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不灭 善恶必报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公元5世纪的形、神理论风波,北朝时期,南北对立。范缜(450—515年)在永明七年(489年),竟陵王萧子良大宴宾客,宴会中范缜在座上发言反对佛教的神不灭与因果报应,并写下了“神灭论”。范缜说的“神”是指人的灵魂或元神,“神灭论”的核心论点是:把人的形体比作刀,把人的元神比作刃,刀没有了刃也没有了,形体没有了元神也没有了,以此来证明人死了也就一切都结束了,根本不存在因果报应。

“神灭论”这种似是而实非的论点不知毁了多少信佛向善的人,不知使多少人因不相信善恶有报而敢为所欲为。社会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金钱至上,黑、黄、赌、毒、假充斥社会;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可以无恶不作,用钱买命,杀人害命,已屡见不鲜;人和人之间毫无诚信可言;社会道德的不断滑坡,许多人已经把对自己是否有利,作为衡量善恶的标准和行为的准则了。

“神灭论”被列为从夏禹治水到“五四运动”期间,影响中国100个事件之一,可见其在中国历史上影响之深,历史上很多人把它作为不相信因果报应的理论根据来宣扬,江氏邪恶集团更是以“迷信”为借口镇压法轮功,用“无神论”、“神灭论”作为攻击法轮功的大棒,并建立了许多反法轮功的专题网站。批驳“神灭论”,既是讲真象,揭穿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险恶用心,也是唤醒人的良知,救度世人的一个重要方面。

一、人的元神和身体两者不是依附的关系

范缜比喻的第一个错误就是把元神和身体的关系,比作刀和刃的关系,因为是刀刃关系所以就变成了依附关系。其实范缜并没有证明这个依附关系,只是一个比喻而已。如果用汽车和司机比喻身体和元神的关系比刀和刃的关系要贴切的多,在外观上人看到的只是汽车,而看不到汽车中的司机,就象人只看到人的形体而看不到形体内的元神一样。人之所以能完成人的功能是因为人的元神可以思维,具有学习和创造的能力,可以使用语言,还可以表达人的喜怒哀乐,而形体只是执行元神的命令而已。汽车所以能开动是因为有司机在操纵,完成汽车的各种功能。汽车的发动机坏了并不等于司机也死了,汽车运行了一定的里程报废了并不等于司机也死了,反过来司机死了也不等于汽车就坏了。汽车与司机没有依附关系,他们之间的生命也没有直接的关系。

为什么说元神和身体不是依附关系呢?范缜把刀和刃的关系比喻形体和元神的关系。说身体没有了,元神就没有了,那为什么修炼的高僧肉身并没有腐烂,几百年都不烂,按范缜说的刀在刃就在,既然身体还在,元神也应该存在啊,那高僧的元神哪儿去了呢?有人说,高僧虽然有身体,但心脏都不跳了,所以元神也就没有了。那么一个植物人的心脏还在跳,这个植物人的元神死没死呢,如果说没死,为什么植物人他多少年不动也不说话,不能起到人应有的功能呢?如果说元神已经不在了,那么按照范缜的“神灭论”既然身体还在,元神怎么就没了呢?因此范缜用刀和刃比喻身体和元神的依附关系是错的。

二、元神完全可以离开人体:

现实和科学研究都证明:元神完全可以离开人体。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大众医学》1993年第5期介绍唐山地震后,中国的医务工作者曾对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遇难脱险的一些人作过调查:那场地震死亡24万余人,16万余人重伤,被调查者多是被房屋倒塌砸伤埋在废墟下的幸存者。调查中:近半数人有意识或灵魂从自身分离出去的感受,觉得自身形象脱离了自己躯体,有人将之比喻为“灵魂出壳”。他们强调自身功能的感觉是在身体之外的某处空间,而不是在大脑,并认为其生理的身躯是无活力和无思维的。甚至有的报告者还称,在自己生理身体之外的半空中或天花板上,“看到”自身的形象。这种躯体外的自身形象也具有某些生命指征,如脉搏、呼吸等,有时还可返回到自己生理的身体中去,或同其以某种方式相连接,与自己生理的身体相比重量轻,但身高和年龄相同。一被调查者这样描述:“当时觉得自己身体分为两个,一个躺在床上,那只是个空壳,而另一个是自己的身形,它比空气还轻,晃晃悠悠飘在空中,感到无比舒适。”这么大量的调查足以证明元神可以离开身体而存活。

