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八方百姓 窒息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30日】因我做真象材料,被犹大出卖,在2001年11月26日上午8点被公安又一次绑架,半路去厕所时,我心里发正念,并求师父帮助,我不去劳教所,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脱。两年来我成了被通缉的对象,火车站、汽车站都贴了我的照片,从此以后我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丈夫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和我离了婚。我一人流离在外,无家可归,夫离子散,我的生活全靠妹妹照顾。

我读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觉得这确实是窒息邪恶的最有力的好办法。民众看到身边发生的事,才会相信,才会被感动、才会更震惊,也是能進一步更好的救度众生。我们乳山最邪恶的地方就是610、政法委,那里是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众生的总指挥,神应该攻入它的邪恶中心。在发正念中,我就清除另外空间操纵这些邪恶之地的因素,每天发正念都坚持。

我想,610是迫害乳山大法弟子的总根,决不允许它们再進行迫害,一个大法弟子能救度多少众生啊。以前在洗脑班上,我认识610头目政法委副书记唐克波,他告诉我:他父母老家是秦家庄。我和几个同修商量后,3月5日,我买了水果到秦家庄去看望唐克波的父母。大老远的冒着大雪跑去了,可人家说,三年前唐克波父母住進了县城。来了个空,该怎么办?问他是否有唐父母的电话号码,很顺利的找到了唐父母的电话号码。就这样,我来到大道边等车,这时雪比原先还大,风雪交加。在路边大概等了半个小时,身上的棉衣已经下上了厚厚的雪,雪水顺着头发、脸流着,可是心里没有感觉到这一切。上了车一直到了县城,这时雪小了,马路上的雪已融化,再加上车压,雪水已形成了小河流。

下车后就打电话给唐克波父母,两位老人把我接回了家,一见面,第一句我向两位老人问好,并祝老人晚年幸福。紧接着我直接了当的告诉了他们我的来意,我说我今天主要想通过两位老人见见唐克波,开始他父亲说唐克波到南方去了。我说太失望了,这时我把心里话告诉了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跟随江××再行恶了,悬崖勒马,将功赎罪,请二位老人劝劝他,将来他迫害的每个大法弟子都将偿还,真善忍是天理,谁反对天法会好吗?我说了很多,又背了很多师父的法。

唐克波的母亲说:“他大姐,俺不傻,看得出你真是个好人,在这住一天明天再走吧”。他父亲说:“吃××党的饭,就要为××党办事不能听你法轮功的。”我说:“大叔,人再有钱、有势也没有用。从古到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只希望你能劝善儿子少做伤天害理的事,活的心安理得,古人说,好人惊动天和地,邪不胜正,给自己留条退路吧。”这时,他父亲脸上不好看,一会出去说拿药,一会儿又说没拿钱,出出進進几次。我早已看出是出去打电话了。趁他父亲又出去时,我把带来的三个影碟,一本真象小册子交给他母亲。我说:“大姨,你一定交给唐克波,也许对他还会有点救。”她收下了。

一会儿他父亲刚進来,随之唐克波一脸的煞气带领了几个人,大声叫道:“你来干什么,跟我走。”我冷静的说:“我今天来找的就是你,正好。不论怎么样,我冒着大雪来看俩位老人,咱们坐下来谈谈好吗?”

唐克波一挥手,跟来的人出去了,我和他都坐在了沙发上。我把我该讲的真象说的差不多了,他站起来,我也站起来,他拍着我的肩膀说:“你确实是个好人,不过,好人我也要抓你。”我说:“好人为什么抓?”他说:“我就因为你离婚。”我说:你今天抓了我,你将来会后悔的。

这时唐克波一挥手,4、5个恶警扭着我的胳膊就往外拖。出门我一看,外面有4辆警车,17、18个恶警包围了小楼,还有很多围观群众,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遍遍的喊着。

唐克波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职位,在那么多围观群众面前,就下令打。8、9个恶警一拥而上,有的抓我的头发,有的朝我后背打,有的用穿着皮鞋的脚踢我,我用尽全身力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时我觉得胸口发闷,心跳厉害,头昏脑胀,就这样他们把我硬拖上了警车,把车门关上。就这样我被关押進胜利街派出所。

