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算走出来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师父好,同修好!

对刚走入这伟大美好的修炼行列才一年的我来说,所经历的真是很多。当初第一次打开《转法轮》时,我怎么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承担着这么大的责任。我怎样才能承担起我的责任?我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我是因为身体不好走進大法的。我曾经患有严重的慢性病痛,疼了3年。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吃饭,洗漱,站,坐,上机都造成我的疼痛。我身体没有一点精力,累得不行。更糟糕的是这无法诊断无法治愈的疾病使我无法弹吉他。当病情变得严重的时候,我正在华盛顿公爵爱灵顿学校学习吉他表演。因为疼痛,我被迫停止学吉他并离开了学校。那种感觉就好象我整个人生的目地都没有了。我无法排泄我的郁闷,也无法正视自己。我吸毒抽烟,以此来缓解我的疼痛。当我找到大法的时候,我已经在寻找一年多了。我一读到《转法轮》就接受了。3个月以后,我又可以弹吉他了。更惊人的是我在放弃吉他三年后,我非常快的重新熟悉和掌握了吉他。我开始弹吉他的后几个月,我开始在纽约一家著名的音乐学校试演,我被录取了!大法给了我新生。

作为一个新学员,我的修炼是和证实大法连在一起的。回头看看过去的一年,我看到当我对法的理解加深时,我讲真象和挽救众生的能力也越来越强了。相反,当我法学得不好时,我就不想出去和人讲真象。

在纽约,有许多不同的讲真象的项目。除掉常规的游行和一些特别安排,纽约还有媒体,联合国以及其它重要单位。因为有许多事情要做,有些时候大家常会有不知从何下手的感觉。但也有的时候,因为有既定好的活动安排,大家很容易变成一种习惯,就满足手头上做的一些事情。我个人体会当我去承担一些新的有挑战性的任务时,我发现我的修炼得到最大的考验,心性提高的也最快。

有时我们很难感受到作为一个个人在这样一个大的纽约城能起到什么影响。然而仅仅就站在地铁站发大法真象传单这件事情来说,对我都是很大的一个修炼过程。有许多时候,当我看到一些人,我人的思想就开始起作用了“噢,这个人不会拿传单。”然而那人却接了。各种各样人的观念来干扰我,我不停地向内找,让内心充满一个修炼人的慈悲。每次我发传单,至少有一个人会停下来,向我询问细节。一次,一个很好心的人停下来,他简直不敢相信我所说的。他不停的摇头,他觉得这太可怕了。我们聊了一会后,他要求拿一些传单自己去发。还有一次,当我正在发传单时,我的一个常人朋友过来了。他提出帮我发一半传单,这样我们发完后可以一起玩玩。让我很惊奇的是,他非常了解法轮功遭受迫害的情形。他和许多经过的人们说真象,而且他说起来很得心应手。我为那些选择了自己美好未来的人们感到无比的高兴。

一个很大的修炼提高的机会是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准备参加新唐人新年晚会。当时我正好放冬假。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帮忙。所以我就自愿做任何事情。我的第一个任务是发送请柬给城里的不同的领事馆。我从来没有接触过领事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许多负面的思想充满我的大脑,比如说:“我将怎么说?我是不是看上去很蠢?这有用吗?”等等。我仔细想了以后,我明白了还有许多国家没有大法弟子,我邀请他们来参加的晚会就如同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了他们的国家。开始的时候,我很紧张,话都讲不出来。过去有几年我很感兴趣研究各国国家,对每个国家都有一些自己形成的一些观念。当我们要去救他们的时候,这些观念都没有意义了,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去救度,他们的真正来历我并不清楚。但我知道当我有这些观念和执著的时候,旧势力就会来干扰。其实有什么可紧张的呢?这是我们的责任,是最伟大和神圣的行为。拯救这些民族的人民!当我不停的送这些请柬时,我越来越有成效了。我能和许多人深入的讲大法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即使在等候室里也在讲真象。尽管我做到了这些,我却没有认真和他们保持事后联系,产生了欢喜心。这些问题在我做一些其它事情时也存在。

