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城县邱建国、宋万贵等不法官吏摧残、虐杀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5月30日】

乱抓乱捕 疯狂罚款

1999年720法轮功被迫害诽谤,河北省赤城县大法弟子依法進京上访,被北京警察强行遣送回到本地。遭到以邱建国、宋万贵为首的恶人的迫害。有13人被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有1000多名大法弟子被拘禁在不同的场所,恶徒逼迫他们放弃修炼,写所谓的保证书。还分别对他们進行罚款,到北京上访的罚款1000元,没有去的罚款少至几十元多至上千元。在被拘禁期间房费和看管费用都让大法弟子出。邱建国、宋万贵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以达到他们往上爬的目地,向上级谎称赤城县大法弟子100%的被转化,并且在三级报纸上進行了刊登。面对他们的歪曲与污蔑,部分大法学员在2000年4月13日向县610办公室说明事实,讲清真象,反映群众的心声。又遭到了邱和宋的疯狂报复,前后有17人被以违反社会治安与公共秩序为名,非法拘留30天。到期后恶徒还逼迫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还有人被罚款,恶徒也不给任何收条。罚款成了他们发放奖金的来源。据不完全统计四年多来恶徒以罚款、扣发工资、办班收费等各种形式勒索大法弟子约百万元之多。扣押居民身份证560多个,正如群众给他们编的顺口溜“抓了放,放了抓,不抓不放没钱花。”

2001年三月初三赤城汤泉庙会,三名大法弟子到汤泉讲真象,被非法绑架关至县看守所。两名学员被勒索钱财后放出。另一名学员被非法关押,长达半年之久。2001年4月,邪恶之徒非法拘留大法弟子王好军,王好军在公安局门口正念走脱,流离失所,后又被非法劳教。邱建国、宋万贵因王好军走脱而恼羞成怒,指使公安机关倾巢出动,全县大搜捕并悬赏5万人民币通缉王好军。一时间全县处于白色恐怖之中,只要炼过法轮功的,就会被抄家搜查。王好军的妻子梁瑛于2001年5月進京上访被抓,送回本县,关在本县看守所。梁瑛在狱中被威吓、毒打、强迫和死刑犯游街。后被判刑5年。家中近九十岁的婆婆无人照顾,子女都在上大学,生活无靠。因思念亲人过度而含恨去世。

酷刑迫害设冤狱 纵容手下违法行恶

在邱、宋及610的指挥下,警察随意抄家、搜查、非法关押大法弟子,進行审讯、上刑具、毒打。如大法弟子赵秉恒和倪江两人合伙开了一个馒头房,卖馒头维持生计。因被公安局怀疑,而无故被抓到公安局,抓之前警察分别对其家進行搜查,半夜到倪江家搜查,连房东放杂物的小房子也不放过,强行撬开锁头,结果一无所获。在二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在公安局长郑建忠、县副书记宋万贵的亲自指挥下,对二位弟子施以酷刑,让其坐老虎凳、戴背铐、打耳光等。赵秉恒坐二天老虎椅,倪江坐了长达6天6夜老虎椅加上背铐,手脚麻的不能动。有的警察说:“上级有命令,不这样做会丢饭碗的,明知是违心的事也得做。”经过长达10天的毒打和折磨也没有得出他们所谓的什么证据,最后赵秉恒和倪江又被非法拘留。

2001年5月赤城县21名大法弟子進京上访。触怒了邱、宋二人。恶徒疯狂叫嚣:“打死打坏我负责!”指使警察在审讯时对大法弟子酷刑折磨。用给学员戴背铐、用沾水的麻绳抽、打耳光、坐铁椅子等刑法来迫害大法弟子。它们还纵容看守所违法违纪:一、乱收钱:每天的饭菜一律是在零售价的基础上再加上一倍(有的不只是一倍,如发一套包括脸盆、小饭盒、牙缸在内的小东西就要50元,一袋方便面(甲一麦)一元,市场价只要0.6元,一袋白糖6元(市场价格3元),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二:女大法弟子对非法关押以绝食表示抗议,并利用放风时拒绝回号,要求看守反映和解决提出的问题。所长崔正军不但不给解决,反而让自由号犯人将4名大法弟子的衣服扯坏,進行搜查,大法弟子韩桂珍被搜走534元,李洪英被搜走280元,恶警一直没有给什么手续,也不上帐。过后大法弟子质问崔正军搜钱的问题,恶徒第一次回答说:“另有处理。”第二次说:“钱没看见,不知道。”大法弟子陈晓君被非法关押后,家中亲人去看望,恶徒不让见,家人给留下300元钱,本人只花了95元,其它的不知去向,他的收支帐也不许公布。

