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张佰成在2002年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2004年5月31日】我家住在吉林省梅河口市红梅镇一井,父亲张佰成,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两年了,我时常想起父亲便泪水涟涟。父亲生前是一位工作认真、踏实、任劳任怨的老人,他的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也是我们的好爸爸。

1997年7月父亲幸遇《转法轮》一书,看后爱不释手。我回家时,他迫不及待地向我推荐,我在半信半疑中翻开此书,果然我也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我们都觉得这是我们今生所要找的,从此我们父女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同时也给家人带来了福音。

99年7月江××出于个人的妒嫉,开始公开非法镇压法轮功,什么不好的东西都往法轮功身上推,先前的政府褒奖,电视赞扬都不见了。我对着媒体的造谣发呆,这是怎么啦!毛主席说过“只有吃过梨子的人才知道梨子的滋味”。我是法轮功的实践者,我亲身受益了。法轮功教人先他后我,处处为他人着想,遇事向内找自己,提高人的道德,净化人的心灵,健康人的身体。法轮功一切活动公开,免费教功。

如果连人民实践“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都给剥夺了,那人们还能信仰什么?社会将走向何方?

做为一个有良知的人,我有义务向政府澄清事实。遵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信访权,我开始向政府、民众讲清法轮功的事实真象,澄清媒体的不实报导。文革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扣上了“证据确凿”的十大罪状没有一条是真的。当时多少人能问心无愧,坚持了真理,说了真话,在少数人的操纵下国家动荡十年,而造成的伤害何止十年。向政府,向人民讲清法轮功的事实真象,还民众的知情权,成了我的心愿。

我在2001年12月進京上访,被劳教一年,父亲因贴法轮功真象传单在2001年12月被劳教一年。我在2001年12月回家,意外发现父亲早我10天回家了,原来他已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在人间地狱里,父亲饱受了身体,精神的严重摧残。原本身体健康的父亲浑身长满了疥疮。疼得走路连腰都直不起来,腿上的肉已腐烂,露出白色的骨头。就这样的身体在劳教所里每天还要上下楼劳动,并且天天逼迫放弃法轮功,父亲再也承受不住没人性的迫害,病倒了。回家后两个月即2002年2月19日正月初八早上5点多离开人世,刚刚66岁。

回家期间父亲一直卧病在床,可劳教所会同公安局还来迫害,并强行收取400元“看望钱”。可怜的父亲就这样经过公安局、看守所、劳教所的迫害仅半年就被夺走了宝贵的生命。

父亲离开后我和母亲没有生活来源,为了生活,我外出打工。可迫害又落到母亲和妹妹身上。公安局的人见不到我,就三番五次逼问母亲。有一次让我母亲在保证书上签字,母亲不从,便强行拽我母亲的手按手印。后来一次竟然对老人怒吼:“再找不到你的女儿,就把你抓走,天天审讯你。”同时动起手来,可怜的63岁老人吓得心脏病发作。见状恶警自语:“我们再来几次老太太就交待了(死了)。”

我与父亲修炼法轮功,只说了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遭到如此迫害。并且恶警竟对毫不相干的亲属下毒手,谁正谁邪一目了然。

善良的朋友,时间是公正的历史会记住这一切的。善恶终有报,迫害正信,迫害良知的人将下无生之门,必在天惩之中。善良的人们请在这艰难曲折的历史时期记住:“真善忍”,法轮大法会带给你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