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真实─从史前艺术之谜看史前文明(图)


【明慧网2004年6月12日】摘要

本文搜集整理了几则精采而未解的史前艺术之谜。包括欧洲的阿尔塔米拉的岩洞壁画,拉马什(La Marche)、三兄弟洞窟(cave of Les Trois Freres)的石版画。南美洲艺术部分则介绍了ICA石雕、雕塑以及那兹卡巨画。此外,还从史前以及远古时代流传艺术作品的神话生物探讨神话传说的真实性。最后,举中国安徽凌家滩新石器时代文化中的玉喇叭作品,说明人类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具备精密的机械加工能力,也透露出史前高度文明存在的极大可能性。

简介

人类的史前艺术研究,不仅仅是艺术学家研究艺术史的一部份,也不仅仅是了解先民的创作能力与文化,更引人入胜的是,这些作品勾勒出当时的生活环境与社会状况,能使我们更了解古代的文明。一般说来,古老的画作绘画技巧比较简单、原始。然而仍有许多例外的情况,许多成熟且技艺高超的史前艺术作品成了一个个难解的谜题。本文由几件比较具代表性的史前艺术作品,尝试探讨当时的社会风貌,以及由这些艺术作品联想到的几个问题,希望能藉此打开读者对于史前文明的新思路。

从岩洞壁画谈起

欧洲的诸多岩洞壁画一向是研究史前艺术不可忽视的重要证据。由索图欧拉(Sautuola)在西班牙阿尔塔米拉发现的岩洞壁画由于“技法太过于精巧”,曾经一度被考古学界指为发现者本人与女儿所伪造,然而后来证实这些利用高级颜料绘制的壁画的确有16000年的历史。


西班牙北部的阿尔塔米拉地区(Altamira)洞窟中发现的野牛(Bison)壁画。照片来源:M. Burkitt 'The Old Stone Age' (1955)

无独有偶的,法国拉马什(La Marche)地区岩洞内发现的石版画也有类似的遭遇。发现者法国学者彭卡德(Leon Pencard)与古生物学者罗夫(St.phane Lwoff)在拉马什山洞挖掘出1500个蚀刻着(engraving)图案的石板,也曾经被法国史前学会(French Prehistorical Society)的同行认为是现代人所制,理由是:“这些石板画太现代化,太复杂了,画得太好了,很难说服人这些画是洞穴的原始人画的。”(The art was too modern, too sophisticated, too good - they said - it was inconceivable that such art could be the work of Cavemen!)我们由这段评论可以发现,“洞穴的原始人”是许多研究史前文物的学者对于当时(距今10000~15000年前)人类的基本假设。事实上,这些史前石板画作的确看起来像是中古欧洲人所制,因为画中人物的衣着装扮与中古欧洲人雷同。


与中古欧洲人类似装扮的新石器时代人类画像


彭卡德在1940年发表的《马格德林文化人类图画图解》“human iconography of the Magdalenian”一书中,详细地介绍了他发现的石板人像画。马格德林文化是指公元前一万到一万五千年法国一带的史前文化
“Cave Paintings and Sculptures”, from http://www.hominids.com/donsmaps/cavepaintings.html

根据Jiri Mruzek的研究,庇里牛斯山区的三兄弟洞窟(cave of Les Trois Freres)发现的石板画包含了X光透视法,立体透视法以及复杂的几何构图与规则。其中一幅画作是一位骑士穿着一件背心,一条宽腰带,一双长统靴,一把短剑插入位于左靴处的剑鞘,他的长发看起来在风中飘扬。另一张图中有一位少女打扮得像个猎人,背后的披肩飞扬,带着皮帽,腿上穿着长筒皮靴,明显的显示克鲁麦农时代(Cromagnons)人们的穿着。


复杂的动物图形中有一个骑士。(Cave of Les Trois Freres, France. 版权属于: Jiri Mruzek)

穿着披肩的少女(Cave of La Marche, France. 版权属于: Jiri Mruzek)

The Complex Engravings, http://www.geocities.com/CapeCanaveral/Lab/5586/complex.htm
CapeCanaveral/Lab/5586/xrayride.htm, Magdalenian Horsemen

罗夫解读了一个在拉马什发现的蚀刻着图形的石板,他原先认为是一个一边跳着舞一边演奏的小提琴表演家。然而这个小提琴表演家的大腿上似乎系着一支类似枪的东西。14000年前的原始石板画上怎么会有枪呢?真是令人难以理解。然而我们将图片放大,仔细看看图片2,3,他大腿上的确系了一支枪。


图2,罗夫解读出一块石板上雕刻着”跳舞小提琴家”

图3,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跳舞小提琴家”大腿上系了一支来福枪

图4,14000年前的警察(版权属于: Jiri Mruzek)

Jiri Mruzek在发现了图上这个奇特之处后,重新对此图做了解译。他将图转了一个角度,并重新描绘头部轮廓。现在我们发现这张图其实是一个警察(或军人),一支手拿着警棍,另一支手指着他腿上的来福枪,好像正在警告某些不法之徒不要轻举妄动。

