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们啊,该醒了(上)


【明慧网2004年5月5日】“今天呢,是复活节,神的复活!我不多讲了,借助今天的这个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复活吧!”当我读到师父在复活节纽约法会上的这句讲法时,带给我的震动是巨大的。

是啊,在人世间当人太久了,千百年形成的人的观念太深了,一直以来,很难摆正自己的位置:是人还是修炼人(未来的神)。法理上好象大家早就知道自己应该让神的一面发挥作用,可实际上,很多时候还是把自己当成人了,被人的理束缚着。现在看来,离师父要求的伟大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的。这里谈谈个人近期在这个问题上的体会,供同修们交流。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你做梦时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到底是从哪来的呢?在医学上,说是我们的大脑皮层发生了变化。这是表现在这个物质形式上的反应,其实它是受了另外空间那种信息的作用。所以你做梦的时候你感到稀里糊涂的,这都与你毫无关系,你也不用管它。”[1]

有一天,当我背到这段时,恍然明白一个理:人在世间不就是在做梦吗?过去讲人生如梦,的确说的是真实的。在师父没有唤醒我们之前,我们和常人一样,每日稀里糊涂的忙这忙那,忘了自己的本性,无非是业力轮报,生命沉沦,任由后天观念和各种低灵操纵,可悲可怜。如果人的来源是神,那么,神们,真是沉睡千万年啊。

当师尊将大法传与我们时,主意识开始苏醒,与我们修炼有关的一切事情,才是真正的我们自己的事情,因为它将直接改变我们真正的来源之处,我们真实的身体,也就是神的一切。特别是现在师尊叫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只有这才是在梦中之外的真实。

迷在梦中的几种表现

可是,在人间的这个“梦”中,更多的时候还是稀里糊涂的,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也就造成具大神通的大法弟子却被低层的黑手和烂鬼反复迫害、欺凌的现象时时出现,不光是狱中同修很多是这样,在外面的同修也是普遍存在这个问题,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在阅读明慧刊登的正念正行、神通大显的故事时,都会不自觉的把自己排除在外:看人家修得多好,我还差得远呢!言外之意,我修得不好,我没有功能,或者想:人家是开着修的,我什么也看不见,功能也用不了。

其实,这都是迷在梦中的表现,以下简略分析几种常见的说法:

1、“我没有功能”或者“我不会用功能”

这是典型的“身在梦中,不识大神通”的体现,我悟到,师尊目前叫我们做的讲真象、发正念,处处显出巨大、殊胜的神通,只是在迷中、梦中,认识不到而已。

先说讲真象,看似张口讲道理,其实是大神通的展现。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大法弟子面对一个常人讲真象,在另外空间的真实情况是什么呢?这位弟子修好的层层神体,一个比一个巨大,随着人间的主体讲出的真象,同时在各个空间宣讲着自己在大法中证悟的殊胜法理,法轮、莲花、彩虹、飞天、奇花异草,香风沁飘,各种神通善化着听讲的亿万众生,清除着各个空间的败物,越往高处越美妙。人间的大法弟子面对常人,对应高层空间大法弟子的神体面对着一个庞大的天体,大展神通,翻天覆地,如此殊胜妙不可言的景象,在人间的表现却是极为平常。

师父赐予我们的神通真的不是小功能啊,就拿最简单的“定”来说吧,我理解这可不是三界内的定身法,他的背后是无上的佛法神通。举个例子:一个大法弟子出去发传单,被坏人发现,坏人在后追,同修在前跑,同修想起师父传的功能,回身喝道:“定!”,把坏人定住了,同修脱险。仔细想想,这个“定”可真是不一般啊。

如果在漫长的岁月以前,从很高层次上,旧势力就定好了这位同修要被坏人抓去、判刑考验,那么,这个坏人去抓这位同修,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可能代表着从很高层次层层贯穿下来的意志,坏人的背后是微观到宏观巨大的能量在支配着,你随便就能把它“定”住了?要定住人间的坏人,得定住从微观到宏观多少因素呢?得破除多少安排呢?有多高的神在操纵,你的功就得定住多高的层次(当然,我们如果做不到,师父帮我们做,但其实也算我们做的)。这样一想,这还不是神通大显吗?

当然,越大的神通在人间表现得越不起眼,有的同修因此会产生怀疑或缺乏自信,比如上面的例子,有的同修会说:我修的不好,没有那个本事,我就小心点,多发正念,出去发资料也没事。其实,恰恰相反,虽然没有展现“定”的神通,可也许是更大的神通展现。

你想想,如果旧势力的安排中,也有让你发资料时被抓,而你通过发正念,在你出门前,就将这一切安排破除了,层层空间从安排你被抓的最微观开始,都被你大展神通,层层扫除,到你发资料时,啥事没有,看起来很平淡,这不是更大的神通吗?

