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延津县恶人恶报事例

【明慧网2004年6月17日】李儒录,河南省延津县公安局副局长,2002年由于身体不行退居二线。本来李的身体是健康的。自99年7.20江氏迫害法轮功以来,李不顾百姓疾苦,只知紧跟“上边”。他常说:“我们是无产阶级专政工具,上边叫干啥就干啥。”他在多种场合攻击诽谤大法、师父,迫害大法弟子,采取多种手段调查法轮功活动情况,并亲自带领下属多次抄大法弟子的家。在名利心的驱使下,他死心塌地执行江氏的邪恶政策。延津县对大法的迫害,他和秦臻是主犯。因此他们都分别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报应。

2000年7月份,9名進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天降暴雨,李骑摩托车把腿撞骨折,住院一个多月。在住院期间,公安局没能抓到大法弟子常修善,便把他的爱人王秀兰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多。李儒录出院后第二天,到看守所非法提审王秀兰,上车时便休克,又住進了医院。出院后又继续迫害法轮功,身体又不行了,一查脑左侧前后各长了瘤。2001年春在北京把前边一瘤取出,2002年下半年由于病情恶化无法工作退居二线,但他仍不醒悟,仍然迫害法轮功,结果后边瘤迅速增大,从北京请来专家两次动手术。医生同时做了2例病人,人家很快恢复健康。而李做手术后不但病情不减,反而恶化,连头都抬不起来。专家只好又把他带到北京医治,但医治了好长时间也不见好转,专家说他的情况特别,无奈目前在家中,神智不清,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在这四年多的迫害中,他5次住院,二次手术,花掉30多万元医药费,公安局还号召全体职工为他捐款看病。迫害前李的身体健康,是一个非常精神的人,而今追随江氏迫害好人变成了这样。大概他现在已有所醒悟,曾对人说:“要是把好人关進牢房是啥滋味?”

秦臻,30多岁,原阳县公安局政保科长,2003年提升副局长,接李儒录的工作。亲自带领科员到大法弟子家抄家,骚扰、抓捕、关押大法弟子,延津县迫害法轮功的实施计划几乎都是李、秦说了算,应负主要责任。大法弟子给他们讲真象根本不听,一心想借迫害法轮功捞取资本升官发财,随着其作恶越多,恶报在他身上已经发生。去年下半年突然得了坐骨神经痛,疼痛难忍。30多岁的小伙子,本来身体健康,精力充沛,风华正茂,正是人生最好时期,但现在他却疾病缠身。

申建国,延津县610办公室主任,阴谋策划者,亲自带领人到大法弟子家骚扰。爱人在棉织厂上班,身体多病虚弱,经常住院。一人作恶,祸及家人。

寇守业,从城到乡,件件迫害大法的事都参加,现一人作恶,祸及家人。其爱人腰间盘骨质增生动手术出院不久。他本人有所醒悟,曾说“要不是保饭碗,哪个孬孙愿意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7/77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