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教养院对我的父亲王文安的劫持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1日】我的父亲叫王文安,今年61岁,为人老实厚道,在本溪消防塔东小学附近修鞋,还经常义务给人修理,是位心地仁厚的长者。我父亲以前身体不好,但自从他修炼法轮功以后,父亲的身体就变得非常健康。可是好景不长,自从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以来,街道、派出所、父亲单位经常到我家進行骚扰。

在2002年4月23日晚上9点多钟,明山区紫金派出所四名警察非法闯入我家,将正在睡觉的父母亲强行带走。抓到派出所后又双双送入本溪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恶警把我58岁的母亲非法教养二年,送入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把我61岁的父亲教养二年,送入本溪市威宁教养院。家中只剩下我们姐弟二人,无奈我们姐弟二人来到紫金派出所质问民警我父母犯了什么罪?他们说:我父母扰乱了社会治安。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啊!

2004年4月23日,是我父亲被非法教养整二年之日,也是获释之日,可是本溪教养院却又非法给他加了76天。初见我父亲时,我们都哭了。父亲瘦得我们简直不敢认,腿也瘸了(听别人说好像是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被用绳子绑上,什么时候说不炼了,什么时候才把腿拿下来造成的),父亲显得很苍老,说话也有气无力,好像精神上压力很大似的。

父亲他们的伙食非常差,冬天连菜叶都看不到。父亲他们每天还要‘学习’,所谓学习就是洗脑,如果学习不好还要加期,我父亲就是被这样加的刑期。刑满这天,我和家人来到教养院接父亲我们几经周折找到了教养院的副科长张斌,副科长说:对你父亲加期是院里的决定,因为他学习不好,我们要求教养院拿出国家法规,关于加期的规定和关于加期的相关手续,他们却拿不出来,最后说:他说了不算。我们又找到了副院长,副院长也同样说:这是院里的决定。我们很不服气,副院长说我们态度不好,不跟我们谈,最后还说:我们可以去告,告哪都可以。难道这么大个国家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吗?

现在我和家人为父亲的处境非常担心,也为母亲担心。我们呼吁社会上的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解救我的父母亲,还他们的人身自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