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怪病的普度大学博士生炼功重生


【明慧网2004年5月3日】我是美国普度大学婚姻与家庭谘商博士班一年级的学生。说起和法轮大法结缘的过程,仍难掩心中的激动。

2004年农历年刚过,我的手指及手腕疼痛并合并手指脱皮。学校的医生说是电脑族常见的腕管症候群,从此开始吃消炎药与复建的日子。但是每日一颗的消炎药与一个礼拜两次的复建对我的病情似乎没什么帮助,反倒助长我的胃痛。二月底,我的疼痛已经扩散到双手肘与肩膀。三月初,上背与膝盖的灼热疼痛已使我夜间两三点会被痛醒。校医也束手无策,把我送到当地一家大医院的风湿免疫科医生那儿。医生做了血液检查之后,仍无法确定是什么疾病。他只告诉我,如果症状持续三个月以上, 就是类风湿性关节炎。未知诊断,病情也每况愈下。

在生病的日子里,我疯也似的寻找网上类似症状的资料,直到所有的关节炎症状我都了然于胸。一切症状都指向我可能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我不放弃,尽管筷子都拿不稳了,仍写了好多封电子邮件给台湾各大医院的风湿免疫科医师请教。他们的回答也多是「你可能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但是要回台湾才能确诊」。那时心中相当沮丧。

随着双脚愈来愈不能行走,我也愈来愈害怕。网路搜寻引擎中类风湿性关节炎的选项我不知点了几次,心里知道类风湿性关节炎是中西医眼里的顽症。不知道病因只知道病程,更没有具体的治疗办法,中西医都只能帮助患者止痛,连延缓病程也不可得。我知道类风湿性关节炎最先侵袭关节,各关节都会严重变形,接下来会攻击心脏及其他内脏,拖了几十年后,最终痛苦而死。我心里想,爸妈都已经接近六十岁了,二十五岁的我如果得了这种病,自己痛苦也就罢了,他们也跟着痛苦。弟妹都还没出社会,爸妈微薄的退休金除了要维持他们和弟妹的生活,还要负担我这个重症病人接踵而来的庞大医药费。心中实在舍不得家人承受这样的苦痛。那时心中已萌生赴死一念。我知道如果回台湾,要自杀一定难上加难,决定买机票飞往大峡谷,一跃而下,一死了之。着手写遗书的同时,也开始上网订去大峡谷的机票。可想而知,那时候身体的疼痛已让我彻底绝望。

我在网路上最后浏览过我所看过的类风湿性关节炎资料,突然,我看到某一网页最后一笔资料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奇迹似的痊愈」。我赶紧点进去看。一看是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见证!那时心中想,有那么神吗?紧接着将那网页的文章全部浏览一遍。看到各类癌症、骨质增生等等各类奇形怪状的病都有人见证,不禁有了一丝希望。 心想,这个法轮功那么神,我得赶快找人教我。我在搜寻引擎上打入法轮功三个字,在香港的网站上发现有世界连线字样,顿时才发现美国各大学都有人免费教授法轮功。那时发现普度大学的辅导员还是个美国人哩!我立刻写电子邮件及打电话给他。可能他已经毕业了,没有联系上。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发现香港网站上的音像资料选项里竟然有李洪志老师五套功法的教学录影,赶紧下载观看。开始炼功的同时,也看到网路上同修的建议,说最好参加九日学法班。于是我也把网路上李老师的广州九日演讲都听过一次,《转法轮》一书也用印表机印下来通读过一遍。

刚开始看《转法轮》时,心中疑惑重重。法身、天目对我来说都是迷信的代名词。可是我照着网路上同修的建议,一路看下去,却发现这本《转法轮》不但从头到尾劝人为善,更解答了我许多在其他宗教里找不到答案的问题。看老师讲法的录影时,虽然开始时常常看到睡着,但对于老师的微笑与劝人为善的用心却印象深刻。最使我惊奇的是,当我将网路上全套功法学齐,正式开始炼功的第二天晚上,我全身发热,热得连被子都踢掉了。隔天,我生病时的严重口臭就消失了。紧接着,第三天我在炼腹前抱轮的时候,竟真的感觉到腹部有东西在转!刚开始我以为是错觉,可是接下来的每天,我都发现腹部有东西在转。我不得不承认那是法轮!

我加紧炼功,不仅睡得着了,有食欲了,也打消赴死的念头。我决定回台湾,一则是为了不能走路常常造成普度同学及学长姐的麻烦,再则我知道有希望了,三来我知道台湾有许多法轮功的同修,他们能指导我许多我不甚确定的炼功动作。四月十三日晚上九点多,我坐着轮椅回到台湾(上飞机还是空服员抱我上飞机的呢!)晚上十一点多回到家中,四月十四号早上五点,我就到了桃园农工学校炼功点和同修一起炼功,郭大哥也亲切的指导我动作要领。

四月十五日早上,父母带着我到林口长庚医院看病。经过超音波检查合并之前的血液检查报告,两位医学教授排除类风湿性关节炎、僵质性脊椎炎与红斑性狼疮,确定我的病是Hypermobility Syndrome。医生跟我说,我这个病要痛一辈子,是所谓的「公主病」,此生不仅不能提重物、干粗活,还要吃一辈子的止痛药,戴一辈子的护腕、护肘、护膝、护腰,还得持续做物理治疗。当我坐着轮椅出诊疗室的同时,我只记得我跟爸妈说:「我要炼法轮功!」

当天,父亲就帮我买了一本《转法轮》。我在阅读第二遍的同时,也加紧炼功,从长庚拿回来的药我放在桌子上,碰都没碰。四月十六日晚上,我还跛着脚去参加学法交流读书会,四月十七日清晨,我四点半起床,上一下网,看看明慧网祛病健身的网页,我就想起仕念姐跟我说的:「如果你能自己走来桃园农工的话,就不用麻烦令尊载你来了。」我一小步一小步自己走到了桃农炼功点,同修都很为我开心。四月十九日,我重新参加九天学法炼功班的同时,脖子上也开始起了红疹,痒得我不知如何是好。爸妈要我擦药,我却正色跟他们说这是在消业,不用担心,仕念姐也鼓励我说这是「过关」。后来只要一痒我就炼第五套功法。

今天是四月二十八日,我脖子上的疹子从昨天便消失了,而现在尽管有时候膝盖还有一点痛,我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迈开大步走路了。第五套功法从以前只能做十分钟,现在已经进步到五十分钟。我的三姑、三伯父、妈妈的好朋友与楼下的邻居都因为我的关系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因此我忍不住想对大家说:「法轮大法好!」 中国大陆那些造谣不实的宣传让多少世人受到蒙蔽?我有幸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精进实修,更要尽己之力让更多人知道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的真象。

最后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