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市教养院恶人金玉成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径(图)


【明慧网2004年5月5日】金玉成,男,50多岁,退伍军人,从部队转业后,曾在朝阳轴承厂工作;后调到朝阳市司法局,任政治处主任;1987年以后,调入朝阳市教养院即西大营子教养院,当时任副政委。自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后,从2000年起,金玉成当上了副院长,开始专职负责迫害法轮功。

四年多来,金玉成一直都在不遗余力的执行江泽民的邪恶指令,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而不悔悟。

在西大营子教养院,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全部被集中在一起,成为一个独立的第四大队,另外还有少部分劳改犯人也被编在四大队,他们实质上是被教养院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而金玉成却是四大队的专管。

2002年12月份,金玉成在教养院饭堂召开全体大会上,把法轮功和“美国反华势力”联系在一起,硬往政治上套。同时对六名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说:为了你们的家庭,为了你们的生命,我们要打击你们,如果你们要乱来,后果公检法都不负责任。

12月中旬,金玉成亲自召集院长助理程贺田、管理科干警杜垒、四大队大队长戚永顺等多名警察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迫害。这期间,李杰春被电昏过去好几回;刘学40来岁,是北票矿务局工程师,在一楼禁闭室被高压电棍电得大声惨叫,凄厉的叫声连住在二楼的法轮功学员们都听得清清楚楚。杨修凡被连续电击了几天,他的手背、脖子、头部大面积红疙瘩黄水泡。王健被整整罚站三天三夜,腿、脚脖子肿得特别粗,看着都吓人,两脚肿得穿拖鞋都困难。倪俊华被劳改犯人周锋、闫正平、张宏武毒打。周锋拿椅子板打倪俊华的左手掌及臀部,板子都打断了。倪俊华的左手掌、两脚脖子往上一直到臀部上方大面积是紫红色淤血,两腿肿得很粗,晚上睡觉脱裤子都需人帮忙,躺在床上连身都翻不过去,走路十分困难,大便蹲不下,只能弯着腰半站着,同时每天罚站,一共八天时间,到后半夜两三点钟有时到四点钟或整宿不让睡觉。

2003年4月30日,由于杨修凡、刘学、倪俊华声明去年10月份对他们的强制转化作废,金玉成又一次组织了管理科杜垒等人与四大队戚永顺、房金森多名警察对这三名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迫害。刘学被7根电棍同时电击,脸色苍白,呼吸急促特别痛苦。杨修凡带着手铐,被申庆利等劳改犯人按着手、脚躺在地上,警察们对准他的心脏、脖子、前胸后背电击,电击部位都是黄色水泡。当日晚饭后,杨修凡又一次遭受了戚永顺等多名警察的电击,这位老人痛苦的叫喊声不停。金玉成还叫与其一起当过兵的战友、法轮功学员倪俊华跪在他的面前,由恶警杜垒等人在他的脸上、脖子上电击。

2003年9月初的一天,凌源法轮功学员吕大伟被非法绑架到教养院。刚到教养院门口,金玉成就对等在那里的一群警察说:“准备电棍!”随后将吕大伟抬到禁闭室,金玉成亲自上阵,带领几个科长和队长(其中有大队长戚永顺和中队长高志国)同时用4根电棍电击吕大伟,之后将他戴上手铐、脚镣关押在小号内。第二天金玉成重新找来杜垒等四名警察再一次对吕大伟实行电击迫害。后勤大队长王文杰往吕大伟身上泼水進行电击,并把电棍插到吕大伟的嘴上放电,吕大伟嘴肿起很高,满脸都是电火烧伤的一个个紫红泡,上面是一层黄色水泡,身体多处被烧伤,惨不忍睹。当吕大伟的妹妹接到教养院的通知来接吕大伟回去时,见他们把人打成这个样子,愤怒的质问是谁打的,这些行凶时还不可一世的警察们,此时竟无一人敢站出来承认,最后妹妹流着泪将他接回家。

以上只是金玉成几年来对待法轮功学员所作所为的几个片段,金玉成更多的犯罪事实非几页薄纸能写完的。在此,大法弟子奉劝其认清形势,赶快停止迫害法轮功,善待大法弟子,将功折罪,莫等罪刑加身,悔之晚矣!同时我们也呼吁“追查国际”对金玉成進行追查。

金玉成住址:长江路二段55-46 (燕南社区)
办公电话:3300235;宅电:2814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