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市大法弟子郑先芬一家三位修炼人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5月31日】大法弟子郑先芬,女60岁,沙市棉纺织厂退休工人。97年她喜得大法,修炼法轮功只几个月,就由原来单位有名的老病号,变得无病一身轻,不但给单位节省了一大笔医药费,也使原来经常吵闹的家变得平静和睦了。在她的带动下,女儿、儿子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郑先芬为了替法轮功讲句公道话,为了替法轮功鸣冤,先后六次到北京上天安门打横幅、讲真象,六次被非法抓捕。在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湖北驻北京办事处、押回沙市看守所等处关押期间(每次都是几个月),均受到残酷的毒打和折磨。

她清楚地记得,2001年11月,第四次進京护法,天安门恶警把她抓進警车,让她解开棉衣,恶警用拳头对着她心口窝子打一拳问她一句法轮功好不好?坚定回答:“大法好!”又是一拳,她仍然如是回答。直到恶警罢手。她不报自己住址、身份,恶警就用12个人轮换打她的脸,打了四天四夜。不让睡、不让吃、不准坐、不给水喝、不让去厕所。还是问不出来,邪恶们只好上网去查。

她六次在家中被非法绑架去洗脑班,一次被送往沙洋七里湖劳教所时,都正念走出来。

2003年7月,她第六次上北京被抓回,关押在沙市第一看守所,两个月后,由于长期以来不停地关押、折磨,弄得她身体骨瘦如柴,十分虚弱,公安局只好放人。她回家后坚持修炼,邪恶欲对她非法判刑,她只好离家出走。半年后,2004年4月初,在散发真象资料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时,被邪恶抓捕,关押至今。

郑先芬的女儿全海燕,30多岁,沙市电池厂下岗工人。曾两次進京去天安门讲真象,两次被关押在沙市第一看守所。遭受酷刑摧残和折磨。先是抗议无理关押和不许炼功而绝食绝水,被强行野蛮灌食,后被铐上四肢上死人床,身体“大”大字不能动弹,不许上厕所,达一天一夜,在其他功友们声援、抗议下,才解除。

全海燕三次被从家中非法绑架進洗脑班。两次被送往沙洋农场劳教,受尽劳教犯人包夹、毒打,不许睡觉,超时超强度劳动,以及犹大们的种种折磨。当她多次被关押、被洗脑时,她丈夫在外打工。她只有几岁的儿子也被强行拆散。

2003年10月,邪恶的610又要准备抓她進洗脑班,她又被迫离家出走。2004年在散发真象资料、讲清真象时被邪恶抓捕,关押至今。

郑先芬的儿子,全海鸥,20多岁,2000年去北京天安门讲真象,被北京恶警扒光衣服毒打,全身伤痕累累。押回沙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几个月,花了3500元,才放回家。不久,又与母亲(此时他姐姐正在沙洋劳教所受迫害)双双被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一家三口人,几年来不停地被抓捕、关押、洗脑,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子只好寄养在亲戚家中。

一个好端端的、信仰真、善、忍的家庭,就这样长期遭受残酷的摧残与迫害。每一次每一个人被抓一关就是好几个月,每次非法罚款就达几千元,弄得倾家荡产,四壁空空。邪恶至今仍不放过她们。这就是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的最具体、最真实的体现。从湖北驻京办事处到地方610、公安局一科、看守所、派出所,不仅层层盘剥敲诈这个善良之家外,还找她们所在单位索要公款,供其挥霍私吞。江氏集团还大搞株连政策。由于郑先芬一家数次進京请愿,她所在居委会主任、派出所所长、户籍警被株连下岗。

江泽民除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民众直接迫害之外,还利用经济和各种利益手段来助长邪气为其帮凶,逼迫和挑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为了各自的利益,邪恶们丧尽天良,以不择手段迫害善良来获利;很多的人麻木的、违心的做着邪恶的帮凶,有同情心的人迫于各种压力也不敢出来反对。敢于讲真话的善良人们却受到了各种打击和报复……江泽民从根本上摧毁着人类的道德良知,残害着所有的人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