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德惠市田宇飞恶行


【明慧网2004年6月17日】我今年50岁,是一名农村妇女,出生一个贫困的家庭,父母亲身体多病,我也很早就参加了生产劳动,由于过度的劳动,身体得了好多的病,月经不调、胃病、贫血、牙痛、风湿痛,这些病只能靠药物来维持。我成家后有了三个孩子,5口之家,日子过的不太顺心,由于操劳家务过重又得了好多种病,腰椎骨质增生、手骨节增生、阴道炎、神经衰弱、肩周炎、腱鞘炎、肝病、胃胀。

二十多年来的病折磨得我生不如死,家务活也不能干了,有一点小事就整夜睡不着觉、头昏迷惑,身后象背一块大石头似的,到处求医问药花去了家里很多钱,也没治好我的病;西医看不好就到中医去看,四处求医,名医求了一个又一个,草药吃了一包又一包,整天愁眉哭脸,家里人也都不顺心。我总躺在炕上,因为腰骨质增生不能坐着,中医治不好就找大神和大仙看病,有病乱投医。

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时候,1999年正月喜得大法。我家周围有好多炼法轮功的,他们也都知道我身体不好病很严重,一天一位朋友到我家来看我,他向我介绍了法轮功的神奇,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当时他给我带来了大法的书。当时我得病很严重不能坐着,只能躺着看,累了就趴着看。我按朋友介绍说的,看书时得坐着看,有时站着后背靠墙看书。不几天我就找到了炼功点,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二十多天我能坐一个小时;炼功三个多月后,我身上二十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真是感到了无病一身轻,家里的活也能干了。我的亲人也很高兴,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丈夫很支持我学法炼功做大法的事情,我自己暗下决心,坚修大法。法轮大法太神奇了,3、5年我没吃过一片药,给家里节省下的医药费可想而知。修“真、善、忍”不仅我身体好了,思想上也发生了改变,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前的我爱骂人、妒嫉心特别强;现今的我学会对别人理解、宽容、夫妻和睦。我感到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从我的内心出发说一声:法轮大法有多么的神奇,修“真善忍”有多么的荣耀,感谢恩师把我从苦海中救了出来,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慈悲伟大的师父救度之恩。

1999年7月20日全国上下阴云密布,江氏集团发起了大规模的镇压和谎言欺骗,大法遭到邪恶之徒的诽谤与诬陷。我与同修凭着良知和对大法的坚信,一起走出去证实法,向世人讲真象。我们在2002年10月9日晚撒发真象传单被警察跟踪,走在路上就要到家了,两个警察从后边跑过来,说一声“抓住法轮功”,二话没说首先把我的背包抢过去,而后把我们拽上车戴上手扣子。一路上我们向他们洪法讲法轮功真象,他们不但不听,还大声大吵地骂我们。到了德惠振兴所之后开始审讯,恶警田宇飞把我的背包往桌子上一扔说,这包里有三份传单二个贴。其实包里的传单是恶警放的。因在撒传单时他们没抓到,背包里的传单是他们栽赃陷害的。

恶警田宇飞象恶狼似的对我们拳打脚踢;还有一个恶警姓刘,恶狠狠打我嘴巴子。当我想到师父的话,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还向他们讲法轮功真象,恶警田宇飞骂骂咧咧说,你们都去作好人,我们警察上哪吃饭去。他手里拿着一个手机给我们看,说这手机也是你们法轮功的,还跟我们说铁南那个资料点是他破的案子,说自己是破获法轮功能手。审完后带我回到了家,当天晚上丈夫和孩子都没在家,田宇飞二话没说开始乱翻一气,他把我家的东西扔的乱七八糟,把大法书和资料都抄走,田宇飞把我自家做小生意钱全部拿走,当时家里的米只剩下不多了,另外还把我家的胶带全带走,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人民警察干出这些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勾当。在车上,田宇飞用手电筒往我的头上狠狠的打,还用手电筒往手扣子上猛打,手扣越打越紧,我的手麻木了八个多月。回到振兴所我要上厕所,田宇飞不让上还破口大骂说:憋死你。把我扣在暖气管子上不让睡觉。

朋友们:真心希望你能了解事实真象。我们在遭受严重的迫害,面临危险的情况下节衣缩食做真象传单和光盘,见到后希望珍惜,你们也有父母妻儿、兄弟姐妹。谎言终究不会长久,一切做恶的生命必然会受到正义的审判和历史的淘汰。我们只要您了解了真象,知道真象是为了不被蒙骗,心明眼亮,今后的人生更加光明充满希望。到时候您就会明白,您今天得到的是无比珍贵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