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讲真象中的“敷衍了事”


【明慧网2004年6月13日】师父在新发表的经文《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从这一点上来看哪,大家在讲清真象中还要加大一些力度,还要做得更深入,做得更好、更扎实,绝对不能敷衍了事,认真做好才能够救得了那么多的人。”回想自己一段时间以来,对讲真象,的确在敷衍了事。

举个例子,我是在职的技术人员,白天八小时上班,晚上抽时间做点大法相关资料,例如刻上几张光盘,复制几盘录音带等,因为数量少,全检是可能的(当然不是全部看一遍,只是看看每张盘能否读出来),但是自己嫌麻烦,认为光盘是一批的,操作也都一样,应该没什么问题,偷个懒,免检吧。结果就出问题了,刻了五套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光盘给同修,同修看时发现其中有一张光盘是光板,没刻东西,幸好被同修发现,及时补刻了一张。还有一次给同修录了一套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十四盘中竟有两盘B面未录东西。给亲朋好友和同事讲真象,随便一讲,给本书,给几张光盘,心里还沾沾自喜,昨天讲了几个,今天讲了几个,也不知道人家理解没理解,书和光盘看没看,有什么心结解不开,就不再深管了,过了很长时间一了解,人家书和光盘根本就没看,讲和没讲一个样,根本就没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

这个结果对我震动很大,我静下心来反思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认真?在平时的常人工作中,自己的认真劲儿受到很多领导和同事的认同,我编的技术文件要领导签字时,领导一般都不怎么看就签了,说我编的文件不用看,没问题。也确实很少出错。那么为什么在做大法的事时频频出错呢?那种认真劲儿哪去了?究其根本,自己认为常人中的工作是自己的事,做不好会影响自己的名誉,会影响技术职务聘任;在修炼中,学法炼功是自己的事,做不好修不成,发正念是自己的事,清理自身不好的东西,多发正念,邪恶就不敢迫害我了,讲真象是给别人做事,修炼过程中顺便做做,能做多少是多少,把真象信息传给他,明白不明白是他的事,因为师父叫我们讲真象,我们就得讲,在保证安全的条件下随便讲讲就行了。归根到底还是一个为私的思想在作怪。

旧宇宙的理是为私的,而新宇宙的标准是无私无我,退一步说,其实讲真象也是自己的事,修炼人大概都想圆满吧,都想修成吧,这没有错,大法弟子必须得想圆满,也必须得修圆满,因为你修不成,和你对应的巨大天体和无量众生就毁了,那不都是你的吗?那么怎么修才能圆满呢?通过学习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悟到每个时期有每个时期的修炼方式,通过完成一件事情,在完成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提高自己的心性,最后达到圆满的标准。在中国大陆几乎家喻户晓的《西游记》中,如来佛让唐僧完成去西天取经这件事情,过程中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从中提高心性,最后唐僧圆满完成使命,自己也达到了佛的标准,修成了佛。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要通过完成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过程中提高心性,最后圆满功成,成为不同层次宇宙的王和主。所以,不认真讲清真象,也等于不认真修炼,能圆满吗?那些躲在家里学法炼功,不走出来讲清真象的人,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是不能算做修炼人的,因为这个时期有这个时期的修法。

有些人怕走出来讲真象会有危险,实际上是对走出来的片面理解,不是说走出来就一定要到公开场合公开讲,我觉得只要去做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事就算走出来了,做法很多,运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用心去做,很多做法邪恶在表面上是看不见的,比如给自己的亲朋好友讲,没有什么危险,中国有上亿大法弟子,仅这种方式就能救很多人,有些地方缺资料,其实自己的修炼体会就是真象资料,哪个弟子都能讲出很多很多。我们要时刻牢记讲清真象的目地是救度众生,怎么讲,根据自己所处的环境,只要能达到让人得救的目地就行。

其实很多常人工作中的方法也是可以借鉴的,例如,搞一项科研课题,那也得有个程序,先调查现状,再分析原因,再進行对策,还要检查对策效果,效果不佳,还得改進,直至完成。给人讲真象,得了解一下对方的现状,看他执著什么东西,比方对一个身体不好的人讲真象,他最关心他的身体,这时要给他讲邪恶怎么坏,他会说,我知道他很坏,但跟我没关系,你要跟他讲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那他马上就来兴趣了。时刻牢记讲清真象的目地是救度众生,常常检查达没达到目地,没达到目地就得改進讲的方式。

救度众生是很难的,可能不同的人都要用不同的方式,绝不会比搞一项常人的科研课题容易,搞常人的课题,我们都可以绞尽脑汁,费尽心血,那么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么伟大的事情,更值得我们绞尽脑汁,费尽心血,认认真真的做到底,再也不能敷衍了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