法吗?我们对社会不好吗?他们为什么放着坏人贪官污吏杀人放火不管,非得迫害我们善良的人呢?我能放弃信仰随波逐流吗?

2000年12月16日,我去北京上访和平请愿,我们到北京天安门,没等我们展出条幅,警察象土匪一样把我们押到房山劳教所,非法把我扣留4天。第4天给我戴上手铐,押回三河市公安局停留1小时,又把我们押到小李庄镇派出所,到镇里有人问:谁让你们去的,谁找的你?我一直遵照师父的教诲,一直不承认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致使邪恶之徒把我铐在暖气管上,我一直坐了20个日日夜夜,不让休息,吃的是玉米面粥和咸菜,伙食费1天15元,还无理罚款5000元。我家里贫困没有钱,他们就不放人。

有一天我出了类似脑血栓症状,他们把我送医院抢救,强行输液,他们不看的时候我就把液给拔了,他们看见我拔了他们还继续输。我连续几次拔了,他们一看事情不妙,担心我出大事,就给我家人打电话把我接回去。家人来接我时,他们还是要钱。家人手里的几百元钱也给扣下了,他们看我写不了字,他们就自己写好诽谤大法诬陷师父的恶言,叫我家人代签字。

我到家没几天就正常了,家人都感到神奇,他们怎知大法伟大。我回家10天左右他们又来10几人,由镇政府杨健武、李合带领,叫我去镇里过年,我坚决不去,他们就硬拽,连推带搡,我坐在地上不走,他们就两个人往外抬,就在闹声很乱的情况下把我抬到外屋时,我儿媳妇当时看不惯这种惨景,从西屋出来说“你们想干啥?好好的人你们给折腾这样,现在病刚好,60来岁的人能经的起你们这样的折腾吗?真是无法无天!让我们家一天不得安宁,我就是不让去。”他们继续住外抬,这时我儿媳妇忍无可忍的说,“那我们全家都去,老太太一人去就是不行。”这样他们才把我放在地上,没带走,可是每天早4-5点就开始闯進我家看我在不在家,在家干什么,闹得我们全家,以至半个庄村鸡犬不宁,村长说:全村重点监视的就是你,因你去北京。

他们对我越来越紧,有一次来几个人让我去市里一趟,我说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他们软硬兼施,开始说跟我们去一趟准没事,去和他们见一面,没有为难你的事一会儿就回来。后来他们就和我来硬的,我就发正念,铲除邪恶。后来他们气急败坏的走了,第二天突然来了很多人,把我们家包围起来,我们家人受不了,把我反锁在屋里全部离开,当时我院里热闹非凡,有上窗台,有砸门的,有扒门缝看的,乱串的,吵吵嚷嚷,说我就在屋里呢,闹了很长时间才走,他们暗中监视很长时间,又返回很多人,折腾了很长时间。当天晚上村书记就来我家说,你不用东躲西藏了,他们看到你就放心了,怕你还去北京上访,你去我们就会遭殃,轻则罚款重则双开。他们就是为了自己的乌纱帽,什么事都可以去干,让我去外边路上谈几句话我没去。

第二天书记他们又来,甜言蜜语把我骗到路上,一看好几辆警车,硬把我送到转化班,要我交书洗脑,放弃修炼。

他们一轮又一轮的迫害,一天比一天不好,但我坚定信心,学法炼功的心更坚定,使认识更深,到“两会”期间,有一天李合带领10多人闯進我家,第一句问我,“炼没炼功?”,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当然炼了,祛病健身,以真善忍为准则,做好人,有什么不好呢?”他们又要带我走,我发正念抵制,全家人不肯让我去。他们把我拽到警车前,闹腾很长时间,我家人还是不肯,他们就跟家人商量,如果不让去,我们就派人在你们家看着行不行,我家人就答应了。

当天他们就在我家安排了值班制,4个人一班,一班3天,昼夜看守,他们共值6个班,共看我17天,并把我的大法书籍和炼功带全部抄走。他们看着我的时候带来一把大锁,可以随时把我锁在屋里。

我看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是我讲真象的地方,我没有怕心,我越来越放下自我,用善意对待众生,拿慈悲的心去洪法,去做应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