这种濒死体验历史上也有记载,《史记。扁鹊列传》中有这么一段记载,晋昭公时有个专管国事政务的大夫叫赵简子。有一天赵简子生病了,昏迷五天不省人事,诸位大夫都很害怕,于是召扁鹊進宫替赵简子诊病。扁鹊進去看病出来后,董安问赵简子病情,扁鹊说:“这是血脉不顺的病,好治疗,不足为奇呀!从前,秦穆公也得过此病,七天后才苏醒。”果然二天半后赵简子醒过来了,他告诉诸位大夫说:“我去到先帝的地方,实在愉悦,和众神到钧天去游玩,天乐也和夏商周三代音乐不同,声音令人动心。……先帝又告诉我说:“晋国会世代衰弱下去,过七世就会亡国,有一位嬴姓的人将在范魁之西的地方大败周国,但是他的国家也不会长久。”董安将扁鹊这段话记了下来,并告诉赵简子,赵简子于是赐扁鹊四万亩田地。赵简子的元神不离体如何会有游钧天的经历,又如何预知晋国何时灭亡,和秦国的兴衰呢?

濒死体验在外国也有,古希腊著名哲学家柏拉图,他有本著作叫“理想国”。在他这个著作当中他就记录了一个濒死体验案例:一位古希腊士兵在一次战争中阵亡了,他村里的人把他尸体背回去准备火化时,突然他醒了。醒来后就跟他亲人说:他发现自己死后,自己灵魂离开了身体。离开身体以后和其他灵魂一起来到一个地方,这地方好像是一个通道,可到达地球外另外一个世界。然后就在通道口,走过去的灵魂要接受神的审判,就根据他们生前在地球上的好坏来决定去好的、还是坏的地方。但这名希腊士兵没被审判,神跟他说你还没到死亡的时间,所以你应该回去。所以他就回来了,他这一回来就醒了。

对濒死体验。美国的盖洛普统计公司搞过调查,调查发现:美国有一千三百万成年人有过濒死体验(不包括儿童的濒死体验)。对濒死体验的研究现在也已经成为主流科学,很多濒死体验的科研文章都发表在象《柳叶刀》这样国际权威的医学杂志上。濒死状态下的病人已呈临床死亡之状态,就是脑电图成直线,没有任何大脑活动,心跳停止。这些病人怎么还能有另外空间的经历呢?以华盛顿大学麦尔文.莫尔斯教授为主的科学家们认为:人的大脑只是个加工储存的机器而已。这个人经历的是在另外空间发生的都储存在另外空间,比如说濒死体验是元神在另外空间的体验,然后大脑将储存在另外空间的经历接收过来,通过我们这个空间的人表达出来。大量濒死体验的例证和科学研究证明:元神可以离开形体而独立存在。

其实还不是非要濒死才能体验到元神离体的情况,一个在一定层次修炼的人在打坐中就能元神离体。佛教中有一本小册子叫《西方极乐世界游记》,记录的是宽净和尚的元神到西方极乐世界周游的情形。1967年,在福建省九仙山弥勒洞内坐禅的宽净和尚,元神离体到西方极乐世界周游了一昼夜,返回人间时,已经六年过去了(元神出去六年远比濒死体验时间长),这又证明了元神和形体的关系不是刃和刀的关系。他在《西方极乐世界游记》中写道:“在半路上,我遇到一位法号叫圆观的法师,一路上,他好象透视了我很多过去的底细,说了很多因果话,并象说神话般的,将我的过去世,哪一世出生在哪里,什么地点,什么时间,和盘托出。七年后,宽净和尚依言到各处询查,各世实有其人,以及时间,地点皆准,是做和尚的。只有一世,为在家居士,是在清朝康熙年间,地点是上涌方桂格村,名叫郑远思,生育六子二女,其中一人中進士。经查地址,时间,坟墓,均属实在,现有子孙一百二十一家,四百五十多人。”圆观法师对宽净和尚讲的生生世世都得到核实,竟无一差错。别说宽净和尚坐在那儿不动,就是能动,又上哪里去问他以前的生生世世呢?如果元神不离体,怎么解释宽净和尚在弥勒洞内是如何知道他过去的身世呢?

三、元神归宿:

元神既然可以离开人体,那么必然要有个去处也叫归宿,对一个不修炼的人来说,这个归宿就是進入轮回,佛教中讲六道轮回。如果没有轮回那么如何解释宽净和尚的生生世世呢?在科学发达的北美,对轮回转世现象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令人信服地指出转世的可能性。这些研究分为两种类型:

一种是以IAN STEVENSON博士为代表的通过收集、验证具有前世记忆的儿童的案例来研究转世的可能性及有关现象。STEVESON是VIRGINIA大学的一位讲席教授,他用了40年的时间收集了2600个2至7岁孩子的案例,这些孩子尽管很年幼,但他们知道远在千百里之外的村镇的具体情况和发生在十几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的事情的细节。很多孩子甚至可以说出其它种族的语言。这些案例的很多细节都被STEVESON教授的研究小组仔细地核实。其中的一些案例收集在他的著作《具有前世记忆的儿童:关于转生的问题》一书中。

