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進京上访 惨遭恶警毒打

【明慧网2004年5月30日】我叫魏翠霞,女,家住胶州市农林西街。自97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与所有的功友一样,身心健康,精力充沛。由于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所以时时以“真、善、忍“为准则,处处善待周围的人和事,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计较人个名利得失,受到同事及亲人的好评。

可从1999年7.20起,江氏集团诽谤法轮功的恶毒宣传铺天盖地,一时间,中华大地异常恐怖:烧书、抓人、打人、拘留、劳教、判刑等,江氏集团以各种方式迫害这群善良的修炼人。我想:师尊用洪大的慈悲把这部高德大法讲给世人,这部大法能使人身心健康、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却遭到如此恶毒的诽谤。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一个在大法修炼中深深受益的炼功人,我必须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讲清真象。于是,我毅然踏上去北京的路程。在上访过程中,北京铁路分局的恶警把我的头按向盛屎尿的桶内,三九寒天强行扒光棉衣在室外罚站,肆意虐待和摧残我。我多次到北京和平上访,曾两次被遣返,两次被拘留,自此长时间失去自由,给家庭造成了很大的痛苦……

2000年元旦進京上访时,我在天安门广场只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便被恶警塞進警车。到了前门分局,由于不说自己来自何地,便被关進一个院子里。我们不愿被恶警任意摆布、关押,想堂堂正正走出去,继续证实大法。在越铁门时,不料被恶警发现。恶警魔性大发,对我拳打脚踢,从约30米的长廊一端打到另一端。在打我的过程中,我反复喊:“还我师父清白”等。恶警见我不服软,更急了,回屋取出胶皮棍在我身上乱抽乱打,试图将我打倒在地。见我立而不倒,恶警便朝我致命处猛击一下。我眼前一黑双腿瘫软在地。恶警见我还嘴硬,又朝我嘴部狠狠抽打,嘴巴立即失去了知觉,鲜血滴在胸前与地上……

被绑架回胶州以后,阜安派出所原所长郝忠义把我们七个大法弟子恶狠狠地关押在一个只有一立方米的铁笼子里,非法囚禁我们两天两夜。

我因为修炼法轮功,坚决不放弃自己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连续几年以来,年终工作总评不合格,因此单位而不给长工资,职称评审也受到影响,并强迫我缴纳抵押金10000元,“罚款”3000余元。

这些身心及经济上的巨大损失都是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迫害而造成的,它使中国数以千万计的大法弟子及无数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遭受到很大的痛苦和损失,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沉重的灾难,损失不可估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