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体悟到的四次升华


【明慧网2004年6月18日】在八年多的大法修炼中,深深体验到所经历的“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转法轮》)大法修炼是非常严肃,而又十分神圣的。师父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只有把自己当做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坚信大法,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僵化了的观念,同化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才能一步步登上新的台阶。大法弟子修炼所达到的层次各不相同,我在修炼中体悟到四次大的升华。

一、从一般的气功锻炼,到大法修炼

开始学法轮功的时候,也是想做为一般的气功锻炼锻炼身体。读了《转法轮》,解开了人生的许多迷惑不解的问题,心里就象开了一扇窗。觉得法轮大法是非常精深的超常的高德大法,师尊为了法正乾坤,借用了最低层次人类的气功这种形式,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实质是度人修佛。这就必须相信有多层空间高级生命——神的存在。于是,坚定的一个心眼修大法,把有求之心都放下。无所求而自得,身体很快净化了,所有的病都没了。可看到有的人老抱着治病的心,越想着治病越不好。就是老把大法修炼当做一般的气功锻炼,把自己当做常人,而不是修炼人。师父说:“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转法轮》)大法修炼是超常的,怎能管常人呢!

修炼一段时间后,我觉得不应该再揣着救心丹和保险盒了。但又怕心脏病突发,自我感觉修得还不够好,如果师父不承认我是“真修弟子”,又扔了急救药,一下就乎悠过去怎办?经过学法才悟到,是不是“真修弟子”,不必问别人,就问自己!自己坚信大法就是真修弟子。否则,自己不真信还用问别人嘛!该扔的就下决心扔掉。然而,因为要消业,有时心绞痛还真发作,当时心里害怕,思想斗争激烈,怎么来对待呢?修炼人就得心在法上,把自己交给大法了,一个心不动,也就平安无事了。这也是师父安排的考验,看修炼者对大法的坚信程度。在整个修炼圆满之前,这样那样的考验还会有。有的人对自己是否真修不敢肯定,就过不了这一关,几次住進医院。一旦认为是病,就把自己降到了常人,自我掉下来了,甚至有的人还怨大法呢。

从开始修炼到走出世间法之前,都会有身体这样和那样的不舒服,我体会大体有三种情况:一个是对于所剩的业力,“就把它分成无数的若干份,摆在你修炼的各个层次之中,利用它来提高你的心性,转化你的业力,长你的功。”(《转法轮》)有时到一定层次,可能还会有大的消业考验,特别是来的层次高、自己身体体系内涵盖生命多的。另一个是“炼功人将来修炼也不会舒服的,身体出现许多的功,都是很强烈的东西在你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搞得你这么不舒服,那么不舒服。”(《转法轮》)再有就是外来干扰了。对这些情况无论如何也不能认为是病,那样又把自己降回到了常人。对于业力和外来干扰可以发正念清除它,坚定的把自己当做真正的炼功人,勇猛精進向新的层次升华。

二、从普通的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

7.20迫害开始时,我曾错误的认为:个别地方有人干扰捣乱、个别人说点坏话,无关大局,如果不去中南海上访,大法修炼的形势会发展得更好,觉得上访有参与政治之嫌。也感到这些想法不太对劲,又不知怎么认识好。于是,通过电脑班和多次查询,终于找到了明慧网。师父说:“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在卫护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时,他们在干什么?在他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他们干什么去了?”(《严肃的教诲》)网上一个同修在体会中谈到:农历大年三十的时候,人们都在欢乐的过除夕,一想到大法被诽谤、师尊被诬蔑,就心潮难平、在家怎么也呆不下去,必须在大年夜走出来讲清真象。师父的新经文和同修的文章,令我激动得泪水止不住的流。