“La Marche - a Magdalenian Academy” by Jiri Mruzek

ICA石雕及雕塑艺术、那兹卡艺术

除了新石器时代欧洲的史前艺术外,南美洲也蕴藏着许多古文明遗迹,南美洲的史前艺术由于人物与画风都具有特殊性,也成为难解的史前谜题。

在著名的秘鲁纳兹卡(Nazca)平原北部有一个被称为ICA的小村庄附近的小山中,有一批雕刻着图案的石头在几年前ICA河决堤时,被人们大量的发现。

秘鲁的Javier Cabrera博士从1960年代开始研究这些ICA石头。在他私人的ICA石雕博物馆里收集了11000颗石头。这些珍藏在Cabrera博士的博物馆里的石头,根据推测至少有一万年的历史,上面雕刻着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图画。在这些图画里,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人与恐龙生活在一起的情况,恐龙像是一种家畜,或是当时人们驯养的动物。科学家认为恐龙早在6千万年前就消失了,那么这些图画究竟是谁雕刻上去的?

“Ica Peru “Dinosaur” Burial Stones”, from :http://www.omniology.com/OMNIOLOGY-Content.html 。

由这张霸王龙追着人跑的雕刻,我们想到雕刻这张图片的两种可能性:人类现在知道恐龙的样子,是挖掘出恐龙化石后,经过仔细的分类整理,然后以复原的方式拼凑出原来的骨架,再根据合理的推测而描绘出恐龙当年的样子。因此制作这种雕刻图案的第一种可能性是:这些雕刻ICA石头的人,具备与现在科学家同等的知识,可以藉由复原化石,绘制出恐龙的形态。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当年曾经有人类与恐龙生活在一起!


霸王龙追着人类跑

除了雕刻在石头上的平面图之外,Cabrera博士也在ICA地区找到许多与恐龙有关的立体雕塑。在这些雕塑中,同样呈现出人与恐龙共处的情境,而且更生动的展现出当时人类与恐龙的大小比例。


雕塑恐龙像生动地表现人与恐龙的比例

无独有偶的,在那兹卡地区当地一个据信有一千三百年历史的古墓中(700 A.D.),发现部份的祭祀陪葬品,这包括了一些陶器及一张织工极为精致的挂毯,挂毯中的构图是以恐龙为基本图形作简单而重复的边饰,而陶器上的绘画也以描绘出一只活生生的恐龙作为主要装饰。

现代科学家开始正确的描绘出恐龙不超过一百年的时间(一百年前的描绘大多数是不正确的),但我们却能在一千三百年之久的古墓中发现了正确描绘恐龙的作品。创作这些艺术品的人,如果不是生活在一亿多年前的恐龙时代,那么他们显然具备跟现在科学家同等的古生物学知识,能经由重组化石,绘制出恐龙的形态。而如果这些艺术创作者不具备古生物学知识的话,那么,古人又是如何正确描绘恐龙的型态?对于这一个问题,资料提供者Don Patton博士说:“我认为古代的秘鲁人曾与这些恐龙共存过。”

“纳兹卡的古文明---陪葬品中的恐龙刺绣及画像”,威宇着,正见网2003年8月6日。
“ICA PERU “DINOSAUR” TEXTILES AND POTTERY”, Don Patton。


描绘恐龙型态的陶器


以恐龙基本图形的边饰特写图,可见Nazca文明纺织技术之精良

那兹卡平原巨画也是一个难解的古文明艺术之谜。如图所示这个巨型的烛台绘画,奇怪的是18世纪欧洲人才发明的烛台,怎么会出现在西元前500年的那兹卡画作上?而且这么巨大的图画究竟是如何制作的?


那兹卡的巨型烛台画

神话生物的真实性与艺术

* 龙

前面提到有学者认为ICA人有可能与恐龙生活在同一时期,因此有诸多恐龙与人类同时存在的艺术作品。那么我们要更深入提出一个问题,人类是否曾经亲眼目击或与神话中的生物(例如东方的龙、凤凰、骐麟,西方的独角马、飞马、狮鹫)共存,才创造出丰富的神话生物艺术品?

远古人类進行的艺术创作往往超出现代人的想像力。以中国的”龙”来说,至今科学家未能圆满解释为何古人能凭空想像出此种生物,而又能将之雕刻得活灵活现。在日本大阪的瑞龙寺就存放着据说是龙的化石,其形态与庙宇雕刻的龙几乎一致。近年来中国大陆某些偏远地区也传出不少亲眼目睹龙的报导。

龙现人间,出自明慧网,2000年9月1日。


收藏于日本大阪瑞龙寺的龙化石。现存日本大阪市浪速区瑞龙寺,据说于三七0年前,由中国传至日本,全身覆有鳞片,眼睛巨大,头长四角,嘴边垂下两条长须,长有锯子般锐利牙齿的大口,与恐龙般的背脊,龙身一公尺

东西方文化中的龙外型是不一样的,西方的龙一般描绘为小头,身躯臃肿,拥有蝙蝠翼的生物。有趣的是,北欧维京人的木板画里也出现过与中国龙十分类似的龙。


图:维京人Hylestad教堂木门上的雕刻作品 ”Sigurðr the Dragon-Slayer”,资料来源:http://www.vikinganswerlady.com/wood.htm

* 雷鸟

美国犹他州发现了印地安神话传说中的“雷鸟”(thunder bird)壁画。这种雷鸟通常也被视为神话中的生物。然而,在这壁画附近找到了一种名为Pterosaur的恐龙化石,外型与雷鸟十分神似。由这些化石的发现,可见传说或神话中的生物并不像现代人想的仅是虚幻的存在,而有其真实性。


美国犹他州发现的雷鸟壁画,是不是看过雷鸟的人类画的呢?

