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被盗疑案


【明慧网2004年6月17日】2001年6月27日,一名天津武警总队医院烧伤科的医师王国齐,在美国国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出庭作证。在证词中他表示,从1988年到2000年之间,他曾被医院指派,上百次在刑场和火葬场摘取死囚的皮肤和眼角膜。

同时作证的还有美国肾脏科医师Thomas Diflo。今年五月,在纽约村声周刊登刊的一篇报导中,任职于纽约大学医学中心的 Diflo 医师表示,他有六名美籍华人的病人到大陆去换肾,回来后找他作后续治疗。病人毫不讳言,器官来源皆出自枪决的犯人。 (见:大纪元网http://www.epochtimes.com/gb/1/7/23/n112175.htm)

另据美国之音2001年6月12日报道:加拿大环球邮报最近披露了一则消息指出,在温哥华一名从事肾脏移植国际贸易的商人近来生意兴隆,安排了不少加拿大肾脏病患到中国上海接受手术。报道说,上海已经成为移植用人体肾脏的主要提供地。而这宗国际人体器官贸易的曝光,引起加拿大有关方面的强烈反响。(美国之音:http://www.voa.gov/chinese/archive/worldfocus/jun2001/tue/061201914vancouver-shanghai-kidne.htm)

从上述几则消息可以看出:在暴力、谎言和贪污腐化维持的中共独裁黑幕下,不知掩盖着多少令人触目惊心的罪恶。中共从判死刑的囚犯身上非法盗取器官的行为,早已受到国际社会的证实和谴责。

有知情人士透露,在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人从他(她)们的尸体盗取可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非法出售给他人。受以上消息的启发,我们回首了江罗邪恶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部份血腥案例,竟惊人地发现:在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上,发现有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有的则公然违背中国法律,未经家属同意而被非法解剖,等等。所以我们推断,江罗集团及其帮凶们不仅犯下残暴杀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群体灭绝罪” ,还犯有为人类不齿的盗卖人体器官罪。下面是我们初步整理得到的部分相关资料,我们呼吁国际有关组织、主持正义的政府和人民以及联合国有关部门,关注这一严重问题;我们也呼吁中国大陆所有法轮功受难者的亲朋好友、同事朋友,以及有正义良知的广大干部和民众,请注意保留、搜集涉嫌犯罪单位和个人的一切罪证,并在注意保证自己人身安全的情况下设法发给明慧网“物证收集委员会”,以便日后向江罗犯罪集团讨还血债。

1) 广州法轮功学员郝润娟:

郝润娟:女,被抓前身体十分健康。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警察22天残酷折磨下,法轮功学员郝润娟被夺去了年青的生命。“郝润娟被迫害致死后,邪恶之徒不知出于什么险恶用心,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法律上解剖尸体要经家属签字同意)。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但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由于遗体太不象郝润娟,看过遗体两次后,家属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家属只好把2岁的儿子带来验血,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见明慧网: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7/6/32910.html)

2)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

男,33岁;2001年2月16日,任鹏武在散发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象材料时,被呼兰县警察非法抓捕,关押于呼兰县第二看守所。2月21日凌晨仅五天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任鹏武被迫害致死后,警察不允许家属对其尸体拍照,并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假借法律鉴定的名义,非法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并强行火化。(明慧网: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1/4/19/10084.html)

3)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左志刚

男,33岁,在石家庄中山路一家电脑公司工作。2001年5月30日,石家庄公安局、“610”小组等犯罪警察突然窜到他的单位,把他非法抓至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進行刑讯逼供,左志刚当天就被这伙凶犯毒打致死,尸体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脖子上有很细的绳索的勒痕。”(明慧网: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2/12042.html )

4) 福州市法轮功学员杨瑞玉

女,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房产局职工。2001年7月19日在工作单位被公安非法带走,7月22日(仅三日后)被迫害致死。杨瑞玉去世后,福州公安局高压逼迫其家属不许张扬,不准她的工作单位和同事见遗体,不许开追悼会。送遗体去火葬场的途中由警车押送,一到火葬场就立即火化,而且不让杨瑞玉的丈夫和女儿走近遗体,据悉,杨瑞玉遗体的腰部有拳头大小的窟窿。”(明慧网: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5/15975.html
http://minghu.org/mh/articles/2001/8/19/15008.html )

5) 福建省宁德市法轮功学员孙瑞健

男,29岁;法轮功学员孙瑞健,于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访时被北京公安拘留。12月1日他的家属被告知孙瑞健已于11月29日下午4时在由两名福建公安押解情况下在顺昌-陕阳的途中跳车死亡。在家属要求见遗体时,公安方面推三阻四,躲躲闪闪,令人起疑。孙瑞健的妻子见到遗体时,遗体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异常突出,疑死前曾遭毒打。(大法之友电台http://www.falundafaradio.org/show_article.asp?id=4615)

6) 山东临沂地区莒南县法轮功学员王行垒

王行垒,男 ,35岁,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大法弟子。王行垒于2001年8月21日同德州、河北的两位大法弟子在喷漆大法标语时,被恶人发现后带走,在被迫害期间,他绝食半月,9月6日被迫害致死。2001年9月10日,阳谷县公安局通知王行垒的家属去认尸,说王因绝食而死,可王行垒的家属发现他的头部有淤血。

有关消息指出,该学员受到酷刑,遍体鳞伤,警察是在将他活活打死后,解剖了才送到县医院。消息来源还说,县医院一位医生证实了这一点,并怀疑遗体已被摘取了器官。阳谷公安局及阳谷县城关派出所对记者的查问均拒绝作答。由于当局极力封锁消息,使得大量的死亡案件不能被证实。大陆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的不断上升,显示江泽民政权确实在实施“肉体上消灭法轮功”的恐怖灭绝政策。(明慧资料网: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257.htm)

7) 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

【明慧网2004年6月16日】 据内部人士透露,大陆一些邪恶警察正在与贪财黑医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其手段之残忍,灭绝人性,令人发指。据悉,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请所有世人及大法弟子家属擦亮眼睛。使您的亲人免遭邪恶之徒迫害的唯一办法就是揭露邪恶,谁能忍看这样罪恶的阴谋得逞?!(明慧网: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22/5759.html)

8) 知情人透露广州白云区戒毒所从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盗取器官

据一名曾经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被关押的人士(因为安全缘故,暂不公开姓名)向本文作者透露。该名男士曾于2001年被关押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和他关押在一起大都是“白粉仔”(指吸毒者),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他看见几个“白粉仔”在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好被一名戒毒所的医生看见。医生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

该名男士表示,他几次听到戒毒所的医生对那些毒瘾发作的吸毒者说,想要多一点白粉,就狠狠的去打那些法轮功,但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他亲眼见到几名和他关押在一起的操北方口音的法轮功青壮年男子被拉出去后,就没有见他们回来。那些法轮功学员不肯报自己的姓名,家又不在广州市,即使失踪了,也没有家属想到要来查询。

该男士出来很久之后,和笔者谈到这段经历,仍然是胆颤心惊。根据他的观察到的情况分析,该戒毒所为了得到更多的器官,就经常指使毒瘾发作的吸毒者去打被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并要求保持器官完整,并主要对外地人下手。这些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被打死后,很可能器官被白云区戒毒所盗取后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