由于多次给县委、县政府写信反映情况都没有结果,2001年7月20日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里的全体大法弟子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和進一步的唤醒世人,自发地在各自的号房里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法正人间”、“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的条幅,还在各自的背心上用牙膏和辣椒水等写出“真善忍”等字样。大法弟子的壮举令邪恶胆寒,暴徒们马上采取了非常流氓、邪恶的手段针对大法弟子。在所长崔正军的指挥下,警察程玉带领自由号的犯人冲進女弟子的宿舍,强行把女弟子的背心脱掉,使女弟子的上身裸露出来,看守所的所有人都目睹了这一事实。这还不够,在这之后,由公安局副局长王满林亲自带领很多武警,对大法弟子所住的号進行了全面的搜查,其中一名女警察非常邪恶,叫大法弟子把衣服脱光進行搜查,结果一无所获。为了报复大法弟子和发泄私愤,暴徒们把大法弟子的衣服和生活用品都拿走,还给许多大法弟子上了背铐,同时还给许多弟子带上了脚镣(女弟子也带上了)。更为野蛮的是恶警不给女大法弟子换洗的衣服穿,光着脚在院子里打饭、上厕所,而且上厕所连卫生纸都控制,只给一点点。来例假的女大法弟子更是苦不堪言。就连刷牙的牙膏也控制,每天让自由号的犯人给挤一点点,并且每天都要到大法弟子的号里進行搜查。

2002年2月8日,50多岁的样田乡石灰窑村法轮功学员蒋素花,在样田乡书记刘兆成、派出所所长杜志刚等乡干部的带领下,县公安局非法把蒋素花铐走,拘留15天,关在了县看守所,家属曾多次去看望,恶徒们非但不让看,反而造谣说蒋本人不愿见,后经了解原来它们已经把蒋素花打得不能动了,它们怕真象曝光而撒谎。半个月拘留到期仍不放人,也还不让见。直到2月26日,一个亲戚去县医院买药时,偶然发现蒋素花正在县医院抢救,赶紧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她的家属,这样家属才见到了她,但此时的她已经是昏迷不醒,高压30,低压已测不出来了,县医院已无能为力了。看守所看到家属来了,也推手了,将奄奄一息的蒋素花交给了家属。当天亲属又把她转到了张家口市医院,经市医院检查发现,从她肚子里抽出的都是血水,并且都是已凝固的黑紫血,脑后有处没头发的包,一只胳膊已抬不起来,身体一侧有一处已压得腐烂了。3月3日凌晨一点,蒋素花被残酷折磨致死。医院检查证明,蒋素花完全是被毒打致死的,由于毒打造成她的内脏严重受伤而不能吃,不能动,又不及早医疗,导致救治已晚而死亡。

