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下半年吉林省女子监狱部分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5月6日】2003年7月以来,女子监狱里的大法弟子陆续摘牌、罢工。坚持炼功,不穿囚衣,遭受了极大的迫害。这是同年5月逼写“四书”之后,对大法弟子第二次大规模的迫害。

* 绿化大队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绿化大队属十一监区,归卫生科管。卫生科科长姓黄,极为邪恶。队里有一叫尹玉琴的罪犯最为邪恶。

大法弟子田秀露因在劳动现场与功友刁栓云说话,被关小号一日。田秀露抗议非法劳教,拒绝劳动,被绑在“死人床”15天。

大法弟子苏红因炼功被绑在“死人床”7天。

大法弟子刘霞因炼功被关小号13天,绝食9天。

大法弟子孟宪丽因炼功被关小号4天。

2004年春节前夕,大法弟子苏红因被搜出经文,又被绑在“死人床”上。后绿化大队全体大法弟子绝食;9监区11名大法弟子全体声援,并给监狱长写信,要求放人,否则全体绝食;12监区(原14监区)大法弟子声援。苏红于大年三十中午被松绑。

* 三监区大法弟子(现已都被调到别的监区)被迫害的事实

大法弟子刘双慧因不穿囚服被迫害87天,其中74天被关小号,13天被绑在死人床上。小号内又湿又冷,被褥薄、衣服又单,又被上大挂,手被冻伤了。

在被绑死人床时,学习班组织买淫的犯人刘春洋将棉被死死蒙住刘双慧,另她差点窒息。(后来人了才将棉被掀开)又将秋衣秋裤扔到楼下……刘春洋在用被子捂刘双慧时,威胁她说:捂死你就跟捂死一只小鸡似的;还放狂言:“你找监狱长也没有用,教育科直接由武监狱长管(学习班归教育科关),监狱每年都有死亡指标,对待法轮功咋样都不过份,法轮功已经死了几个了,再死你一个也没啥!”简直嚣张到了极点。

* 9监区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

尚管教(2003年刚从警校分来)极其邪恶。

大法弟子孟庆龄因炼功被关小号,犯人把她从楼上拽到楼下,边拽边打,尚管教就在一旁看着。

大法弟子刘凤荣因炼功被关到新楼四楼东侧的活动室里,被绑在“死人床”上。夜里要上厕所,罪犯程艳(极其邪恶,在劳教所、看守所就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不让,叫憋着。刘凤荣憋不住了就喊。程艳就用被子捂她,捂得刘凤荣透不过气来,后被走廊里的犯人报告给看守班管教,刘凤荣才得救。

陈利华因炼功被关小号。

* 12监区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大法弟子王香杰、敏永平因不干活被绑上死人床。看管的犯人不让王香杰上厕所;敏永平被打得鼻青脸肿。

原12监区承包生产的于队长极为邪恶。

原6监区迫害大法弟子情况:

承包生产的胡秀梅极为邪恶。

大法弟子司雪莹因炼功被绑死人床上15个月,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 6监区(原6和12监区合并而成)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恶警:于队长、张晨雨

2004年春节前夕,大法弟子关艳玲、宋丽、敏永平因炼功被绑上死人床;陈艳梅因不照像被绑死人床。

有人在洗澡时看到关艳玲的眼睛都被打肿。

敏永平被绑在死人床上时,门窗都被打开,她被冻得抽搐。

* 8监区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从2003年8月中旬,8监区相继陆续被分来了很多大法弟子,罢工的大法弟子一直被关在监舍内。

大法弟子乔惠、项晓敏、班慧娟、王丽、赵贵凤、董贵玲等因不干活、不戴牌被迫害情况极为严重。董贵玲被绑死人床一个月有余,松绑后不能走路。王丽、班慧娟等被绑死人床。赵贵凤在被迫害过程中曾割碗。乔惠、项晓敏等从8月起一直被分别单独关在监室里,不许下楼并由犯人看管。

恶警:郭队长、李连凤(教导员)

八大队一名叫朱春燕的犯人最为邪恶。

* 原14监区迫害情况:

大法弟子景凤云因不穿囚服被绑死人床;于文艳因炼功被关小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6/73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