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唤醒警察的良知


【明慧网2004年5月31日】我是生长在辽宁省海城地区一名大法弟子,是1999年喜得法轮佛法的,在得法前一身的疾病,得法后疾病不翼而飞,在李洪志师父以“真善忍”指导下,教化我们怎样做一个好人,好人的好人,为别人着想的人,用“真善忍”这三个字化解开我人生之迷,我的精神一天天好起来,对长辈尊重,夫妻之间和睦,在做商人时不骗人,主动交税费。

就在家庭和和睦睦甜甜美美时,风云突变,就是江××用宣传工具蒙骗百姓,开始把法轮佛法定为×教,我哭了,当时真感天塌了。我想这个国家的领导怎么了,怎么突然变成这样,让百姓无法理解。我心痛,想怎么样能向当权者说一声,不要这样,世上的人,百姓们需要“真善忍”,不要打压他。

就在我还来不急再想什么,我就被警察给抓走了。到了派出所,屋里放一台电视机,正播放法轮功的事,警察说你看一看中央不让炼法轮功了。我看了几眼说:这都不是事实,全是假的,法轮佛法不是象他们说的这样。警察说上边有令把你们看起来不让去北京。我一听这下可提醒我了,出去就去了北京。从那开始,给他们讲法轮功怎么好,它们也不听。我再也不吱声,警察就把我们几个人关押在一个大会议室,三天三夜坐着,最后叫我们写不修炼的保证。我没有写,他们一看没办法,把我放了。

回家之后就想,这些人以及家人都被江××小集团欺世的谎言蒙骗了,我得到京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功真象。我在北京住了9天,到那一看更让我心痛,那里的人也被蒙骗,信访办、上访的部门都被警察把守,很难進去,只好向那里的人讲真象,讲了9天我就回来了。

2002年4月29日,我去外地流离失所的同修住所办事,進屋不到一小时就被当地的恶警绑架了,在绑架期间,它们用很卑鄙、下流的手段,把我们一共6个人,都被它们捆绑起来。有一个邪恶的老警察在搜我的身时流氓地说“还能强奸你呀”。我给你们这封信,看到这里,你们想一想它是一名人民的公安干警么,和人民说话就这样说么?这时我心里想:你根本就不是警察,就是土匪,从现在开始我不能配合你们,不能让你们在造罪业了。

我们被警察带到所里非法审问,我没有说姓名和住址,这些恶警很打我的嘴巴子,另一个女同修被打倒拖着走,脸被拖出血,抬着走,还用手枪顶着头,就这样警察把我们送到当地拘留所,到那里又毒打我,打完后扔在一个小屋子里。

第二天,又提审我,我还是善心善意给他们讲,我说我是个好人,学“真善忍”没有错,你们折磨一个好人,你们是要造罪业的。今天是不会说出我的姓名的,如果我要说出来你们就得抄家,家人都得受牵连,你们更是造下深重的罪业,我师父教我遇事得为他人着想,我真的是为你们好,它们看我不说:拿塑料管子打我的后背,把我打晕了,又一次把我抬進小屋子里,再也起不来了。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绝食抗议。就在我绝食十天左右时,它们把我连拖带拽,送到医院,杀猪式的戴上手扣子,腿用两个犯人按着强暴灌食,灌的都是大量盐水,少量的奶粉。灌得我又一次晕了过去,就这样式折磨了我六次。

有一次所里的一个姓白的所长跟我作了一番对话。

问:你为什么不吃饭?
答:你们为什么抓我?
问:是我们抓你的吗?
答:不是你们抓的,抓好人你们可以不收,因为你也是公安干警,有权拒收抓错的人,你为什么不这样做?
问:你不要家、孩子、丈夫?
答:是你们不让要,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家里人都知道,是你们没有用任何手续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又不是你们大门开着,我硬要来这里,你们是真正的在犯法,你知不知道?
问:你不吃饭,你死在这里,家人都不知道。
答:我的家人早以知道。
问:怎么知道的?
答:那你就别问,好人哪都有,我的家人在等待你们的和平处理,他们也以真善忍做事。
问:你知道法轮功上边江××不让炼?
答:知道。
问:为什么你还要炼?
答:因我要做好人,你想想做好人不让,那这个人是什么人。

姓白的所长说:谁又能说算他呢!
我说:你就能。他愣住了。
我说:你看就现在,你可以选择做善人、还是恶人,江××不知道,它又没在你眼前逼着你做什么,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再说法轮功早晚有平反昭雪那一天,当法轮功弟子告江××,它会说“我不知道,这都是下属干的”,替罪羊掉头的第一个是你,你信不信?

姓白的所长点了点头。问:你知不知道我们也没有办法?
答:有办法,你们公安内部不有这么个说法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法轮功怎么就没有对策,你们看不到明慧网,有的地区公安一直到村委,都不管法轮功,叫他们随便炼,随便讲真象,等人们都知道江××打压法轮功是违反宪法的、是在犯罪,它也就完了。它一人承担,谁也不会说你们那个地区跟江××行凶做恶,你看那多好。

他说,那你就吃饭,出去告他们。

我说:中国是没有百姓说话的地方,联合国有人权保护法,只有上那去说理,人在监狱里不吃饭,得有多大的冤枉,何况我这些天不吃饭,你们真的得三思而后行,饭我是不吃了,一天不放人一天就不吃你这里的饭,再说我的钱都叫抓我的恶警洗劫一空,没钱交你们伙食费,你们再不用问我什么,赶快把我放了。

就这样姓白的所长领着几个打手走了。

从那以后,它不向以前那么恶对我了,似乎明白什么了。就这样他们关了我43天没吃没喝,才把我放了。没有用任何手续把我抓来,也没有任何手续把我放了。

那里的警察向我表示:再也不收法轮功的人了。他还说:管理法轮功两年了也没遇上你这一个。

讲到这里,每个公安干警们你们想一想,也有一个选择,为什么善人不做,非要做恶人,你们的亲人、朋友整天为你们高兴,家里能有一名为民做主的警官,可他们万万没想到有一些警察却不为民做主,反到迫害起人民来了,特别对学真善忍的人行起凶,比当年的法西斯还很毒。有的恶警家人要知道有一个这样野蛮的亲人,他们会很伤心的。

希望正在迫害好人的警察给你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恶的人从古到今都没有逃过天理的惩罚。望警察看到这封信,一定要向以上那个警察三思而后行。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