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610、张国富、姜宏伟、金婉智对我家三代人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13日】我是双城市的大法弟子叫郭风兰,60岁了,得法前有多种病,医治无效,越来越重。1998年经别人介绍,炼了法轮功,身体恢复了健康。后来我们全家都炼了法轮功,从此家庭和睦,生活的很幸福。可1999年7月20日,江××开始镇压法轮功,并造谣诬蔑我们师父和大法,为了证实大法,我们全家多次進京上访,想告诉江××等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和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2000年2月我和外孙女去了北京,刚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盘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就把我们非法抓起来,送到双城驻京办事处,在驻京办事处我交一份上访信,外孙女交一份修炼心得体会;我兜里的886元钱被一个叫夏忠军的搜去。因我户口在嫩江九三农场,所以我被农场公安局接走,上警车时我问夏忠军要上访信和8百多元钱,他说:“上访信交给江泽民了,钱我给你们赵局长了。”可后来我一问赵局长,他说:“双城驻京办的夏忠军根本就没给。”到九三农场把我送進监狱关押40多天。

2000年6月份我和儿子、外孙女又一次進京证实大法。我们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警察抓到天安门分局,因我们不报姓名、地址,我儿子韩军被一个恶警用拳头往胸口处狠打,并用脚踢,把前胸打得青紫,后来在韩军的包中翻出一袋双城洗衣粉,就被转到双城驻京办,双城驻京办的王胜利把韩军用铐子和两位女大法弟子连铐在一起。晚上睡在地上。我儿子带的100元钱被王胜利搜去,押了四五天后,他所在单位包装实验厂去人接回关押到双城看守所,王胜利勒索600元钱所谓费用钱,没有收据。儿媳妇找单位领导去610要人,610的金婉智和张国富合计后,又勒索2000元钱也没给收据,才把儿子接回家。

我和外孙女因不报姓名、地址,在天安门分局先被罚蹲马步,后又把我们吊铐在暖气管子上,手脚和腿都肿了起来,我们绝食抗议几经周折几天后才被释放。此后经常受到街道监控和骚扰。

2000年12月,我和15岁的外孙女第三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起来后,被别人给带了回来,送回家。工农社区的书记宋文,多次到我家来,勒索1000元钱,说是610要的,也没有收据。2001年春节前,宋文想抓外孙女上洗脑班,因她没在家,又来几次也没抓到,就以了解情况为名把我儿子骗到了秋林公司楼上的洗脑班。城镇书记于占歧对我儿子说:“你外甥女不回家,只好把你抓来做抵押,因上边有令,若有一个進京上访的就把我拿下。”把我儿子押了十几天后,因他还得上班,外孙女去把舅舅换了回来。城镇的洗脑班的邪恶之徒有:于占歧、闫善利、刘玉华等人,他们整天打、骂大法弟子。有一次,副镇长闫善利把大法弟子弄到大厅挨个大打出手,大法弟子被一个挨一个的用绳子整夜绑在凳子上,有的把舌头都勒出来了,打人的有闫善利、冉令才(已遭恶报)、周大勇、杨明等。有一次一个城镇干部到女大法弟子监室对六个年轻姑娘说脏话、耍流氓,她们绝食抗议,后来他们把我外孙女转到党校洗脑。那时我和儿子都在狱中。

我们所经历的一幕幕迫害就是江泽民犯罪集团罪恶的写照,是双城的迫害追随者张国富、姜宏伟等人对善良和正义的迫害;而我们的经历只是冰山一角,更加残忍的悲剧还在黑暗中進行着,还不知道有多少法轮功学员遭受比我们还要严重的迫害,但我们决不会因为邪恶猖狂而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让“真善忍”的光芒普照人间,我们大法弟子将继续努力讲清真象,让所有善良的人们都知道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