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恶警对大法弟子的非人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3日】2003年11月份,大法弟子王淑萍喊“法轮大法好”,被马三家三大队二分队队长张磊(警号是:211870)关禁闭(小号)15天,而且被看禁闭的恶警用电棍毒打了一顿。2004年2月中旬,王淑萍喊“法轮大法好”,又被恶警和犹大用绳子捆绑,戴着手铐,大小便被控制,被禁止睡觉。这样持续了近一个月,牙被弄掉两颗。嘴每天被用破布蒙着,被禁止说话。至今还在一楼被严管迫害。

大法弟子王淑春在2003年11月份抄写经文被关禁闭10天。回来后两条腿浮肿,很长时间不能正常走路。施春影不背三十条、不唱歌(强制犯人唱的歌),被恶警定为严管,禁止一切户外活动,吃粗粮、咸菜,至今已有一个多月了。

三大队一分队的大法弟子石金英由于喊“法轮大法好”,多次遭到一分队恶警的迫害,她的脸被人挠的留下了深深的手印,多次被戴手铐、毒打,恶警用绳子捆绑、不许睡觉、罚站、蹲着是经常的,惨不忍睹,至今恶警还在迫害她。

以下是大法弟子潘静自述的痛苦经历:

2002年底,马三家女二所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到处是白色恐怖,恶警手里拿着铐子、绳子,邪恶十分猖狂。我因拒绝屈服,被恶警张磊和犹大姜磊等七、八个人强行盘上腿用绳子绑上手也被反铐绑在椅子上长达十几个小时,中途因打开绳子被犹大张怀志狠狠绑上一动不能动,疼得我死去活来。打开绳子之后脚腕处全是大泡,手失去知觉。在这种情况下,恶警还是让我蹲了半个多月,不让睡觉,脚趾变了形。现我因背师父经文被关禁闭已四个多月,恶警不许我户外活动、不许洗澡,强迫吃咸菜、玉米饼子(有一段时间是不熟的)。因我大声背师父经文被恶警张环领着犹大孙学娟、马晓丽把我强行铐在床上,嘴里塞進布,又用胶带把嘴封上。因炼功被几个犹大强行铐在床上长达二十天,一天允许上四次厕所。邪恶的犹大马冬梅无故打我嘴巴子,用铁勺子打我的脸。我大声向其他被关禁闭的同修揭露邪恶行为,被恶警张环带两个人(其中一个叫陈洪伟),狠狠的用胶带把我从脖子到脸全都粘上了,眼睛都睁不开了。因我拒绝進食,恶警害怕,才把我的吊铐改为铐在床上,又是二十几天,这次严重到一天只允许方便一次,有时甚至一天半才让方便一次。但不管那里的邪恶之徒怎样迫害,都改变不了坚定的大法弟子对法坚如磐石的心。因为大法弟子是金刚不破的。

大法弟子黄贵芬原是一大队二分队的,由于她坚持修炼,对法正信,恶警看欺骗不了她,就把她送到一大队一分队强制转化。在强制转化期间,恶警用手铐把她吊起来,吊在暖气管子上,结果把她的胳膊吊骨折了。她现在的情况是双腿萎缩不能行走,骨折的手臂也萎缩的不好使了。她已经过了被强加的刑期,可恶警就是不放人,在这其间又把她送小号一个月,迫害的她身体越来越差,她血压高、心脏病、心窝出现硬块,痛的她睡不了觉,十分痛苦。她申请保外恶警就是不放。

大法弟子胡英:由于她坚持学法、炼功,恶警用手铐、绳子等刑具捆绑她长达两年之久,在这期间她又被关禁闭5次,恶警对她進行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在强制转化期间,恶警王晓锋用电棍把她的嘴都电得张不开了,右手电出血,还把她的鞋袜都脱掉电她的脚心,看她不屈服就把她送進小号加重迫害,首先不让吃饭、不让喝水、对她進行冷冻,它们不定时的把门窗打开(那时是12月份,正是数九严寒)。恶警们每年都是12月份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在马三家的综合楼四楼阴面的东头,胡英被冷冻20天,回来时瘦的皮包骨,双手肿的象面包似的黑紫色不听使唤,双脚肿的穿不上鞋,脚趾已经溃烂、双膝红肿。直到现在恶警还在对她進行迫害,整天强迫她坐在冰凉的小塑料凳上,零晨1点半才让睡觉,零晨4点就得起来坐着,并有人看着。即使这样也没有改变她对大法、对师父的坚定正信。

大法弟子苏意文(苏明),自从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始终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讲清真象。在身体出现严重的心脏不适、高血压等情况下,恶警把她双手分开固定住,一天二十四小时坐在硬硬的小塑料凳上。夏季,接触凳子的皮肤有时潰烂。她坐了长达一年之久。最后由于心脏病、肺病等原因多次生命垂危。在这期间还被拉到小号迫害。现在已经卧床不起,而且腹部出现硬块。因现已无钱,恶警拒绝她去检查。她以前已经检查出病,可恶警和马三家医院的恶人串通一气,为了继续迫害就说没事。现在她腹部痛的坐立不安,脸色腊白,生命危在旦夕!