这样看来,同修们几乎天天施展着师父赋予的殊胜伟大的佛法神通,在各个空间助师正法,大显神通,讲真象,救众生,只是人这边迷在梦中,不能真切看到而已,在这种情况下,还谈“我没有功能”什么的,真是要让天神笑话了。

2、“我啥也不是,都是师父在做”

这句话无疑是正确的,但在很多同修会某些时候片面理解,用类似的话来否定自己的能力,就象前面举的例子,那可能就是悟性上不来的体现了。

宇宙中任何生命,无论层次多高,都是这个法造就的,一切的智慧与能力都来源于师父,这是绝对的。但在这个前提下,任何的神对他以下的众生都是无所不能的,那么,这句话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在师父、大法面前,我们什么也不是,但在我们要救度的众生面前,在破坏大法的邪恶面前,我们无所不能,神通广大。其实,师父也希望我们能这样。

站在人的观念上理解师父的法,会觉得谈功能、神通好象是执著,会觉得那离我们太遥远,只有圆满后才能神通大显,或者某些特殊的同修才能体现出来,其实,这是对法理解不深的现象。

常人怎么能理解佛法神通的伟大意义呢?法中的生命,层次、智慧与能力是同在的,举个简单例子:一个普通的常人,他端起一碗水来喝,旁边一个细菌看到了,哇,人太了不起了,他居然有端“海”的力量,他居然有装“海”的容量!其实,作为人来讲,这也不是什么本事,是人就具备,没什么了不起的。那么,神也是一样的,那些能力对人、对他以下的众生来讲,真是玄而又玄的,可是对他而言就象吃饭喝水一样,有什么神通不神通、执著与不执著呢?

对,我们所有的能力与智慧都来源于师父,但师父造就出我们这样的生命,当然是要我们好好运用这些广大神通,除恶救众生,“真的是在讲真象中、救度众生中、反迫害中神通大显,我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会赞扬你”。[2]

其实,对神通的执著以及显示心的出现,是人心的作用,当神的一面在另外空间神通大显,除恶正法时,反映在这个空间,可能会有一些特殊的神迹,而没有修好的人的一面容易忘乎所以,以为自己不错。说起来也可笑又可怜,能力与神通是修好的一面体现的,威德也是神的,严格的讲,与人的一面也没啥关系,这边也支配不了那边,也不知道人这面有什么好高兴、显示的。

觉得自己什么能力也没有,和觉得自己有功能可以显示显示,其实都是“神”志不清,当不了自己的家的表现。

3、“谁谁根基好,真行,我根基不好”

这是对正法的认识还没有提高上来的表现,就象今年美国西部讲法中,学员问师父如何突破先天根基的问题。

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把这个问题谈得非常明确了,“根基决定人的悟性,但也不是绝对的。有的人根基很不好,可是家庭环境很好,很多人都炼功,也有一些人是宗教居士的,很相信修炼的事。在这种环境中,也能促使他变得相信,悟性变好,所以也不是绝对的。也有的人根基很好,但是往往受我们现实社会现有那点知识的教育,特别是前些年绝对化的思想教育方法,使人的思想变得非常狭隘,超出他知识面的一切东西他全都不相信,也能使他悟性受到严重干扰。”

想想看,旧宇宙中的那些至高无上的神,极微观中能够使宇宙存在的那些因素,要论起“根基”来,是不是“好”的不可思议啊?可是在正法中,很多这样的生命悟性却是极差的,一定要干扰左右正法。

而大法弟子中有许多“根基”在它们看来不怎么好的,甚至根本看不上的(不排除层次不是很高,却得了大法的),悟性却是非常好,就听师父的,就跟着师父走,不管怎么迫害,就是坚定正信,那么,将来在新宇宙中的位置,师父也讲了:“他们的生命将和迫害他们的那个最高的生命调换位置!”[4]

这是一个重新摆放位置的时期,过去不曾有,将来也不会再有了,“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1],师父这句话真可谓“天机尽显”,所谓“根基”不就是旧宇宙中的那些先天的因素吗?正法中还执著这些干什么呢?

其实,不只是在人世间,我们在旧宇宙中的悠悠岁月,那曾经有过的至高无上或者并不是很高的果位,以及美妙无限或者不怎么美丽的家园,不都是一场梦吗?