另外一种类型的研究基于受试者在精神医生的指导下在催眠状态中進行的前世回溯。这里指的“催眠”,人并没有入睡,脑电波也和入睡时不同,这种状态类似于佛家或道家的打坐中入定的状态,受试者可以接触到自己更深层的意识,经历久远的过去。在入定回溯的研究者中,最有名的可能是BRAIN WEISS博士,他的第一本著作《多次前世,多位大师》已发行了二百万册,被译成二十几种文字。中译本名为《前世今生》也曾在台湾畅销。WEISS博士曾任教于比兹堡大学和迈阿密大学,在80年代初就任西奈山精神科主任,作为一个受过正规教育的学者,他对超心理现象不屑一顾,但他在治疗一位年近30岁叫凯瑟琳的病人后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在对凯瑟琳经过一年传统的心理治疗无效果后,WEISS医生觉得:如果在入定状态下,病人回想起这些被压制的记忆并释放当时的负面情感,其心理疾病就会痊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WEISS始料不及的:在对凯瑟琳“催眠”治疗时,凯瑟琳不仅回忆出了十几个前世,重新经历了造成她今生的各种恐惧的久远原因,这种高层次的理解使得她从恐惧中解脱出来。凯瑟琳在入定中经历了一个古老年代的去世之后,飘离了自己的身体,并被引向她已经熟悉了的精神之光。她对WEISS说:“WEISS博士你曾经是我的老师。你的父亲也在这里,还有你的儿子,是个很小的孩子。你的父亲说:‘他的名字是AVROM,他死于心脏病,你的女儿的名字就是随他起的。’你的儿子的心脏是倒过来的,象鸡心。他因为爱你,为你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他的灵魂是非常高级的,他的死还了他父母的债。他也想让你知道医学只能做那么多,它的范围是非常有限的。”WEISS对凯瑟琳的叙述目瞪口呆,凯瑟琳对他并不熟识,对他的家人更一无所知。WEISS第一个儿子出生10天后被诊断有心脏疾病,心脏就如同是倒过来的,孩子出生23天后离开了人世。WEISS的父亲死于心肌梗塞,他的犹太名字是AVROM。WEISS的女儿在WEISS的父亲去世四个月后出生,被取名为AMY,纪念WEISS的父亲。这些都是凯瑟琳无法知道的。惊异的WEISS问凯瑟琳:“谁在那里?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是那些师父,”她柔声道,“那些精神大师告诉我的。他们还告诉我,我已经在这个世上活了86次。”

治愈凯瑟琳后,WEISS医生对心理治疗的观念有了极大的转变,我们今生很多的恐惧和病痛都源于古老的过去。四年后,WEISS终于鼓起勇气,冒着学术地位的风险,写出了他的第一本关于轮回转世的书,告诉人们生命的不朽和意义。他后来用这种方法治疗了数百名病人,这些病人来自社会各个阶层,有着不同的宗教信仰(包括无神论),这些案例被记录在他的另一本书《追昔抚今》中。还有不少采用这种方式研究的学者也出版了许多著作。

有人说:这些东西我都不信,世界上那么多人怎么都不知道前世的事啊?是的,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前世的情况,就象体育运动,说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有人创造了世界纪录,你说我怎么达不到这个成绩啊,所以你就认为这个世界纪录是不能被承认的;你说不是的,他创造这个成绩我是看见的,所以我承认,那么,这么多的元神离体的案例在这儿,你为什么不相信呢?

四、善恶必报:

范缜因为“神灭论”而不相信因果报应,竟陵王萧子良问范缜:“君不信因果,何得有富贵贫贱?”缜答道:“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坠,自有拂幌坠于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范于粪溷之中。附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粪溷者,下官是也。贵贱虽复殊途,因果竟在何处?”

在范缜看起来既然身体死了元神也死了,怎么会有因果呢。他认为:人生的富贵贫贱只是一种偶然的现象而已。上面我们已经证明元神和身体没有依附关系身体死了不等于元神死了,那么富贵贫贱为什么不能有前世的因果呢?任何看起来是偶然的现象,背后一定有产生这个现象的原因,就象WEISS博士的治疗病人经历往世所描述的:“我们今生很多的恐惧和病痛都源于古老的过去”,看起来今世的病痛很“偶然”,可这只是过去世作的事在今世表现的结果而已,善恶是必报的。善与恶也是有客观标准的不是以个人的好恶、或一个集体的好恶、一个政府的好恶来判断的,这个标准就是真、善、忍,反映到常人社会中就是行善积“德”、行恶积“业”。

