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诸城市大法弟子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12日】在2000年春节前后,我们单位非法关押10名進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至此,已有20几名大法学员因为修大法而被开除、留厂察看等。因進京上访,有的大法弟子被警察打得鼻青眼肿,腿不能走,只能爬。大法弟子宋诚梅被打得两腿、臀部青紫,不敢坐,并分别被罚款2000——4000元钱。

2000年2月25日(正月20)我進京上访,在当地车站被警察截住,我俩被带到城关派出所,那里已经非法关押4名学员,因在广场炼功被抓的。我们被录了口供,“進京上访,要求炼功的和平环境”,被非法脱衣搜身,钱被搜走,交给所长张凯。

凶手曹锦辉(在公安局治安大队,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被它打过,明慧网曾曝光其恶行)指着我们说:“我都不喜(愿)打你们,怪使(累)人的。”但是曾有一学员警告它“山东省诸城市不许打人”,曹锦辉上去“啪啪”两记耳光,说“你看共产党打人不?”

中午我们被转到人民路派出所,因我们坚持认为上访是合法的,就被强制坐在水泥地上。这就是江泽民鼓吹的人权最好时期,它不让人说话。那天刮着北风,下起了雪,我们被铐在排椅上过了一夜。因为太冷,晚上根本睡不着。因为家人受谎言蒙蔽太深,对我的做法不能理解,态度很凶。派出所逼迫我丈夫配合管我,说“至少你们是夫妻,就得管。”逼他交钱,不交就从工资里扣。我丈夫就把气撒在我身上。下午,我们被转到厂内关押。晚上我丈夫去看我,说“要罚款,钱不够,一家人怎么生活呀。”我劝他不要理它们。可它们纠缠得他没有办法。

第三天是星期天,保安部长王作堂拿纸来,逼迫写个招呼,按他说的写,当时觉得话中没有损害大法的意思,就写了“遵守厂规厂纪,不越级上访”。当时我不知道我大姐已经去公安局交钱去了,说是罚款5000元,取保候审,期限一年。说是市里的新标准。因为我下岗,没钱,我姐到处托关系,才降到3000元,必须我区公安局签字,签字后才知道那上面印有诽谤大法的话,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在此我声明那签字作废。从此,我被克扣工资(我属下岗职工),被非法监控,限制自由。8月15日,人民路派出所提审我,因我坚持修炼,恶警就把取保候审的3000元钱没收了。造成家人不理解我。这都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