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芹被抚顺市武家堡劳教所和马三家劳教所野蛮摧残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二○○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清原县南口前镇的张志芹在敖家堡散发真象材料,被坏人举报当地派出所而遭非法抓捕。清原县公安局把她送進大沙沟拘留所非法拘留50多天后,又强行送進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一進教养院张志芹就被关進小号。这是武家堡为加重迫害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所设的场所。室内阴暗潮湿,终日不见阳光,一张三合板直接铺在水泥地上就算是床,关在这里的人有的满身长疥,奇痒无比。恶警通过监控器时时在监视着她们。

几天后出了小号。中队长陈凌华发现已经绝食八天的张志芹炼功发正念,就把她拽到办公室告诉大队长吴伟说:“张志芹是头,领着大伙发正念。”吴伟满脸通红,满身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酒气。他不由分说动手就打,揪住张志芹的头发连踢带踹,不停的扇耳光,用拳头猛打。又举起椅子向张志芹全身一阵猛砸,用脚猛踢张志芹的头部,张志芹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头部当时就陷進一个坑。过了一阵儿,吴伟走了。陈凌华和干警姚欣把张志芹拖到库房,吴伟撸胳膊挽袖子手拿两个床板正在那等着呢。见到张志芹抡起床板不管哪就打,边打边说:“你不是头吗?今天你不转化,我就把你打到太平房去!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哪个学校毕业的?我最会打人,表面看不出来,都是内伤!”然后又扇耳光又揪头发,张志芹头发被揪掉好几缕,耳朵也被打聋了,张志芹昏了过去。当她醒过来的时候,正在唱歌的姚欣找人把她送進抚顺二院挂上了吊瓶,大夫粗略检查结果:肌肉拉伤、软组织损伤、头部凹陷、腰部严重损伤、肾积水——张志芹浑身青紫色,一动弹浑身疼痛难忍。脸肿得变了形,恶警嘲笑她叫她“面瓜”。她走路身体佝偻弯曲不敢直腰,步履蹒跚。

抚顺二院配合教养院对大法弟子進行野蛮灌食,为了不露姓名,大夫把胸章翻了过去。张志芹住院一个多月又被送回教养院关小号。

后来劫持法轮功学员的女队被转到章党一个偏僻废旧的化工厂,恶警惧怕大法弟子发正念,让张志芹和十多个人蹲着,用电棍挨个电头部脸部。恶警史青云踢高娟并把她关到小号用电棍电,电得她脸上起了大泡,脸肿得变了形,还破了皮,不敢洗脸。

二○○二年八月,张志芹被送到辽宁省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一進来就遭骚扰迫害,被体罚、不让睡觉,还被迫从事无休止的劳动:穿珠子、做花、扒大蒜、扒包米、做兜子、糊盒子等。从早上七点钟一直干到晚上十来点钟。

十二月份,大概是到了年末要总结成绩领功请赏吧,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又加大力度折磨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并对学员進行谎言灌输,不起作用就罚蹲、罚站、罚坐(把双腿绑上)、把双手反背铐在铁管子上、吊打、坐老虎凳、关進笼子、强行注射药物等。张志芹双手被反绑,十来个人对她又踢又打,扇耳光。然后犹大又進行骚扰,又罚蹲、罚站、过电棍等。犹大韩秀杰在干警的指使下踢她打她体罚她,不让睡觉。又找来十几个人打她,强行抓住她的手在事先她们写好的保证书上按手印。

二○○三年十月,张志芹到期被释放,可是回到家的张志芹已变了个人:反应迟钝,耳朵还有些聋。

张志芹一个良家女子,炼法轮功得以身心健康,她温和善良,没招谁没惹谁,却遭受如此非人的迫害。这世道是怎么了?五年来在中国这块高唱“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土地上,多少人遭殃!抓捕、关押、刑讯逼供,致残、致疯、致死——每天都在发生着,急切呼吁世界上正义的人们伸出你的手救救这些善良的人吧!作恶多端、血债累累的江泽民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