在胜利街派出所里,男女恶警近20个。有个恶警大叫道:“你好好站着。”我说:“应该站着的是你们,而不是我,你们抓好人在犯罪。”我用最大力气给全场恶警们讲真象,背师父的法,一段一段的背着,好象他们明白的那一面都愿听。其中一个20几岁的恶警骂大法一句,还嘲笑我说:“你长的这么个熊样,还想去转化610书记,自己看不见自己长的什么样吗?”这时我心里不由得涌出一股慈悲,我说:“孩子,你快闭嘴,不许你骂大法,大姨告诉你,你说我几句还是小事,你骂大法的罪可大了,这个业你能还得了吗?你记住孩子,人的心灵美才是真正的美;大姨我长得是不漂亮,我已是50岁的人了,我的师父不嫌弃我,师父只要我一颗向善、真修的心!大姨今天是为了真理,被抓、被打的。你的岁数和我在念大学的儿子差不多,可怜你这么年轻被江××毒害的正邪不分。”我就把天安门真象一口气讲完,还讲很多别的,大法的威力,正的力量抑制住了他们,他们都静静的听着,这样天黑了又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第二天一早,公安科长杨格松又要审我,给我戴上手铐,我说:我被你们打得不能走,不去。因监室离审讯室很远,这时我想起一段《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不去,来了两个犯人一边一个架着胳膊拖着我走,这时我就给他们讲真象、自焚是假的等等。

到了审讯室,我戴着手铐,坐在椅子上,我说:先别审,我首先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都是要为你们生命的永远及家人的一切负责,千万不要跟随江××跑,否则将成为它的陪葬品,将功赎罪,给自己及家人留条退路,你们打死的每一个大法弟子,用的每一根电棍、每一脚、每一拳将都得负责,罪责难逃,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时,杨格松小声说:“我打你了吗?”我说,打哪一个大法弟子都不行,都得偿还。

一会儿审问开始了。

公安问:这几年来你在哪里?都认识谁,宣传过什么?
我说:你们没有权力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你们我认识的都是好人。你写上:真修弟子,决不会出卖一个同修,决不背叛师父,当叛徒的没有好下场。
公安问:你三个影碟,一本欺世谎言从哪里来的?
我说:家家户户都有,拾的。
公安问:在谁家拾的?
我说:我有权力不告诉,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天法、佛法。大法弟子遍天下,做的是救度众生的事。(他们把这些写上了)
公安问:从取缔以来××党把法轮功定为×教你不知道吗?应回到常人中过日子。
我说:你写上“一派胡言”。法轮大法不但不邪,太正太正,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特性,是天法,师父是被诬蔑的,大法是被诽谤的。
公安说:就写“你师父是清白的”。
我说:可以这样写。

我想起师父在讲法中从没讲过“取缔”二字。这时我说:你把“取缔”二字给我划去,不允许你写。那公安真的划掉了。

公安说:你师父在美国开轿车,你在这吃苦。
我说:美国的轿车是自行车,××党干部用人民的血汗钱买轿车坐着。我们伟大的师父别说坐轿车,我没有能力,我有钱给师父买最高级的。
杨格松说:你对师父太忠了。
我说:杨科长,你看电视唐僧取经,有一天,假猴杀了很多人,师父唐僧误认为孙悟空所为,就念紧箍咒,孙悟空满地打滚,后来他师父不要他了,他双手合十,叫师父,他师父转向一边,孙悟空又到师父面前叫师父。杨科长,你想想,我的师父处处保护我,可孙悟空是徒弟保护师父,难道我连个猴子都不如吗?这时我哭了,杨格松一声不吭,公安没什么问的了。
公安说:那是神话。
我说:神话也有教育意义。
我接着说:你们不问我,也要我说什么,你们写什么。写上各级官员注意,你们快清醒,不允许再迫害大法弟子了,跟着江××跑只有死路一条。
公安说:不敢写江泽民。
最后我说:写上“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那个公安叫我自己写,我用戴手铐的手写上了。
我说:再写上天安门自焚真象。
杨格松说:等下回吧,纸已经写满了。

我已经是第三次進乳山看守所了,别的地方不算。不知为什么,以前在龙口禁闭室绝食13天,也没有这次身体不好受,一夜夜睡不着,胳膊、腿没地方放,平均5分钟得翻一次身,难受极了,我不停的发着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这不是我呆的地方,不论在监狱,在警车上,除了背正法口诀,我就想我人到哪儿,功到哪儿,清除邪恶因素到哪儿,众生醒到哪儿。

第二天我再也受不了,监室大头报告了恶警,狱医来给我看病,我说法轮功没病,周医生说:用听诊器听听。我说:“先问你一个问题,一个人做了气管切开,能不能3、4天内说话,唱歌?”他说:“不能。”接着我就吃力的讲完了“天安门自焚真象”。周医生看我气力不足,听我的胸部,他忽然脸色变了说:“你的心脏不好。”我说:“我没病,有病也是你们打的。”他更害怕了,叫来一辆车把我拉上医院,在车上我昏迷过去了。

