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仰、反对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12日】自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江××违背国家宪法,利用造谣诽谤,通过宣传媒体对法轮功進行诬蔑,用尽各种酷刑和流氓手段来打击法轮功学员。但时至今日,快五年的事实证明,法轮功学员没有被邪恶吓倒,在看似强大的造假宣传中,更显修炼人的伟大。

我家住在辽宁省义县的闫家屯,1996年我有幸走進大法修炼。修炼后,我受益非浅,从心理到身体都产生了一系列的升华,自身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明白了做什么事情都要为别人着想,“真善忍”成为我的生活准则。是法轮大法使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好人。

1999年10月我依照国家宪法,進京上访,去向政府反映一个普通公民的心声。结果被警察无理抓捕,抢走身份证,受到无端的谩骂与殴打。几天后我被义县头道河乡派出所副所长李国宗押回义县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一个月里,他们用邪恶的恐吓让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软硬兼施并没有对我起任何作用。最后派出所所长李福全让我家人拿5000元钱,才放我回家。这第一次的敲诈只是对我迫害的刚刚开始……

1999年12月5日,恶警王树庭、李福全等人,以澳门回归为由,怕我進京。毫无道理的将我与其他14名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并关押,并强迫我们每人交200元钱,我们与他们讲理,并绝食抗议后,无条件的将我们释放。

然而邪恶的迫害与谎言仍在强奸民意,为了不让世人再受欺骗,为了证实大法,我于2000年1月又来到了北京信访办,刚说几句就被警察送到了临时关押大法弟子的龙凤宾馆。在那里他们对大法弟子進行无端的歧视与谩骂……两天后,我又被李福全押回义县看守所,并勒索我家属2000元钱,将我放回。但从此,我的家里不再有安宁之日。恶警及乡政府人员经常上门骚扰,使不明真象的同乡产生误解,造成恶劣的影响……

因我在家坚持修炼,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继续向社会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因此经常受到恶警监视与尾随,我的日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在这种情况下,我于2002年再一次進京上访反映实际情况,证实法轮大法让我成为一个真诚善良的人。由于我身体长期处于被迫害中,所以这一次進京上访被抓,在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不久后,身体出现极度虚弱,几乎面临死亡。北京公安怕出人命担责任,加上当时北京有许多国外媒体非常关注法轮功问题,随时给予揭发和指责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因此他们无条件的将我放了。

回家没几天,我身体还处于恢复阶段,所长李福全又找上门来,他看我身体状况实在太差,没有将我带走,我却被迫流落他乡。2002年5月,我回家看望生小孩的妻子,恶人李福全得知后,将我抓到义县看守所。在那里,我受到恶警和犯人的任意打骂,我只能绝食抗议,他们给我鼻孔插管灌食,强行输液,其实是用这种办法继续迫害和折磨法轮功学员,同时在掩盖他们的犯罪。后来他们认为我太顽固,便于2002年6月12日由李福全为首的三名恶警将我送往锦州教养院。但因我体检不合格而拒收,这才让回家。他们用尽了邪恶手段也没有改变我对“真、善、忍”的信仰。

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江××一伙恶人凭仗权势,捏造事实、造假宣传、颠倒黑白,而这一切就是为了满足江××一个人的妒忌之心。

自迫害开始以来,中国官方内部统计从1999年7月20日到2002年10月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就有1600人,而被非法判刑、被劳教、拘留、罚款、遭到各种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更是无计其数!面对铁一般的事实,中国大陆新闻媒体、司法机构、执法职能部门不但不实事求是,对世人还谎称对法轮功学员是“春风化雨”。作为首都的信访办更是为虎作伥,成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刑房。种种事实在证实着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大法开传十二年来,已传到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收到1000多项褒奖,赞扬法轮大法使全世界的大法修炼者身体健康、道德回升。许多国家的法律专家,人权组织,新闻媒体都在谴责江氏一伙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如今江××及其追随者已在全世界被许多国家的大法弟子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践踏基本人权罪”被告上国际法庭。

天网恢恢,法理昭昭迫害好人的人终将受恶报。

可贵的义县家乡人民,希望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