唐玄奘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法师,在“印光大师文钞全集”中,有唐玄奘记录下来的事:唐朝时,西域天竺国有位戒贤法师,德高望重,名震四天竺国。某一年身患恶病,痛苦极为惨烈,无法忍受,正想自杀以求解脱时,忽见文殊、普贤、观世音三位菩萨降临,指示他:“你在久远劫前,作过多次国王,做了许多迫害扰乱百姓的恶行,本应堕落恶道(地狱、饿鬼、畜生称为恶道),长久受大苦报,由于你弘扬佛法的缘故,得以免除将来的地狱大苦报,将它转变成目前的人间小病苦,你要忍受。再过三年,有位大唐国僧人名玄奘,会到此拜你为师,求受佛法。”戒贤法师于是强忍病苦,力行忏悔,经过很久,终于康复。过了三年,玄奘法师果然来拜师求法。戒贤法师叫弟子述说病苦的情形,徒弟边说边哭,可见病苦的惨状。唐玄奘是著名的高僧,而戒贤法师是唐玄奘的师父,出家人不打诳语,唐玄奘不会骗你。有如此大修行的高僧戒贤法师,尚且得到这样的惨病报应,谁又能逃出因果报应呢?只是报应来的迟与早而已。

彭开发,湖南省祁阳县县委副书记。他在2001年8月全县政法工作会上讲话,前面讲了好多话都没有出事。当他讲到第三个问题:「要把对法轮功的斗争進行到……」时,那个「到底」的「底」字还没来得及讲,突然间两眼翻白,当场倒地。变成了一个生不如死的植物人。当时在场各乡镇管政法的副书记,无不为之震惊!都议论纷纷说彭开发对法轮功做得太绝太狠,变成植物人那是现世报应。

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佞幸盘荒》中记载。当时秦桧诬陷岳飞谋反,可是当时有几个大臣都为岳飞喊冤,使秦桧杀害岳飞有所顾忌。有一天,秦桧和其妻王氏于东窗之下密谋陷害岳飞,秦桧死后王氏给他做道场,并派道士去探望他,道士看到秦桧在地狱备受诸苦。秦桧对道士说:「可烦传语夫人,东窗事发矣。」,道士转告王氏时王氏吃了一惊,心想谋害岳飞这件事只有她和秦桧知道,方士如何得知?可见“暗室欺心、神目如电”,谁也逃脱不了报应。

江氏集团疯狂镇压讲“真、善、忍”的法轮功。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实施国家恐怖主义。对法轮功镇压四年多来,据不完全统计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近千人,有10万多法轮功修炼者被抓、被关,2万多人被劳教,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大剂量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江××在迫害法轮功的同时,也把所有的世人都拉入迫害法轮功的行列中一起犯罪,不要以为江氏集团让干的就可以随意的打人、抓人、杀人而不遭报应。按照衡量善恶的标准是真、善、忍,那么迫害讲“真、善、忍”的法轮功就是在干最大的坏事。谁干了坏事谁就要遭报应,不但在人世间有报应,生生世世都将去还尽你所欠下的一切。以史为镜,历史的教训也是很深刻的:

康生一直以极左面目出现,在延安时为了帮毛泽东排除异己,不知害了多少好人,整风肃反时,他亲自用烙铁烫别人的胸脯,用酷刑虐待犯人。文革中他是中央文革小组的顾问,掌握着生杀大权,他捏造罪名迫害大批党、政、军领导干部,康生死前在北京301医院住院,当时陈赓大将的女儿陈知進小姐在该院麻醉科当护士。陈小姐说:「康生临死前患了恐惧症,每天二十四小时要警卫员开灯陪著,病房里要不停地放映电影,只要病房里没有人,他就会恐怖地叫喊,谁谁谁来找他索命了,谁谁谁满身血污,谁谁谁带着镣铐叮当作响,喊得有声有色,听者都毛骨悚然。」康生是个唯物主义者,根本就不相信有什么善恶报应、有什么神鬼的,可是他死前就看到那些被他迫害死的冤鬼来找他索命,他不相信鬼,冤鬼就不来要命啊?康生死前尚有冤鬼来催命,死后他能一了百了吗?那么多的冤鬼冤魂,哪个不找他索命啊,一世还不完就生生世世还,一直到还完所有的债才完哪!

佛家《涅槃经》云:“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报应就象借钱还钱一样,贷款有短期、有长期的,但不管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到期都要还,借多少还多少,只是还的时间和利息不一样而已。善恶报应也是这样: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康生不相信报应,可是冤鬼一样找他索命。因果报应可不管是你相信还是不相信,也不管你是帝王将相还是平民百姓,在善恶必报这个真理面前都是一视同仁,毫厘不差。道家《太上感应篇》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世上这么多善恶有报的案例在警示世人,这么多圣贤都在告诫世人善恶有报,世人可千万不要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善果、恶果都要自己去品尝。

元神不灭、善恶必报。“神灭论”可以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