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潍坊安丘市青年女大法弟子遭恶警毒打折磨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我叫宋桂美,女,26岁。家住安丘市临浯镇宋家里岗村,户口在安丘市十二户。

我是97年得法的,没得法前,我一身病,血压低、胃肠炎、阑尾炎、脾气暴躁。有病乱求医,走过大小医院也没见效,我身体一直不好,病魔折磨我很多年,最后连正常上班都无法保证,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无以言表。自从学法后,我的病不翼而飞,也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谛,我时刻以大法“真、善、忍”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身心得到了净化,真是“枯树逢春”,我整个人都改变了,是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

好景不长,99年7.20江泽民开始镇压,那个时候我在门市上班,我们有6个人都修炼,邪恶为了镇压把我们当了典型。99年10月一天晚上10点左右,我们都睡了,公安局局长带领了好几个恶警私自闯入门宅,不问皂白,進去就翻大法书,床底的破纸盒都翻遍了,嘴里还骂咧咧的吓唬我们。上边来个通知他们就到门市里去翻一次,每次都去5、6个。

99年11月左右有一天下午,我在上班,安丘公安局政保科的李生华、刘××、开着警车到我们上班的地方,什么都不说让我去趟,我说我不去,李生华说:“你不去也得去,不去我们就拖你去”。接着就把我推上了警车拉到公安局,一去恶警就嘲笑我说:“你这么年轻跟着学什么?”我说:“做好人还分年轻不年轻吗”?李生华和刘××开始逼迫我,问这几天谁到我们的地方去过。我不配合他们,他们说:“真是个傻子,你不想回去了”。我说:“我怎么来的你们就怎么拉我回去。”有一个恶警说:“给她戴上手铐拉到大街拴在电线杆上看她还说不说。”到了晚上他们就把我拖在走廊里给我戴上手铐,强迫让我蹲在地上,我不配合他们,(因下午把去北京拉回来的太多)他们没办法只好说你快走吧!我说:“你把我拉来就得送我回去。”他们都不说话了。他们经常不管白天黑夜就闯入门市里去乱翻一通,不知翻过多少次了。

2000年3月21日,我为了上北京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金水桥打开了“法轮大法好”,不到二分钟,接着跑上去一个恶警把横幅抢去了,把我拖上了警车拉到了一个旅馆,在旅馆里给我们戴着手铐不让睡觉,一天多的时间安丘公安局去把我们拉到当地,在路上他们就说拘留所满了,只好拉到计生办,把我们拖在一个空屋子里,什么都没有,让我们坐在冰凉的地上,我们为了抗议就开始绝食,绝食了两天,东关派出所还有别的地方的4、5个邪恶之徒去恐吓我说:“你再去北京我们就把你的户口取消了”,我说你们是违法的,你们要是这样干我更要去北京告你们。恶人什么花招都使了,没达到目地只好送我回家。回家第二天,李生华和刘××又到我家吓唬我父母,让我签名好留档案。

2000年7月,中央罗干为了达到迫害目地,亲自到了潍坊安丘想大抓捕,我不想让他达到目地就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2001年6月份,我和一位同修在屋里,李生华带领20多个人从墙上闯進去了,把我们强行拉到了城北公安分局,在分局里把我强行塞在铁椅子上,我不配合,贾代军瞅着我嘴里还骂咧咧的。后我被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一進去他们号称“马阎王”让我签名我不签,马阎王接着拿着皮鞭子狠狠的抽了我一下,在监室里就一张小床让我们20几个人睡,有的都睡在地上。第二天李生华叫我出来,找了16个邪悟者的轮班转化我,不让睡觉,不给我饭吃,把我铐在铁椅子上,整天折磨我。在这四天里公安局的邪恶之徒经常去看我转了没有,去就说你不转化就劳教你,给我施加压力。到第四天又把我拉到转化班,二十几个邪悟者轮着说。在转化班不到一天我就从窗户走了。

