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北林业局任兴芹:我儿子、女儿先后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2004年6月11日】我叫任兴芹,家住在鹤北林业局12委204号,(电话0468-6036695),我们全家人97年得法修炼,我想说说这四年来遭受的迫害。


任兴芹的儿子、女儿先后被迫害致死

2000年春节前,我和二儿媳王玲、二女儿贾秋梅、三女儿贾冬梅及其他大法弟子先后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遇到了来自双城、大连、河北、陕西、湖南等地来北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后来我们被带到黑龙江办事处,初一被带回鹤北看守所,不法官员把我们身上的钱全部搜走,他们又把我女儿贾秋梅、还有十几位同修强抓進看守所,晚上不让我们睡觉,在走廊里罚站,让我们摆“金鸡独立”“开飞机”“蹲马步”等各种方式折磨。那些日子里,他们想方设法折腾我们,若不服从,就连打带骂。

我二儿子贾永发在7.20以后,给当地机关写信讲真象,1999年11月4日被公安非法抓進看守所,我常常听见他被警察和犯人殴打谩骂的声音。2000年2月,他被送佳木斯劳教所,但期满后却不放人,听说是本地部门往劳教所送钱不让回来,怕闹事,我儿子问劳教所长为什么加期,所长说:有能耐你就跑。

2000年11月3日,我儿子同十几位大法弟子一同跑出劳教所,只有他被抓了回来。恶警让他对着便桶用皮带抽、坐老虎凳、用钳子夹手指盖、浇凉水、夹子弹头等酷刑来折磨他(详情请看明慧2002年3-4月份报,他托人从劳教所捎出的一封信),我儿子说:做个好人没有错,修‘真善忍’没有错,几次绝食抗议要求释放。

2001年10月3日恶警强行给我儿子灌食,他出现异常,被送到市中心医院抢救,劳教所给鹤北公安局打电话让去接人,我到那里一看,我儿子给折磨得不成人样;脸色苍白,没一丝血色,目光呆滞。回到家仅仅十几天,他又被610邪恶之徒从单位抓走,政委高秀诺按着他的头往墙上撞,狠狠的说:让你嘴硬。这一次我儿子被关了20多天,他又一次绝食5天,于2001年11月29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5岁,后来警察说贾永发的肺、气管在灌食时插坏了。

200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9点15分,我孙女刚上晚自习回来,国保科的干警陈江宾就来敲门,進屋就问:“这么晚了还点灯?”我说不点灯我孙女怎么学习?他看见炕上放着书就过来看,没发现什么就走了。××党的天下,连老百姓点灯都不让?!

由于对法认识不清,我第一次進看守所时写了保证被放出来的,可他们三天两头老找麻烦。2001年12月29日,二女儿到三女儿家串门,又被610科长国书军、郑文山抓了進去,这一次关押了两年多(其中劳教一年)

2002年4月29日,公安局长陈永泉下令抄了我家,又于5月11日到我大儿子住的林场去抄家,抓捕大法学员十几人,没收5台电视机、6台VCD、1台录音机,大儿子被非法劳教两年,大儿媳被罚5300元保释出来,其他同修也遭罚款(有十万多元),他们不给开任何凭证。林业局长邓恩元说:“非得让法轮功吃不上饭!”

2002年5月29日,我和大女儿又一次被抓到看守所,家里只剩下8岁的外孙女和上中学的孙女没人照顾,女警田霞骗我说,“你外孙女被人打坏了正在住院,你家房子漏水了,快说别练了就放你们回去!”我说:“法轮功好得很,怎么能不炼呢?”一次放风时因为一点小事,恶警不让我大女儿吃饭、罚她站,我发正念除恶。没几天,恶警的儿子住院花了2-3千元;因为我被迫害得大便干燥,上厕所时间长一点,她就使劲的催,没几天,她自己也干燥了,她哪知道这里的因果关系呀。恶警李鹏让我骂师父,我说不会骂人,有好多次叫我骂,我说:“五讲四美哪去了,××党就教你骂人哪?”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说了。

2002年底,政保科科长国书军找来记者录像,记者问我:“你儿子、女婿都炼法轮功死了,你怎么想的?”我说:“我儿子是让你们迫害死的,大女婿(大女儿贾永梅之夫2002年腊月29喝酒致死)他不是炼功人,大家都知道,你们怎么能往法轮功身上赖呢,这不是说瞎话吗?”后来记者就不录了,狼狈收场了。

