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暴行


【明慧网2004年6月10日】我是在1996年4月份得法的。

2000年2月份我和另外一名大法弟子上京上访被北京公安抓了,北京公安又通知当地公安把我带到乡政府,刚下车,我就被摁倒在地,七八个恶警大打出手,把竹竿打烂了三根。

还有一次,我被从家里绑架到乡政府,派出所所长说呆几天就放我回来,去了不几天,恶人就叫被抓的大法弟子骂师父,不骂就大打出手,他们用的凶器是四本图报书圈成个圈儿,专打脸,把大法弟子的脸全都打变形了。打人凶手有:孙晓龙、杜秋、桐宾,是乡政府里的人打的,把田红敏都打昏了过去,把我打得满身青紫,脸都变形了,眼睛红肿。后来,我看到看着我的恶人都不在,我就找机会跑了,出来后我就揭露他们。

在2001年4月25日,四个邪恶之徒把我从家里绑架到乡政府,说我揭露他们的恶行了,把我绑架到乡政府后,他们打了我一顿。后来,就把我送到周家庄,锁在一间屋子里。这时,我想我得出去,我不能被关在这里,我得出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就使劲的推门,突然两把锁锁的门就开了,奇迹就出现了,我逃出了魔掌,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在2002年2月28日,恶徒又把我从家里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里。那里的恶警及邪恶之徒,不准大法弟子说一句话,不准出一点点声,只要大法弟子互相说一句话,恶人就大打出手。有一次,一个叫田福英的大法学员在厕所里说了一句话,就被邪恶之徒步灌了三大暖瓶水,灌得她嘴里直往外淌水,灌完后就把她手脚全铐在床上,一宿的尿全尿在床上,把裤子尿得都能拧出水来,寒冷的冬天又不让晒被子。该大法学员现在还在保定劳教所被非法劳教。

还有一位大法弟子被抓来之后,每天晚上双手都被锁在床上,有时候双脚也被铐在床上,恶徒一连铐了她40多宿。特别有一个男大法弟子叫范胜,定兴县公安局的人去洗脑班打了他三次,每次都把他打得遍体鳞伤,下不了床。打他的恶警是定兴县公安局副科长:张军、李俊冷,610主任时田元。

还有个叫郭梅的大法弟子,有一天,恶人把她叫出去带到了别处把她吊起来打,最后,恶人是叫别的大法弟子把她背回来的。第二天又把她双手双脚全铐在床上,整整铐了一天,直到黑天吃晚饭的时候才开铐子,打得她好几天下不了地,走不了路。

还有一个是固城的大法弟子,她被用铁链子吊在护栏杆上,两只手被吊得肿得象馒头一样,肿得老高老高的,吃饭的时候,给她个碗她都拿不住,把碗掉在地上打碎了。

虐待的酷刑有:站军姿、蛙跳、单腿蹦、双腿蹦、做俯卧撑(一做就是50个和100个)、叼尿桶跑、晚上叫大法弟子背着人跑。

打人的邪恶之徒有:李爱军(主任,30岁)、马凯华、王志刚、李刚、刘永春、张志远、李长青、篓标文、张克新、杨清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