就这样,我被送到医院,检查有严重的心脏病,在医院里是在观察室,每天病号来回很多,正是我讲真象的好机会,白天两个,晚上两个。在医院里,他们总是给我戴着手铐脚镣,手铐有时给我解开,可脚镣子黑天白天戴着。去厕所也要戴着沉重的脚镣子,一边一个公安扶着,那哗啦哗啦的响声,使整个门诊病号吃惊的看着,我一边走一边向围观的人讲: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是坏人,是修“真善忍”的。

回到病房,门口围了很多人看,恶警赶快把门关上,再用被子把我的脚盖上,上上下下经过的恶警们都对我说:我可没打你,也没骂你。我说:“打我的是唐克波领的一帮恶警,虽然你们没打我,打别的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跑不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每个公安我都给他们讲真象,病房里的病号一批批的换,我就一批批的讲。

在第4天晚上又把我拉回看守所,第5天天不亮就把我拉往淄博王村,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对师父说:我一定不离开乳山一步。刚出看守所不远,周医生用听诊器听我的胸部,他怕我死在路上,就又把我送往医院抢救,还有两位同修被邪恶之徒拉走了。

就这样我第二次進了乳山人民医院,医生说我不但没治好,又有了冠心症,等等。打吊针我不打,拔下来,我不吃药,5天没吃没喝,恶人说:走不到劳教所,不吃饭不能灌,针也不能打。我说:今天你们如果再拉回看守所,我今夜就死在看守所。我心想:一切道都堵死,只有放的道。

我又在医院躺了一夜,我心说:师父,我该回去了。从我被抓后,外面的同修都整天的为我发正念。我妹妹也整天到公安局去要人,并跟他们讲理:“法轮大法哪不好,我姐从修炼后身体健康,路上有石头,她总是要把它搬到沟里,怕别人夜间碰上摔着。这次我姐被你们打成这样子,死了找你们算账。”就这样,3月11日早,公安把我放回家,还告诉我说:回家去炼吧。两年多来,我流离失所,怕人看见举报,如今我堂堂正正的回来了。

公安把我放回家,我以前的丈夫已娶了新妻,我只好在妹妹家养活,我妹婆家和我是一个村,我们村老百姓都对我很好。在以前我们村书记说服我不要修炼,说我在群众中有威信,叫我入党当副书记,我说:俺生生世世跟师父走,就是江××的官我也不要。这回回到村里,男女老少的一批批来看望我,我就一批批的讲真象,他们没有一个不落泪的。村支书说:“你现在没有了家,大队的房子看中那个住那个,修理房子,大队出义务工。”

3月21日,我和同修们针对本地邪恶之徒向当地民众讲真象,揭露610头目唐克波的罪行,一夜间大街小巷贴满了不干胶,特别是县市委、一中、唐克波的住宅周围、他父母的住宅周围,还有他老家秦家庄,把他迫害乳山大法弟子的恶行曝光。在师父的保护下,大家都安全返回。

这次讲真象对邪恶之徒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公安恶警畏罪恐慌,象热锅的蚂蚁一样,乱了营,开着空车到处瞎跑。3月27日下午3点多,公安先去了我母亲家找我,我不在那儿,又到俺村我妹家找。当时妹妹家锁着门,妹妹去打麻将去了,我正在街上讲真象,围了一群人在听。这时,过来一位邻居把我往另一家推,问她什么事她不说,一直把我推進那家,又把门关上。不一会听村支书对前来找我的公安说:“你们要抓好人,她是远近闻名的善良人,如果抓法轮功,我跟你们走。”说着他就上了警车,公安把他拖下来。村治安赶快跑去告诉我妹妹,告诉她:你千万别出来,我骗公安说你上山挖菜去了。随后把他们打麻将的门锁上了。从这件事看出人们都在觉醒。

我在客车上一路讲真象,客车上的人都愿意听;在出租车上我也讲真象,现在人们也越来越愿意听了。

我们那里有修高速公路的人,我和他们讲真象,他们听得入了迷,吃晚饭都晚了。铁路上的王主任说:虽然我们几个都是党员,却从没听见过这样的道理,句句在理。他们不愿叫我走。

我悟到大法弟子自身修炼好也极其重要,无论在哪里,大法弟子都要处处以真正修炼人的状态讲真象,效果才最好的,人们才更愿意听,也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