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济宁市七旬老人王桂敏被十一次非法抓捕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14日】我叫王桂敏,是山东省济宁市矿山机械厂的一名退休女职工,今年七十五岁。

一九九六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以后身体有了很明显的变化,沉积多年的顽疾逐渐消失,身心倍感愉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就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惨无人道的血腥镇压!

我被济宁市610办公室列入法轮功骨干成员名单,一帮邪恶之徒在其头目郭洪涛的指挥下,先后对我实施了十一次抓捕,其中三次济南、北京,最是邪恶至极。

第一次被抓后,我不配合参加学习班,便离家出走四个月,在外边困难重重不忍心让别人为我多付出,就回到了家。后被恶人抄了几次家。中区公安局整理了有三十多个人的名单,其中有我,得到消息后,我又一次被迫离家出走。我一个孤老太太没地方去,没办法,在兖州住了几天,就又回到了家。没过几天,正月十五大逮捕,就被当地镇压法轮功队长高鲁扬和几个邪恶之徒,把我绑架去了济南。当时的我穿一个小背心,下身穿一条破裤子,光着脚,邪恶之徒象土匪一样把我一个孤老太太架到了车上。

第二次,因我张贴法轮功传单,被济宁市济阳派出所抓住,送到济宁五里屯拘留所,我与他们抗争,绝食四天,邪恶无计可施,给我单位打电话,把我接回家,没过几天,我又被单位的保卫科长刘运喜押送去了济南,我对邪恶说的一句话是:“你们这样做没有用,世界上只要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就是我王桂敏。”

第三次也是贴真象材料,我被济宁任城区接庄派出所抓住,由于没有配合邪恶的审问被转送至任城区公安局,凌晨四点多钟走脱,回到家中反锁上门便睡觉了,大约在早上八点多钟,邪恶破门而入,又把我送進济宁看守所,拘留26天,提审四次,由于我始终不配合,邪恶们恼羞成怒,又一次把我送去了济南。

记得还有一次在北京一旅店里,夜里十二点半,济宁市中区公安局驻北京办事处刘处长领一帮邪恶之徒来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查到,灰溜溜的走了,凌晨三点半左右,又来搜查,叫嚷着让我们起床跟他们走,接下来就是卑劣的强制性的搜身,刘处长强盗一样把我的裤带拽断,土匪一样搜走了我的三百元钱,至今未还。他们还耍流氓,无耻的让另一个同修把裤头脱掉,同修不配合,邪恶之徒就抓着同修的头往门框上撞,同修被撞得头破血流,多么的残忍,我问他们我们犯了什么罪,邪恶们不回答,不由分说把我们都带走了。

在我被抓这段日子里,遭受到了非人的残酷折磨。在号子里被邪恶之徒抓着双脚拽進拽出,抓着头发让坐起来。还有罚款,动辄成千上万,单位里还扣了我大部分的退休金,每月只发给170元的生活费达两年之久,使我正常的生活陷入困境!从我修炼大法后,不吃药不打针,医疗费就给国家节约成千上万,这是有目共睹的,他们不但不领情,还罚款,直到现在,单位里还有人监视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