2002年11月份一天下午,我和4个同修在屋里,20几个恶警私自出入進去,二话不说就把我们拖上警车,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打我的嘴,强行把我们拉到奎文区分局铐在铁椅子上,铐了一黑夜,到了第二天安丘公安局李生华、张進效去把我们拉到看守所铐在铁椅子上,张進效叫嚣着说:“我以前在刑警队上不知多少人死在我手里,你个小女孩你在我这里想出去,不可能。”张進效那时候刚進公安局的第三天他为了得到自己的利益不顾一切。白天黑夜都看着我们的,我为了出去,就一直绝食抗议,到了第二天张進效让医院的护士给我强行灌食,我不配合,石堆镇的任××接着狠狠的朝我的胸前打了一锤,当时就喘不上气来了,那两个20几岁的男的,给我戴上手铐狠狠的卡紧,又强行把我的头按倒,踩着我的头发,我动都动不了,医生就不顾生死强行给我灌,那个滋味真是生不如死。每天给我灌一次,连着给我灌了三次。张進效经常去看我妥协了没有,一去看还是原样就气急败坏的让邪恶打我,那时候真是严寒冬天,把我拖在冰凉的地上。有时还不罢休就用铁环狠狠的望里紧,有时紧的我喘不过气来。李生华就开始来软的,一看软的不行接着来硬的,在铁椅子上铐得我疼痛难忍,又拖在地上折磨我。李生华还说:“明天把你拉在大街上游街,让大街上的人看看你到底干什么的?到了晚上找来拍电视给我上电视,他们实行江氏集团的“名誉上搞臭”在安丘新闻播了7天。

给我灌了三次食以后,李生华又把我拉到医院里,强行按着我的头给我灌大油,疼得我话都说不出,我听到医生说灌了不到二斤,由于我的胃承受不了当场全部吐出来了,呛得我的眼泪溜了出来。回到看守所李生华又叫邪悟者转化我,白天黑夜的折磨我,第10天的时候我的肉体和精神上承受不住了,当场就晕了过去,李生华就叫救护车把我拉到医院给我检查,医生说:“时间长了不吃饭,高血压超了90度”。他们为了不放我给我打点滴,我不让他们打,李生华、李××强行按着我让医生给我扎,因绝食时间长了医生说:“脱水扎不進去,血管都找不着了,”扎了将近半个小时扎的我满胳膊都是蜂窝眼,疼痛难忍。张進效还在一边叫嚣着说:“你这一次不转化,就活化,你不用想出去”。在医院里把我的手全铐在头上的床杆上,有时疼得支撑不住不知晕了几次。李生华和张進效气狠狠的说:“你再不转化就把你送到太平间里,让你们的家人找不着”。我在医院的时候,李生华带领和几个邪恶经常到我家吓唬我的将近70岁的父母,李生华说:“上次劳教书批下来她跑了,这次你女儿再不转化就得劳教三年,要不你就拿钱我们才放”。 当场惊吓得我父亲憋不上气来,挂上了吊针。李生华怕出人命吓的接着就跑了。

12天过去了,他们看到这样钱得不到,送劳教,劳教不收,只好放了。回家的第四天,李生华、葛江、贾代军私闯民宅对我父母说:“把你女儿拉回去有点事接着送回来。”我妈知道拉去,他们肯定会折磨我,接着趴在我的身上哭着说:“她在里面12天没吃饭你们怕出人命把她拉回来,现在你们再拉她回去折磨她,你们有没有良心,你们今天要是再拉她去,我就和你们没完 ”。李生华接着去拖我的胳膊,我朝墙的一边躺去了说:“你们休想达到你们迫害我的目地。”他们一看气急败坏的走了。

从2000年7月至今一直被迫流离失所,我坚持自己的信仰,非法关押数次,有班不能上,有家不能回。在这几年来我父母也跟着遭到邪恶恐吓和压力,头发都白了,有时为我担心都睡不着觉,亲朋好友都受到了牵连。所以我走到那儿,都把我被迫害的事实告诉世人,让世人知道,修“真、善、忍”无罪!做好人无罪!

在此,吁请正义之士制止这场迫害,营救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正告潍坊安丘市仍在助纣为虐的不法之徒,“善恶有报是天理”,任何人干的坏事将来都要自己承担的,谁也替不了。邪恶之首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现正遭到全世界许多国家的起诉,下一步面临它的将是灭顶之灾,希望你们认清形势,停止做恶,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不要再充当江氏的陪葬品。

安丘公安局部分恶人录:

张進校:(大队长 经常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人员)宅电:0536——4228721办公电话:0536——4368610
李升华 老家宋管疃镇 大石榴村(经常抓大法弟子主要人员)宅电:0536-4264901
贾在军 (经常恐吓大法弟子)宅电:0536-4266239
张元亭(看守所管教 经常给大法学员强行灌食)宅电:0536-4261032
葛江 老家安丘市贾戈镇 (反××大队长,)反××大队办公室电话:0536-4251510
马喜彦 宅电:0536-4261779
宋云清 分管迫害法轮功副局长,男 50多岁宅电:0536-4266618
乡镇派出所电话:
官庄镇派出所电话:0536-4658119 红沙沟派出所电话:0536-4671029
临浯镇派出所电话:0536-4770013 东关派出所电话:0536-4222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