以上的大法弟子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关注和支持,救救在马三家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以上是这几个大法弟子的血泪控诉,现在她们仍在被迫害之中。

我们每天做早操都有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但都会遭到犹大们的毒打、蹲小号、不让睡觉、嘴都被堵上。它们让我们干的活都是带毒的,有的大法弟子来的时间长了,身体都不行了,呕吐、迷糊、有的当时就晕倒。恶所长苏静对中毒的人说“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好就没事了”,一派胡言乱语!这哪是什么调整,分明就是毒害!有时加班到晚上10点多钟,它们哪管我们死活!为了达到转化率、得到奖金,它们象疯了一样暗地里指使犹大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那些恶警对新绑架来的大法弟子面带笑容,伪善的说:“你们转化救了你们一家人。”可等大法弟子七、八天不屈服恶警就原形毕露,开始進行迫害。每三个月不妥协就加期一个月。

现在马三家的大法弟子身体被迫害的都很不好,一有来检查的,这些恶警就把有病的、被迫害得不能动的都藏起来,不让检查的看到。

我现在在一楼,看到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精神恍惚,惨不忍睹!这一楼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

马三家教养院(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表面上看是文明育人的学校,实际上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每年的10—12月份开始打攻坚战,从外地调来大批恶警名义上是“帮教团”,实际上是一伙残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打手!这帮打手对不妥协的大法弟子是拳打脚踢、扇耳光、不让睡觉、把腿双盘起来用绳子捆绑,以此来迫使大法弟子违心表态放弃信仰。

鞍山大法弟子毛淑兰,女,47岁,坚修大法不屈服,恶警对她动用了抻刑,捆绑双盘双腿长达4—5个小时,放下后腿肿的看不到脚后跟。然后强迫她双脚站在砖头上,六天六夜不让睡觉,让犹大看着,两眼都是红血丝。腿肿的走路都很困难,每天在恶警的厕所里,顿顿是玉米窝头、咸菜。如此残酷的折磨也没有使放下生死的大法弟子放弃对大法的坚定信仰。邪恶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对法坚如磐石的心,只好把她放回家。

马三家晚上时常能听到恶徒打骂大法弟子的声音和大法弟子呼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呼喊声!它们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动用的酷刑有:电棍电击、上大挂抻、蹲小号(关禁闭)等酷刑。

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对马三家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给予关注!最好能派专案组深入内部進行调查,把阴暗的迫害進行曝光,将江泽民犯罪集团一网打尽,受到它们应有的正义的审判!


马三家女二所三个大队共18个分队:
1:一大队:大队长:王晓峰
分队长:一大一:薛凤 一大二:石宇 一大三:黄海燕 一大四:崔虹 一大五:王玉光 一大六:任红战
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
分队长:
二大一:杨晓峰 二大二:张卓慧 二大三:齐福英 二大四:王秀菊 二大五:王正丽
三大队:大队长:李玉明
分队长:
三大一:赵静华 三大二:张磊 三大三:董素霞 三大四:张环 三大五:关丽英
三大六:裴凤
直属队:独立分队:大队长:路跃琴 分队长:王雪秋(直属队最邪恶)

2:原三大队大队长:邱萍 (调到所部)值班队长:二大队:代玉红(恶)

3:广播室:项柏凤(专播诽谤大法文章)

4:教研室:方叶红(主任),赵咏华、苑淑珍(专门讲课转化学员)

5:所长:苏境(女) 副所长:王乃民(女),赵来喜(男)

6:所谓的心理康复中心,设在综合楼的四楼。
一屋设有:1,高压静电仪2台,一最大指数量程为:60kv(千伏)
2,肌电生物反馈仪3台。
3,高级电脑电针仪1台。
二屋设有:声光治疗仪一台。(放一些麻痹人意志的音乐,催眠),噪音刺激。
三 屋:叫“情绪调节室”。这屋是用10多厘米厚的海棉围成的。缺氧,根本不透气。对于喊正法口号的大法弟子关在此屋内,海棉上全是大法弟子挣扎时留下的手印子。

2004年3月18日下午1点15分,三大队一名大法弟子嘴被用胶带封着,手在背后铐着,用棉袄盖,被队长和另两名败类带出去。强行将大法弟子拖去治疗。

一个名叫李红的大法弟子双手被手铐铐上,吊起来打了两天两宿。还有的大头朝下吊起来打,惨无人道。这里的直属队(也叫勤劳队)最邪恶,经常打人,强制转化。简直暗无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