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献县农妇自述几年来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12日】我是河北省献县法轮功学员,今年59岁,小学文化。我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法理不断的修自己这颗心,学会了宽容,善待周围的人,时时事事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逐渐的我的一身病都好了,没花一分钱。这样的好功法,江泽民为了自己的私欲,在妒嫉心的驱使下开始镇压。

99年7.20我去北京上访,还没到信访局,在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劫持到派出所,后被送回家。单位负责人在江泽民邪恶的残酷迫害的高压驱使下,逼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单位开了揭批法轮功的批判会,把我找到单位,十几个人轮番攻击大法,强迫我保证不再修炼法轮功,让我说炼法轮功是受骗上当了,说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我没有配合他们。我说:我不能说瞎话,没有人骗我一分钱,我也没有受骗。通过炼法轮功我的病都好了这是事实,好就是好,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能分不清好和坏吗?他们无计可施,就用扣发我退休金迫害我,我向他们讲真象,主任说:上边不让给,谁有权听谁的,等你们平反了,我马上转过来。

为了说一句真话,按照人的合法权利信仰自由,公民有上访的权利,为大法讨回公道,为师父讨回清白,1999年11月初二(农历)我又去北京上访,结果被抓,他们把我写的上访信全部撕掉,将我送進天安门派出所。我被县公安局国安大队接回后,关進了看守所。在提审时问我:你不知道不让炼了吗?已经定为 ×教了还去上访。我说:知道,我认为不是那样的,我认为是正法,太正了,为了做一个好人,为强身健体,修“真善忍”不偷不摸,不吃、喝、嫖、赌、贪,没触犯国家法律,我认为没错。他们说:不写保证书,把你弄到大沙漠去,枪毙。我说:人都得死,早死晚不死,我这么大岁数了,死有什么可怕?为真理而死,为大法而死,值得!他们只开了一张行政拘留15天的条子,可是我被关了半年,不写保证就不让出来。

在看守所里,每人每天只给四个玉米面小棒子,几根萝卜条,两碗稀粥汤。可是,每天的生活费却高达20多元。10个人住的监室让我们睡25个人,刑事犯睡在炕上,我们大法弟子挨着大粪桶睡在水泥地上。不许家人给我们送被子,只得高价买他们的被子,每床薄被100元。还得给他们干活,干少了就挨打。看守所恶警张春斩,张口就骂人,脏话不离嘴,还打坏过不少犯人,男大法弟子吕万杰被他打断两根肋骨。

2000年5月份,我被非法转送到西城精神病院迫害。在那里,只要说大法好,他们就说是精神病,强行让你和精神病人住在一起,让精神病人看着你,有炼功的就让他们报告。每天精神病人有打的闹的、有哭的、有笑的、有唱的、有跳的、有专门偷吃别人东西的,你洗个东西晒上,不一会儿就被他们拿走了。晚上打点水洗脚,他们过来一下子抓住你的腿说:大姨,我给你洗。吓你一大跳。还有专门要别人东西吃的。干什么都有,恐怖极了,没病也得吓出病来。法轮功学员还一日三次被灌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灌了药后,还有恶医强制让你张开嘴,看你的舌上舌下,看你是不是真吃了。如果发现你没吃,就给你过电,扎电针电你。精神病人一过电都难受得嗷嗷直叫,那个滋味是常人无法承受的。在电刑时间过长药量过大的情况下,我两次昏迷。吃了药后,张不开嘴,说不了话,走不了路,吃不了东西,坐也不行,躺着也不行,心里的难受劲儿无法用语言表达,痛苦极了。在这种没有人性的邪恶至极的残酷迫害下,心智迷失,我被迫按他们写好的话抄写下来,签上名字,按上手印,就算是不修炼的保证书了(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这才被家人接回家。

回家后,恶警们经常到家骚扰我。2000年7月,恶警到我家说:明天你到公安局去拿你的保证书。到公安局后,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还问我写了保证书为什么又反悔了,为什么说了话不算数。我说:那是高压下所为,是你们逼我写的,不算数。师父教了我大法,我不能背叛师父。大法就是好!就这样又把我关押了30天才放回家。

2000年腊月初八,恶警林兰村和小顾(名字不详)突然闯入我家,以看我为名,到处乱翻一气,看见了我的大法书和真象传单,又强行带我到公安局,逼问我材料哪里来的,谁给的。我说门缝里捡的。他们说,门缝里能塞進这么多吗?我说还有马路上捡的呢。他们不相信,便叫我说出是谁来。我说没看见哪,不能瞎说吧!他们非叫我说不可,我说:那就说你吧。就这样我又被关進了看守所(15天)。春节前要我姐姐担保,吃、住看管在姐姐家,就算放回了家,还经常到姐姐家骚扰。2001年腊月,我在回家的路上,国安恶警以林兰村和高玉明为首的四个人又把我非法绑架到看守所(15天后放回家)。

2002年9月份,我在街上和别人说话,说起了法轮功的事。以林兰村为首的四个恶警以有人举报为名,要我上他们的车去公安局,我又没做坏事我不去,坚决抵制,大声喊“公安局随便抓人了!法轮大法好!”他们几个恶警强行把我抬到车上,带到国安大队,恶警连续打了我好几个耳光,我满身泥土,把我绑在铁椅子上。胳膊、腿被他们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痛了好多天。非法关押20天后,他们又强行把我送到沧州法制教育中心。实为法西斯洗脑班。在这里24小时监控,不许随便和别人说话,不许随便开门,吃饭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帮教人员一上班,3、4个人围着你散布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言论,逼迫看诽谤造假的光盘。天天叫喊着“在这个地方你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没有一个不转的,不转化别想出去,要不劳教,要么判刑。”对坚定修炼的学员,他们就不停的换帮教人员,進行挖苦、嘲笑、辱骂,对学员進行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以达到他们使你精神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削弱你的修炼意志,使你失去自信、放弃修炼的目地。他们天天叫我“一根筋、傻娘们儿”。还说:人渣才在这里呢,好人能在这儿吗?我说:哪朝哪代都有冤案,总有真象大白的一天。就这样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迫害近两个月后,我身体出现严重病态,血压不稳,忽高忽低,心脏也不正常了,而且吃不下东西,吃了就吐,骨瘦如柴,面色苍白。最后可能是恶人看我生命垂危,怕担责任,才通知家人接回。

在这几年的迫害中,我只因为修炼“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就被恶警非法关押了五次,还被送到精神病院、洗脑班加重迫害。由于文化水平有限,有些东西无法用文字表达的更详细。在此期间,被恶警向家人勒索人民币叁千元;被迫交非法收取的不合理的生活费约三千元;被恶警要吃要喝、请、送约一千元;合计柒千多元。停发四年退休金。

河北省献县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恶人名单:
610办公室主任 李子茂 0317--4624355(宅)
610办公室 0317--4628610
公安局主管法轮功的副局长 杨建华
国安大队队长 吴宪生 0317--4622931(宅)
国安大队指导员 林兰村(女)0317--4621775 (宅)
恶警 李爱华 0317--4625695(宅)
政法委书记 牛占军 0317--4623560 4632560(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2/76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