* 狮头人

1993 年在Vogelhaerd发现的狮子人雕像也属于此类”幻想类生物”的典型作品。该雕像上半身为狮子,下半身为人型,距今年代为30000年。美国哈佛大学考古学家Alexander Marshack,在对德国Vogelherd出土的象牙雕刻的动物研究后,认为这些动物雕刻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很高的工艺水平。此外,2003年第 425期《自然》文章则报导了在德国西南部的一个山洞里新发现的更古老的狮子人雕塑,同一地点也出土了半人半猫的雕塑品。另外南美地区帝如那斯卡、查文、帝华纳科等地有许多绘画、雕刻物,出现了许多半人半兽的作品。半兽半人的生物在许多民族的传说中都曾经出现。


目前被认为的世界上最古老的具有大约3万年历史的Vogelhaerd 狮子人雕

世界上更古老的“狮子人”雕像被发现, http://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3/9/17/23525.html

如果只是单一地区的艺术品,我们可以将其归类为颇富想像力的艺术创作。然而类似的上半身是动物,下半身是人的艺术品与传说,在古老的民族中绝非单一事件。米诺安文明的迷宫中传说有一种牛头人身的牛头人(Minotaur)。与黄帝大战的蚩尤传说他上半身是兽类,下半身是人,且身材高大。

* 山海经

20世纪有许多关于半动物半人的目击报告,比如在以色列海滩发现一种上半身是鱼,下半身是人的奇特动物。日本有人搜藏了一种“人面鱼”的标本,身体是鱼,而具备了人脸的形象。如果能深入研究这方面的证据,相信对于解开狮头人雕像之谜会有很大的帮助。

古代艺术探寻宗教起源

艺术作品也可以显现历史的起源。早期的佛像雕刻佛的形象是高鼻子与深眼眶的,由此可知佛教最早是由印度的阿利安人种所信仰的,后来传入中国后,佛像的造型逐渐的转为中国人的脸型。而据考证,阿利安人种是来源于欧洲。由此资料我们是否可间接得知,远古时期的欧洲人具有对于佛的信仰?从艺术作品中我们也可见到一些端倪,在希腊,古代的克里特人和特洛伊人在很多装饰中都广泛使用卍字符。现代人往往认为西方人的宗教只有基督教与天主教,然而从卍字符的例子,我们发现历史的真实情形往往与现代人的想法差距很大。


Otago博物馆展出的有卍字图案的碗,公元前8世纪

艺术作品中的精密科技

如果说史前的艺术比较原始及粗糙,那么以下提的例子就是特例中的特例了,史前不但具有精美的艺术品,甚至有需要今日的精密机械加工科技才能造出的艺术瑰宝。中国大陆安徽省凌家滩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出土一整批的玉器。其中一枚玉喇叭直径只有1.7厘米,高度为1.2厘米,喇叭壁薄如纸。现在,它包裹在棉花里,没人敢去称它的重量,怕弄碎了这无价之宝。令人震撼的是先人高超的技艺。一些玉器的硬度达到7度(最高8度),孔壁上摩擦痕迹规整、平行,而非乱痕。这必须由钻头高速旋转,且有琢玉砂均匀附着才可能形成。所以专家推测凌家滩人已使用金属钻头,進行玉器的精密加工。


玉喇叭

“5300年前的人类:玉器上打孔的钻头仅有0.07毫米”, http://www.dajiyuan.com/b5/2/3/19/n231698.htm

马雅人制作的水晶头骨与中国的精密玉器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展现了高超的工艺技术。水晶头骨的结构与真人头骨完全一致,而先進的光学的设计使其光彩夺目。

结论

本文探讨了几种分属不同民族的史前艺术品,特色与风格都截然不同,然而相同的是,它们都展现了史前艺术的高度水准,也反映了当时人类的生活型态。从欧洲的岩洞壁画、石板壁画中展现的人类穿着,还有枪支的使用,使我们思考新石器时代人类的生活型态,究竟是一群原始人围着火,在洞穴里吃着肉,还是一群具有文明的人类。ICA及那兹卡艺术则提供了人类曾经与恐龙同时生存的崭新想法,也让我们联想到神话传说中生物的真实性。艺术作品也反映了古老宗教的起源,卍字符号透露着一段不为现代人所知的真实历史。凌家滩玉器文化的玉制品的发现,也使我们不得不认真思索古代具有高度科技的可能性。以上种种出土文物提供了我们解开许多史前之谜的钥匙,就看我们如何放宽心胸,跳出固有成见的框框,勇敢的面对人类历史的真实吧。

(原载正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