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劳教所一大队五月份加重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河北保定劳教所一大队5月10日开始搞“攻坚”,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此之前,大队长李大勇办公室里增加了10个手铐,打扫长期闲置的四楼及往上搬VCD、电视机等,知道它们要搞“强制转化”。

共有四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在一大队。5月10日上午早晨,二十多名学员开始绝食抗议。

下午迫害开始了,法轮功学员刘新吾、荆奇、刘文被带上了三楼。刘新吾第一个被带上楼时,拒绝配合邪恶的要求,被恶警用电棍电,最后被抬上四楼。第二天,恶警将法轮功学员谷占辉、郝辉、陈福禄带上了四楼,刘文被直接送到了蓄电池厂大队做苦工。

第二天下午,劳教所卫生院的一个叫杜宝川的狱医到一大队,对法轮功学员们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时间长的人可能认识我,我就是你们明慧网上说的恶人,我不怕当恶人,……,不吃饭就得灌,从鼻子、从嘴怎么都能灌,我值班有的是时间,给你插十几次也没问题。”

保定劳教所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其灌死,多人被其灌得肺叶脱落,剧烈的咳嗽和吐痰,其痛苦难以用语言描述。狱医杜宝川对绝食的学员一个个的威胁,话里话外的是强制灌食,并用灌食折磨人。

学员高长秋是春节前被劫持到劳教所的,以前曾绝食三次,其中长的一次达二十多天。此次被劫持上四楼时人已瘦成皮包骨,已经卧床一段时间了。即使这样,狱警也不放过他。高长秋上四楼后开始绝食。恶警用电棍电他,电得很厉害,后来开始灌食、输液,人快不行了,才让家人接走。

被带到四楼的学员不吃饭的就被狱警用电棍电。这次被电的学员有刘文、钱劲松、刘辉、刘新吾、赵喜良、高长秋、荆奇、谷占辉、陈福禄、边亮晶、范征。恶警们电人时,经常是长时间电一个地方,用它们的话讲就是这样痛苦大。

学员刘新吾、荆奇、陈福禄手上、脖子上、腋下、脚上及身上至少有三四十处电击后留下的疤痕,是被电起了泡,后又脱落留下的。刘新吾曾被电得休克过去。

学员刘辉被用三个电棍同时电击。恶警电他时把他的手用手铐、脚用绳子固定在床上,三个电棍分别对着两个手心、一个脚心同时通电,高压电流通过全身时剧烈颤抖中身体都离了床,其痛苦难以言表。

学员钱劲松被电击二十多处,不少地方起了泡。边亮晶脚心、身上多处被电击,其中腋下、胳膊内侧一处就至少有十几处被电起了红疙瘩。

此次直接电人的恶警是刘越胜、刘庆永、宋亚鹤、刘藜杰、刘、王磊、张磊;所用电棍是150KV的,还有一个是200KV。直接指挥的这次迫害是刘越胜,许多坏主意都是刘越胜策划的,学员们手中的经文大部份都是他抓的。恶警宋亚鹤为了想往上爬,最近一段时间“转化”学员非常卖力,此次多名学员被他电过,刘新吾就是被他电得休克过去的。

恶警刘庆永是打人最欢的一个,以前长期处于高血压状态,头上长满了脓包,5月27日、28日左右走路特别吃力,胸积水住医院了。

目前一大队恶警名单:李大勇(大队长)、刘越胜(教导员)、茹吉祥(副教导员)、刘庆永(中队长)、宋亚鹤(中队长)、刘藜杰、张谦、刘、王磊、张磊、郭红军、李胜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