再一个独特的经历是我们一群功友开车到纽约的州政府阿尔巴尼给每个州议员送请柬。因为我和使馆接触有些经验,所以我比较自如。但开始时,我还是有点不知说什么好。我们没有预约,只有几个议员知道新唐人晚会。当然,和几个议员交谈后,我和他们每个人谈到了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一个办公室助理尤其赞同。他面带笑容,完全沉浸在我们的谈话中,甚至最后他还赞扬了我的陈述。当他表扬我的时候,我感到他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的伟大,大法赋予我的智慧使我能说的流利。另外一个人带有讥笑的问我:“你怎么被弄来说这些事情?”我没有任何犹豫的告诉他:“因为大法真善忍的原则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现在自愿为新唐人工作,因为这是唯一一家敢于把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象告知全世界的电视台。”这个人的讽刺意味没有了,他惊奇的听到这样一个直接的回答。我想这样的变化肯定吓坏了邪恶。当大法弟子头脑清醒,信仰坚定,坚定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时,没有什么能挡住自己的路。经过了这一切,我认识到有许多自满的心要克服。将来我不能仅满足于给一个人做陈述,我还要努力使那个人参加。

尽管修炼的路上充满了坎坷,过程中我有许多的不足,我感到非常幸运的成为参加新年晚会的一个分子。这些日子当我坐在听众席上,感到周围的能量场大极了。当欧洲合唱团唱“为你而来”,我感动得留下了眼泪。这些接受邀请来观看晚会的人们是多么幸运!他们会永远感激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

听了欧洲学员的合唱,我有幸参加了美国学员合唱团并在华盛顿晚会上唱“为你而来”。开始我们连续一个星期几乎每天都排演。第三次排演以后,我的喉咙非常痛,几乎都唱不出声来,我感到很沮丧,不想再唱了,因为我的声音非常难听。我问我的功友,这和修炼有什么关系?这是旧势力在干扰我吗?下面一次排练时,合唱队的女学员又唱不好她们的部分,所以我决定发正念。以后一切事情都進行得很好,我决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要尽我最大努力唱。使我惊奇的是,越唱我的嗓子越好。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发生在一个常人身上!当我们唱“法轮大法好”时,我感到大法的力量从我的声带里唱出来。演出的那个晚上,经过3天连续的排演,大家都累了。我们在進行演出前的最后一次排演,大家都疲劳至极。有许多学员在上妆,还没有進排练厅。我有些不自在。当我注意到头天晚上刚刚参加合唱队的学员还没到场的时候,我对另外一个学员说,“他不在,他应该到了!”我刚一说完话,那个功友就進来了!我和那个功友都笑起来了。我们知道一切都是法的力量,不管我们怎么累,我们都不能忘了我们神圣的责任。排练结束后,在演出前,我们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和炼功,每个人都那么专注认真。我感到我们的能量场那么强烈,我尽量抑制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着演出的开始。当我们上场时,我全身心的微笑。我笑所有的众生都来听我们唱歌。因为我站在最后,从我的眼角能看见我们身后第一批西人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巨大感人照片。我们在重新诉说他们的故事,赞颂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间所展现出的力量、勇气和无尽的慈悲。我将永远记住那个夜晚。

在这一年的修炼过程中,在我经历的证法的事情中,我也表现出了许多的执著。有两件事情一直让我能在修炼的路上继续前行:一是炼两小时的功。我注意到当我们忙于大法的工作时,我们最容易忽视炼功。我还注意到许多老学员不能双盘腿做完一小时的静功。双盘腿做一小时静功总是很痛苦的过程。每当我坐到一半时,我知道只要正念一出就能做出决定,我就可以坚持到底。如果在那关键时刻,我不能坚定,就没有正念鼓励我坚持到底。我还想,“大陆大法弟子正在遭受酷刑折磨,这点苦和他们经受的痛苦又算什么呢?”这些正念帮助我走过了困难时光。如果我们都能努力炼功,那么就可以整体更多的提高。

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我修炼提高的因素是集体学法和交流。我开始修炼时,参加一个小的西人学法小组,组里有华盛顿的一些非常精進的老学员。他们的关心和善良,对一个刚刚有点理解大法的许多法理的我是个很大的促進。当我表现出了许多执著的时候,他们从来不评论我,而是鼓励我。我非常感激成为这个小组的一员。在纽约,我们很难聚集起来整体学法和交流。我无一例外的发现,每一次学法都能提高我的心性,能推动我去做更多证法的事情。每当有什么紧急事情出现的时候,我们的小组会议和讨论会使我们的理解协调完美。我希望我有关这方面的交流能鼓励大家更多的出来学法和炼功。每个修炼人都有很强的能量,多来一个人会使能量场更强。如果我们不能集体学法,我们对一些关键问题的理解会缺少协调。当大家的理解不在同一个水平时,就会产生不协调,有些本应做得好一些的事情也不能达到该有的效果。请让我以师父的经文“圣者”来结束我的发言。

圣者

其人赋天命于世间、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博法理可破谜,济世度人而功自丰。

谢谢!

(2004年美中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