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局长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6月1日】五·一节被邪恶视为敏感日。4月26日,大法弟子老陈被通知到局长办公室谈话,一路上老陈都在发正念。他心里很清楚,谁会参与谈话,谁谁会怎么说,他心里都有数。

老陈一走進局长办公室,几个人都到齐了。局长们一反常态,一脸的严肃。局长指指另一张椅子,老陈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局长说:老陈啊,我们几位局长在一起议论了一下,决定集体找你谈一次话。前几年,每到这个时候,我们都为你高兴,不是市里劳模,就是局里先進,为你戴大红花;这几年……

老陈接过局长的话,免得他说出错话,再造业,就说:你们不找我谈,我也要找你们谈,今天正好,各位局长都在,我就把话说清楚。你们也别误会,我不是要名,也不是求利,我只是要讨个公道。我这几年的工作和前几年的工作相比,不但没有少干,而且份额还增多了,质量还提高了,这是事实,你们也是承认的,在不在处长的位子上(老陈在99年425前担任处长,后被无理免去)我不在意。但这是一种迫害,残酷的迫害……上面有文字通知也好,电话通知也好,我只是问你们局长:你们没有个性,没有思想,不去思考,不去观察?还有更甚者,610还雇人盯梢我、监视我,连我家的电话、我的手机都被窃听。

老陈接着说:去年春节前,我打电话给房产公司的朋友,相约几时去,是为了我儿子选公司房子。我的车子刚到,那两个监视我的人也到了。据我观察,这两个人已经跟踪我好久了。我突然走上前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老跟踪我?他们没有想到我会来这一招,一下就愣了。在我一再追问下,两人说出了实情。既然花钱招收来的,又不明真象,我就给他们讲清真象。我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是最善良的人,是按照“真善忍”去做的。99年7·20以前全国有上亿人在炼功,现在媒体上报道的都是谎言,编造的。

他们就问我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们讲那是在演戏,不然怎么会有警察提着灭火器、灭火毯在天安门广场上巡逻呢?那个被严重烧伤、连气管都切开的小女孩还能接受记者采访,还能唱歌?我问他们,见过烧伤的地方能打包治疗吗?他们回答是只能敞开治疗。我说你们看看电视上的画面,怎么包扎的严丝合缝的?他们一下子明白了。说这不是栽赃、陷害法轮功吗?政府怎么会这样干呢?我只好给他们说,这是中央某些有权的人出于妒嫉炼功人多于××党员的人数而下的毒手,拿上亿炼功的人不当回事。你们不就是他们层层花钱雇用的吗?你们是在为他们做打手、帮凶,自己还不知道。他们说,从现在起给多少钱也不干这种害人的事了。

可是,没过几天,我到商场去购物,发现又有人在跟踪我。我把自行车放好,到里面去观察,果然不出我所料,他把我的自行车要搬到别处去,我从后面抓住他,问他是干什么的。他瞠目结舌,无言以对。我就让他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不然就送派出所,作偷车人处理。那人只好将跟踪不上我,只能采用移动车位,让我行动受挫,达到不被跟踪目标甩掉的目地。经我進一步盘问,那人一五一十全给我说了。我说你是受蒙蔽的,于是就把真实情况给他讲清楚。他说,我以前总有些疑惑,现在听你这么一说,知道了法轮功是好功,炼功人是好人。今后,宁愿当乞丐,也不干这种抓炼法轮功人的事了。

监视我还不算,他们为了断绝我和外界的联系,还在我居住的小区里设岗,连我亲姐姐、姐夫都不让進,怀疑他们是炼法轮功的。你们为我想想,35年的党龄,9年的处长,为××党我是拼命在干,结果自由、人权被无端掠夺,人格、名誉被无理践踏!我可能是你们中的某一位哪一天的一面镜子。我们同在一个局工作,最短者也相处有18年了吧,我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法轮功的情况你们不清楚?我作为一个炼功人,从善的一面我忠告你们:不要以为事情不是你们直接干的,是执行上面的,就没责任。见到恶的、坏的、丑的不制止,就是默认,默认就是助纣为虐,就是为虎作伥,就是推波助澜!等到真象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你们决不会站在干净的一边。自然,玩政治阴谋的人,不会把自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总是披着民族、国家、人民这件华丽的外衣,干着自己罪恶的勾当。从这一点上说,你们也是受害者。要想自己清楚、明白、不受害,我告诉你们一个网址,你们自己好好看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