觉得自己根基好或者不好,都是停留在旧宇宙的梦中醒不过来的症状,也严重影响了大法神通的展现。

4、“要符合常人状态”

这句话本身是没有错的,但在很多时候却成了给自己不能使用神通找的借口。

“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1]。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习惯,遇到什么事情首先想到的是指挥四肢、感官去做,而神是没有这样的概念的,念一到,神通即到,瞬间完成。

当然,目前我们还没有完全开悟,在常人中表现出来,事情还是由意念指挥四肢、感官完成的,但其实这只是这个空间的假象,真正在正法工作中做成一件事情,无一例外都是大法神通在另外空间正法的真实体现。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另外空间的真实反映,那边变了这边才会变,人靠四肢、感官能改变另外空间的情况吗?

举个例子:资料点打印机坏了,同修们第一念通常都是往技术故障方面想,有时明知是邪恶干扰,也会想“要符合常人状态嘛”,送去修,结果是修好了又坏,坏了又修。人世间的修理如何能根治另外空间的干扰破坏?顶多是把问题推移、转化。其实,真的第一念就是动神通解决问题,真的就是往那儿一坐立掌,不铲除这个邪恶不起来,真有这个“豪气”,我看邪恶早就跑得远远的了。

这里不是说机器坏了不能修,关键是运用功能把另外空间的干扰解决了,这边才能真正修好的。

5、把垃圾当自己,修啊修啊

处在这种情况下的同修,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修得很差,执著太多了。”

神看自己空间场中体现的执著,和人的认识是不一样的,他会把它们当做自己房间里的一堆垃圾,或者是一堆烂苹果,“好的留下,坏的去掉”[1],他绝对不会把它们当做自己,特别是正法中的大法弟子,他会把这些执著看作有待救度的众生或者不可救药的败物,能救就救,救不了就扫除,有什么执著的呢?

但停留于个人修炼中的同修,却不是这样的,很多时候,他会把这些垃圾当做自己的东西,修啊,修啊,我怎么还这么不好啊?我怎么还这么脏啊?我的关怎么这么大啊?

我认识一位同修,得法早,走出来早,相当不错,他跟我谈到他屡次过色关,感觉自己色欲心很强,过了一些关,还在去,言谈中觉得自己很差,但也很有進步,我听着听着,感觉他修得很累,他也说是感觉自己很累。其实,他就是把那些垃圾当作自己的东西了,所以,老是在过关。

跳出人的思维、个人修炼的框框,站在正法中的神的角度看,色欲这个东西,我理解是肉身自带的一些因素,在肉身没有完全被高能量物质转化之前,还是带着的,只是多少的问题,同时,还有一个谁当家的问题,是色欲控制这个人体呢?还是神的正念主宰这个人体?

这位同修他老是感觉自己的色欲心还有,所以,老想把它去干净,要达到完全干净,目前还真是很难很难的,邪恶也看到了,好,他想去色欲,他把这些当自己了,那就让他好好“修”吧,于是,邪恶把宇宙中的垃圾往同修身上扔,让他去“修”,更坏的是,邪恶还演化一些过关的假象,让他觉得在“提高”,“修”掉了一批垃圾又来一批,让他感觉自己怎么越修越差呢?就象这位同修讲的:“色欲是第一关,我还没过,我真的很差。”很苦,也很累。

我和他交流了我这方面的体会,其实,要说我的肉身色欲也是有的,可是,我真的没有把它当自己,它是它,我是我,它来了,能代替我吗?有时候,我跟它说:你主宰这个身体这么多年,现在该我来当家了。它来我就清,有时忙不过来,也顾不上管它,每天要学法、背法,还要做大法工作,讲清真象救众生,哪有功夫跟它磨呢?所以,我知道它还在,可那有什么关系呢?这个身体我说了算,它想当家我就清除它,它作用不大就在旁边呆着,邪恶也钻不了空子,它们弄来的什么“情关”、“色关”,我也不上它们的当,自己也感觉轻松自在,有师在有法在,自己越来越能主宰自己,越来越清醒,还能不轻松自在吗?

正是因为总把垃圾当自己,使自己在邪恶设的一关又一关中苦苦的过,还觉得自己在“修”,“意不坚 关似山”[3],如果不能坚定自己神的意识,不能坚定的把基点摆在救度众生上,那真是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翻得再多啥也不是,自己还累得半死,还是个梦中人,还是出不了凡啊。当然更谈不上神通大显了。

以上种种说法,经常闻于同修之中,听起来好象是谦虚的表现,其实言外之意无非是“我不行,没有功能,只有特殊的同修或者修得好的同修才会有神通。”这都是悟性上不来、对师父与大法不够坚信的表现。

下面,我讲一个我认识的同修的正法经历,看似平凡,却是神迹,神通大显的真实体现。(待续)

注:
[1]《转法轮》
[2]《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3]《洪吟(二)》
[4]《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