2003年4月4日,我在看守又被关了10个多月,才把我和二女儿贾秋梅放出来,出来时都不会走路了,但是他们就是不放三女儿,姐两个不写悔过书,劳教期满被610从佳木斯劳教所接回当地看守所关押。所长张建国说:“拿钱就放人。”我说:“哪有钱?”姜说:“你三女儿不是没离婚吗?让她丈夫拿钱来。”我三女婿回关里了,他姐姐拿了1000元钱,姜又说:“得2000元才放人。”我又到林业局找领导,他们不是推就是躲,后来我又找国书军要见我三女儿一面,他说:“不行,要不还让你進去,让你死里边!”我说:“国科长,我不会再進去了,也不会死里了,再進去的应该是那些坏人了,我们师父说过,给你多少钱都不如给这个法…。”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就开始破口大骂,我知道他为什么骂我,他做贼心虚,他勒索很多大法弟子家属的钱。

2003年5月7日,我三女儿贾冬梅被虐待不行了,才让去接人,三女儿在鹤北看守所度过了四个春季,于2003年5月19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3岁。贾冬梅的劳教期是一年,而鹤北公安执法部门超期关押这么长时间,国家的法律何在?我要揭露这惨无人道的残酷罪行,请善良人们给与我支持与帮助。


大女儿贾永梅被电棍电、罚站

在女儿关押期间,政保科610的国书军、陈江宾、郑文山等人用电棍电我大女儿,问资料哪里来的,见大女儿不说,吊了两个多小时,又把二女儿吊了三天,直到昏死过去才送回看守所。12月天气寒冷,三女儿贾冬梅和谭喜卿、韩立香、贾永梅等人在走廊里被罚站17个日日夜夜,腿都肿得穿不上裤子。后来绝食抗议才被释放。

2002年5月14日,610陈江宾提审我大儿子贾永存,陈大打出手,把贾永存的牙打掉了半个,国书军把贾永存吊铐6个小时。

2003年元旦中午,我大儿子正在给食堂劈柴,恶警刘文举酒后对我大儿子说:“我一看到你们全家就来气!”见我儿子不吱声,过来就是一个耳光,“让你不吱声,让你们炼,你们一家给安徽人丢脸!”刘文举一阵拳头把我大儿子打倒在锅台边,直到食堂的杨师傅等人过来才住手,当时打得他头昏眼花,第二天在耳朵里掏出许多血块来,几天后才恢复听力。

2003年5月21日,大儿子要去送三妹的遗体火化,遭到邪恶们的反对,说不服从管理,把他送回看守所,一路上遭到恶警吴德海、朱亚男两人的夹击,左右开弓,暴风雨般的拳脚打在头上、脸上、两肋上,下车后又带到管教室(没有监控,经常用来提审犯人过堂,这个班的人自称是黄金打手,恶警吴德海说:“你们谁敢告我,我先让你不好过,我哥是反贪局的,在哈尔滨专门查这帮当官的,哪个官没问题,只要一查都老实。”)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足有半个小时,直到我大儿子虚脱了,倒在地上,吴德海用脚踩着他的脸说:“让你装,给我起来!”又一阵踢,把我大儿子眼眶都踢青了,浑身直抽搐才被架回房间,我儿子说二十多天胸疼得很厉害,不敢直腰,不敢呼吸。我这才明白了他们不让我见孩子的原因,一直到7月份他被送往佳木斯劳教所。

今年3月份,我局出现了大法真象资料,他们怀疑是我二女儿撒的,国书军带人抄了我家,强行拘留二女儿15天。

善良的人们哪,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只希望你能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们修炼‘真善忍’何罪之有?难道江××说正就正,说邪就邪吗?一言堂独裁专政害了多少善良的人?文化大革命被迫害的不都平反了吗?历史刚刚过去怎么能忘记哪?我们虽然是受害者,但真正受害的还是你们,被江××流氓集团给欺骗了,它扼杀了你们未来的生命,赶快清醒过来吧!共同抵制这场迫害。我说出这些是希望跟随江氏的邪恶们弃恶从善,加紧赎回你自己所犯的罪孽,趁现在还来得及,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否则,等到真象大显之时,后悔晚矣!


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有关电话:
鹤北林业局政委高秀诺宅电0468-6031580手机13069956499
管教员吴德海
国保科干警陈江宾宅电0468-6302018手机13019023631
610王洪江0468-6039595
鹤北局局长邓恩元0468-6030888
政保科罗金雨宅电0468-6039324
书记郭振起6030818
看守所所长江建国
610关改山
610国书军宅电0468-6039378手机13019029613
片警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