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警察们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4年6月13日】

(一)

1999年10月25日晚,我从电视新闻联播里听说江××在访问法国时对记者说:“中国政府已经把法轮功定为××。”当时我心里震惊:不对呀!政府什么时候给法轮功定××了?江这是在造谣,江××没资格自己给任何功法定性质! 26日上午我乘车来到人民大会堂门口,问站岗的武警战士:“人大常委会有无信访处?我要上访。”武警用手一指从后面走过来的便衣说:“你问他。”那个便衣说:“你上那车,那车带你去。”我和另外3名学员上了一辆依维柯,车坐了3个警察,在我们后面又跟上来2个警察。没想到把我们4人一直送進了天安门派出所。

那个审我的老警察问我为什么到天安门来,谁让我来的,我说:“我自己要来的!昨天我看了电视,江××在法国答记者问时造谣说政府已经把法轮功定了××!政府什么时间,什么部门给定的?我不知道,全国也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知道吗?”老警察无语,我接着说:“我是本着对国家负责的态度,根据国家宪法赋予我的权利,向全国最高权力机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反映江××的错误问题,并提出批评和建议。法轮功不但能使人祛病健身,增强人民体质,更重要的是能促進人的道德修养,促進社会道德回升,国家应该大力提倡人们修炼法轮功,这样对国家对人民只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样做,政府失去的就不止是一亿人的民心。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国家负责,为社会负责,为人民负责,也是为我自己负责,你们为什么不允许我们上访?只问了哨兵一句‘人大有无信访处’就被抓進来,为什么!?”

做笔录的女警官看看老警官,老警官会意地说:“照实记录!就照她说的记!”然后对我说:“你为国家负责,这很好。可你学过上访条例吗?”“不就是逐级向上反映问题嘛。江××是国家元首,它有问题,哪一级地方政府能管它?只能按宪法规定‘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有问题,公民可以向全国最高行政机构提出批评意见和建议。’”老警察点点头,让我看笔录签字。他嘴里叨咕着:“都是看了电视来的,唉……”等全部4个人提审完就把我们作为重犯关進地下室的一个房间(当时规定,三人以上在一起上访就视为有组织的上访)。

那个房间里已有17位打横幅喊口号的大法弟子被关起来,饿了一天一夜,其中一个戴着手铐,脸被打肿,恶警让他们面墙而站,不许动,不许说话,我们四人也不许说话,还轮流被提审遭毒打。有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特乖,跟着大人一起挨饿,不哭也不闹,她父母被提上去挨打,小女孩要跟父母一起去,一个警察抱住她不让去,小孩不让警察抱,我连忙抱起小女孩,问她:“这警察是好人吗?”“不是好人!他打大法弟子!”在场的警察都被这纯真的回答逗笑了,问小孩:“大法弟子是好人吗?”“是!”屋里的人都笑了,屋里的气氛就缓解了。我说 “背《论语》给他们听。”小孩就流利而清脆地背起了《论语》,那个警察对我说:“她这么小,你就教她这些东西?”“教她这些才是为她好,从小就教她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要放下名利情。在物质利益上不跟人家去争去斗。”

警察班长说:“我们警察最没名利心了。”“有。你已经习以为常认识不到了。”警察班长惊疑地看着我,我继续说:“当你一听说这位教师每月工资 1700多元,你心里就不平衡了,你说:我当警察这么辛苦,每月工资连教师的工资零头都不够。这就是妒嫉心。还有,你一听说那位女学员都28岁了,可大家猜她只有16岁,而你实际21岁,前边那人猜你24岁,你就心里不是滋味了,这位猜你28岁了,你心里就更难受了,对不对?”“对呀。”“这就是求名之心。我们修炼法轮功就必须修掉这些心,还有各种各样的不好心,都得去掉。”“是吗?这么说法轮功确实很好!可是好是好,你们可以在家炼,为什么4.25要聚集中南海?7.20又聚众闹事?你们不应该参与政治……”“不是我们参与政治,而是别有用心的人为了捞取政治资本,踩着法轮功往上爬,硬要把我们往政治里拉。”

然后我就把何祚庥写文章攻击污蔑法轮功,天津学员怎样要求出版单位新闻报道要实事求是……警察在天津无辜抓了45个学员才引起我们4.25去中南海向政府反映情况,警察怎样引我们走到中南海门口,我们如何见到朱总理,朱总理亲自下车,又亲自接待我们,一边两办信访发通告,告诉我们国家从来对气功没禁止过;一边又于7.20恶警抓捕我们辅导员,才引出7.21、7.22法轮功学员大上访的前因后果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我又把我怎么被送来的经历告诉警察,接着说:“还成了要犯被关在这里,这就是我们参与政治与聚众闹事吗?只许江××造谣,不许我们说实话。这样的政府不可怕吗?我希望你们不要助纣为虐,整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你们这样打,他们都不还手,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你见过这样老实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徒吗?我们抛家舍业的出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明白真实情况,不受欺骗。你们也不要再打这些大法弟子,继续打下去会遭报应的。”警察全都点头认为我说的对。

