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监狱医院中残酷的药物摧残


【明慧网2004年6月16日】蚌埠监狱医院是集中迫害皖北地区大法弟子的一个邪恶场所。恶医暴力对大法弟子進行输液、注射不明药物摧残,“伤残到什么程度都行,只要留一口气”。多名大法弟子在输液过程中,导致内脏出血、血压降低、休克多次。

蚌埠监狱医院接收不法人员送来的皖北地区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为了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被分为“一般处理”和“重点处理”两种,“一般处理”就是伪善的劝其打针吃药,强迫住院2-3个星期,勒索“住院费”2000-3000元;“重点处理”的大法弟子将被医院恶首陈××(院长)指使下的恶人残酷折磨,直到摧残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还不肯罢手。

据院内人士透露,皖北各地恶警将部分大法弟子绑架到该院,由恶首陈××带医警及五、六个劳改犯直接将大法弟子绑在病床上,不少大法弟子胳膊因此被扭伤。然后医警给他(她)打一针不明药物,使其昏迷过去,再用手铐将大法弟子的双手铐在铁床两侧,两只脚绑在床架上,形成“大”字形,接着给其静脉注射不明药物。在此输液过程中,大法弟子出现血压降低,低压降为0,高压降低40mmHg,心脏功能紊乱,甚至出现危险状态:内脏出血、下身流出血块,有的昏死过去。恶首陈××再指使医警将其抢救过来,有的大法弟子被摧残的反复昏死过去几次。实在不易抢救的,恶医就到蚌埠医学院接专家来参与,他们秉承“办案”单位的指示,把法轮功学员往死里整,要彻底摧毁大法弟子的肉体。

大法弟子被铐在铁床上,一天24小时打点滴,少则一个星期,长的几个星期,直到药物摧垮身体,停药后,大法弟子一般身体极度虚弱,尿血、咯血,血压极高,有的高压升至280mmHg,手脚发麻、发抖,不受控制,不能起床,头昏眼花。有的大法弟子一个多月都不能下床,无力挪步、虚脱。不法人员的目地达到,就让邪恶的“610组织”将人带走,离开时还得再敲诈高额“医疗费”,少则3000元,多的5000-7000元甚至上万元,大法弟子家属被迫交钱后才会暂时罢手。

本来已在看守所等处备受摧残折磨的身体,加上这种所谓的治疗,大法弟子出院时拖着已是极度虚弱的身体及被扭伤的四肢,不知又将送到何处再受折磨!

2003年上半年,一大法弟子被送到蚌埠监狱医院,当时由王主任(医警,体胖,约四十岁)带几个劳改犯将该大法弟子按倒在床上,打了一针后将铁门反锁。几个小时后,该大法弟子出现全身颤抖、双手双脚发麻,心脏象脱气一样,然后她高喊:“来人哪!”医警来了,叫劳改犯搬仪器检测,发现心脏危险,血压2240mmHg,才赶紧推卸责任,当天通知看守所来带人,付一天住院费186元人民币。

2003年下半年,某市看守所送来一大法弟子,此大法弟子受到“重点治理”,该市政法委书记亲临病房坐阵。院长陈某大声地对该大法弟子说:“你们政法委来人了,要对你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一声令下,五六个劳改犯疯狂地扭胳膊扭腿,将其摔倒在床上,两手用铁铐子铐在铁床两边铁框上,双脚捆在床架上,形成一个“大”字。一恶警向其臀部打了一针,该大法弟子就昏过去了,接下来就是静脉打点滴,不明药物流進这该大法弟子身体,使他内脏出血,裤子染红了一片,心脏危险,血压不到40mmHg,连续出现病危状态,晕死过去两次,经抢救才缓过来气。此间,恶人们还高价请来专家现场指导抢救,因为恶人们接到的“指示”是:摧残身体,伤残到什么程度都行,只要留一口气。该大法弟子昏死过去20多个小时,醒来时已无力睁眼。铐在床上的手背、胳膊吊得又肿又紫,尿血、咯血,奄奄一息,靠吸氧维持。就是这样还不罢手,此大法弟子仍然被强迫铐在床上,继续输不明药物达一个多星期,直到表面身体被完全摧垮。

与此同时,另一病房里还有三名大法弟子在受着同样的摧残!

大法弟子被关在不同病室,铁门紧锁,只留几公分宽门缝看输液情况,门外犯人值班,24小时监控,每天48元监管费,平均每天150元住院费,逼迫大法弟子付。每个大法弟子出院都要付3000元---7000元高额费用,同时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甚至残疾。

                       2004.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