据了解,如不是家人及早在医院发现蒋素花,恶徒们将会把蒋素花火化后再告诉家属,以便毁尸灭迹,并且根本不会转到张家口市医院抢救。

在看守所历时十九天,一位坚信法轮大法的学员就这样活活地被折磨致死。

强化洗脑 天怒人怨

2001年5月8日,由于21名大法弟子進京上访,震惊了中央的当权小人,赤城县也因此被狠批一顿。邱建国、宋万贵为了报复大法弟子,先是将五名大法弟子软禁于县宾馆四楼,收取高额费用,并雇佣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昼夜看管。然后又在距县城60多里的小刁鄂村的一处废弃兵营办起了洗脑班,屋子里焊上了用8个圆的罗纹钢做的铁窗,楼道里安上了铁门,每天夜里用铁锁锁着。院里的墙上又拉上了电网,洗脑班的所谓的主任梁志斌称这儿为“第二监狱”。5月30日它们将不愿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从单位、家里强行铐到了洗脑班,先后有70多人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包括在哺乳期内的母亲和正在嗷嗷待哺的幼儿,还有70多岁的老人,练功人的家属。他们每天被关在阴暗的房间里,承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7月中旬,县医院对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做了一次体检,吃惊地发现原本健康的大法学员被折磨出现了各种疾病状态,有两名大法弟子有生命危险;由于大法弟子对他们的强行洗脑進行抵制,基地负责人梁志斌气急败坏地上报宋万贵,他带领公安刑警队来到基地進行威逼和毒打。女大法弟子孙富琴被梁志斌打了三个大耳光后,又被捆住吊起来四个小时,最后到晚上7点又被关押到看守所。女大法弟子怀殿英被毒打得腰椎盘突出,导致走路困难。男大法弟子闫進才被腿上夹个酒瓶進行毒打,致使不能走路。大法弟子魏树峰,肖套成被电棍电击。由于长期关押洗脑,导致大法弟子王春梅精神失常。邱建国、宋万贵不顾百姓死活,劳民伤财办起了罪恶的洗脑班,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仅在2001年度用于迫害法轮功的支出就高达80万元。而拖欠工人的工资却不能及时的发放,就在它们把40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小刁鄂洗脑班的当天,小刁鄂村飞沙走石、狂风大做、霹雷滚滚遭遇了大暴雨的袭击,上岁数的老人都说活这么大岁数从没见过这样的天气,一定是那里出现了冤枉的事情。恶徒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到了极点,丧失了人性,无处不在体现邪恶,就连正在读书的中学生也不放过。女大法弟子徐燕16周岁,因到北京上访被抓到看守所,关押达半年之久,在此期间正是全国中考,该大法弟子曾几次向县政府,610办公室,公安局写信,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参加中考。最后毫无结果,致使中考没有参加。我国义务教育已经实施了好多年,他们竟然剥夺一个中学生受教育的权利。只有他们这些非法之徒才能够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这使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邪恶之徒用尽了招数,也无法改变弟子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彻底的失败了。因此他们变得更加丧心病狂起来,对讲真象的大法弟子一经抓获,不经审判直接送去劳教。大批的大法弟子被他们送往劳教所。由于他们的毒打迫害以及长期关押,使大法弟子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迫害,使原本修炼后健康起来的大法弟子虚弱至极,骨瘦如柴。被送往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经过检查身体全部不正常。劳教所不接收,他们就想办法找关系,请客送礼,让他们收下。东卯镇书记苏友在迫害大法弟子上是出了名的邪恶之徒,他经常将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抓起来捆住進行毒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死去活来,昏迷过去。然后恶徒要求县610等部门送劳教,因有病劳教所不收,他宁可每人出3000元送礼也非要让劳教所收下。

以上只是邱建国、宋万贵一伙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部分事实,更多的事实有待于曝光。善良的人们,这些都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同时再次正告曾跟随邱建国、宋万贵一伙迫害过大法弟子的人,赶快停止迫害,了解真象。补偿对大法犯下的罪恶。不要再被谎言所蒙蔽,不要再被利益所诱惑,不要再被权势所带动,去做那些害人害己的事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报天报。教训就在眼前,中国有多少高官、警察在国外被起诉到国际法庭的,它们将承担它们应负的法律责任!有多少官员、恶人在迫害大法之后遭报应被撤职、丢官坐牢房的!清醒吧!为你生命真正的未来想一想吧!不要以为是“上面让干的”或者“是在执行政策、命令”就可以推卸责任,犯下的罪恶谁来替你承担!工作不能选择,善、恶可以选择,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千千万万的好人不再被迫害,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吧!高官富贵、金钱利益犹如过眼云烟,想宋万贵在被抓以前也是权极一时,要钱有人送,吃饭有人请,整日花天酒地,吃喝玩乐。现在呢?落得个蹲牢房。而邱建国不也整日提心吊胆、心惊胆颤生怕被宋万贵把俩人一起犯下的罪恶给抖落出来吗。无论做人做官只有求正、重德才能幸福平安,只有将“法轮大法好”记在心里才能有福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