有个警察低头捡起已被他撕毁的大法材料,大声念着上面的内容:“有一个警察高高举起拿着电棍的手臂再也落不下来(电棍电了自己)……”念完自语:“嗯!遭报应了。”这时被警察踩在地上的大法资料、书籍都纷纷被警察们捡了起来,他们不但不打大法学员了,还给大家买来了食品,给小女孩买来苹果、花卷,还给一位被警察撕破了衣服的学员买来了新衣服。一个警察领导问他衣服怎么被撕成这样,他为了不让已经改过的警察受批评,幽默的回答:“我和警察拥抱过猛,衣服就裂成这样了。”年轻的警察们都笑了,他们还给那位喊口号的学员打开了手铐让他吃东西,说:“不铐你了,多吃点!”

我体会到面对迫害我们不能消极承受,抵制迫害也不等于硬抗、蛮干。大法给了我们无限的力量和智慧。用善心讲真象是最好的办法,而且对于警察还应该结合国家法律,这样既解脱了自己和同修,又救度了警察。

(二)

2002年在劳教所里有一位警察为人朴实,对中国的政治斗争很反感,虽然是大队长,却一直不愿做转化工作。为了了解法轮功,他也参加了一次“帮教”,一天,他把我叫進了办公室。

“我听你的同修说炼法轮功病好了,是真的吗?”我说:“的确是这样。老百姓是讲实际的,如果没有这些实效,当时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炼。”“嗯。我听他讲的很有道理,可他的表现为什么那么激烈呢?”“师父要求大法弟子们都要善待众生,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但总要有一个过程,并不是每个人说到就每件事能做到的,要不也不用修了。而且象这样被关着,任何人可能都会生气的。”“对,我也觉得把人这样不明不白的关着是不合法的,搁我也会生气。”

他又问我:“你回家后第一件事要干什么?”我说:“我要好好孝敬父母!被关了这么久,一直没能照顾父母。《转法轮》里说孝敬父母、管教孩子是天经地义的,还说对所有人都要好,何况自己的亲人。大法要求我做的,我都要努力做到。这段时间我的父母为我担了不少心,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们。”大法中也包涵着做人的道理,这位警察还没有深入了解大法,所以我用人能听得懂的方式讲给他,他非常感动,说:“太好了。”邪恶势力造谣说大法让我们放下情是对亲人无情,其实只要按大法要求慈悲对待众生,世人就会明白我们是最“有情有义”的人,是江××的镇压在割裂亲情,破坏家庭。

“但又要为人做好事,工作又要挣钱,你觉得能解决这个矛盾吗?”“能。在我看来,工作是我应尽的责任,而不是我的谋生手段,我不会去求回报的。大法要求是做而不求。但社会大的机制是公平的,《转法轮》里也讲多劳多得。日久见人心,你踏踏实实地干下去,社会一定会认可你,你不求回报但也会得到相应的回报,宇宙的法理一定是公平的。”“说得太对了,你们真了不起,这样的心态现在社会上太少有了。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学学《转法轮》。从你身上我就看见法轮功里一定有好东西!”做转化的警察很多发给了大法书籍,这也是他们在这个非常时期的偏得,本来是为了让他们“转化”法轮功用的,但这位警察却说要“好好学学”。

接着他又问:“那江××的后果呢?”我坚定地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老天是公平的。任何人都要为他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他点点头,说:“对。我相信佛是存在的!一定会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办公室里还有几个小警察一直在听我们的对话,其中一个观念较强,又认为自己学历高,不服气,说:“但我觉得耶稣和释迦牟尼的弟子没你们这么痴迷。”“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向他解释,“当初耶稣的弟子也曾被喂狮子。释迦牟尼的弟子也曾被屠杀,就用箭对着他们,问他们还信不信,说信就射死。”这个小警察还想钻空子,说:“这么说来××党对你们还算好。”还不等我说话,那位大队长就急了:“这都什么年代啦?!”小警察一看领导发话了,赶紧附和:“对对对,现在也没有弓箭了。”这时这个大队长一边比划着拉弓放箭的样子,一边说:“哼!射的都是空箭了,还在那儿射呢!”

从中我看到,警察是政府工作人员,向他们讲清真象不是救某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可以直接把旧势力操控的迫害大法的力量变成我们的力量,在消减了控制世人的邪恶因素的同时又增加了正的因素,而且有正念的警察们还会影响他们身边的警察。所以向警察们讲清真象是非常必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