其实,自己的那些认识,只是为掩饰怕心而找的借口,个人修炼遇事要忍,可对大法一定要维护。而我“心不是为了维护大法,而是为了维护人类社会的什么。”(《挖根》)学习了明慧网编辑部《正法修炼的走向圆满》一文,懂得了什么是正法修炼:“对我们有幸在宇宙正法过程中得法的弟子来说,完全不存在个人臆想的所谓普通修炼。要想真修,就要按照正法的要求去修炼,正法修炼的机缘尽在正法结束之前。护法助师是每一个在正法过程中修炼弟子的神圣天职。”师父在宇宙末劫的最后时期,为了挽救芸芸众生,不是把旧宇宙放弃,而是以正法来更新宇宙。我们能够有幸在宇宙正法时期得法,选择师父的选择,参与师父的正法,是万古难遇的正法修炼!师父早就预见到:“正法传,万魔拦。”(《洪吟》-新生)大法弟子是为宇宙正法而确立的生命,是新宇宙的保卫者。当然,大法弟子不是为了讲真象而存在的,旧势力为它们的目地非要干扰破坏正法,师父不承认它们的安排,我们助师护法世间行,对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就要走出来讲清真象。师父说:“我在1999年的7.20就把7.20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北美巡回讲法》)我们7.20以前的修炼,是为参与正法奠定的基础。

有的人认为魔难时间长、神佛不显灵而放弃了修炼。不理解大法修炼的庄严神圣,把凡世短短几年的时间看得很长,而不是把最后仅剩的有限时间,当做可贵的救度众生和正法修炼的机缘;还有的人专看常人社会的什么组织人物的态度,而决定不炼了,寄希望于常人社会。师父曾指出:“修炼是超越常人的,谁也一样,他对气功的批判那不是常人的认识吗?他能有资格否定佛法与修炼吗?人类的任何组织能超越于神佛之上吗?”(《为谁而修》)有的人因为学法时间不长,也有的人从众心理很强,还有的人被家里或外人看管起来,总之是怕心大屈从了邪恶。师父早就在《转法轮》中告诫我们:“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有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会有干扰,有考验。”

有的人不知道什么是正法修炼,执意不想走出来,说:“我这辈子就这么在家修了。”还有个人说:“明慧网没别的,净是让人去天安门。”可见怕心使之邪悟,不能坚定的把自己当做正法修炼的弟子,只能在惑乱中被大浪淘沙般淘汰了!师父说:“我为那些在魔难的严重考验面前不能走出来的、以各种借口掩盖自己怕心的人而感到痛心。而且,他们还用人的最狡猾的心理宣说:走出来是参与政治、和人斗等等,用这借口欺骗着自己,还动摇着其他想要走出来的人。”“无论他们怎么在家里所谓的坚持学法炼功,都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严肃的教诲》)当然,在魔难中坚持正法修炼是难的,是非常神圣的。“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神路难》),轻松舒服的能修成佛吗?正因为我们与正法同在,师父为我们承担得最多,给予得最好,正法修炼层次提高得最快。“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由于师父几乎为你们承担了历史上的一切,正法期间弟子必须在正法结束后才能离去,所以修炼的过程中你们达到了个人圆满标准也就成为一个重要过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大法弟子新的生命,是在正法中形成的,也就是在正法中生成神。要敢于走出来排除迫害,利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人群、时间、地点,在不同行业、领域,去讲清真象,证实大法救度世人,把处处都变成天安门。正法是伟大而殊胜的,是正法时期每个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机遇。众生的得救,个人的圆满,自身空间场的充实与其中的生命被救度等等,都在其中了。

师父早就一再嘱咐我们:“无论现在和将来,乱我们法的,那只能是内部弟子,千万注意!”(《精進要旨》:《金刚》)邪恶的旧势力在实施迫害中,开始的时候安排了受过训的特务打入劳教所搞邪悟,后来就是监牢里的邪悟者内部自己乱法,说“圆满了,不用再学了,要去掉对师父的常人之情”等,还断章取义的乱解释师父的经文,为自己的邪悟找借口;在外边的也有的传假经文、诋毁师父肯定的明慧网,说什么“师父讲的法都是天机,不能公开发表”等;有甚者自命是师父的代表,让学什么“小册子”。对这些乱法的行径,一定要头脑清醒明辨是非,心在法上就能经受住各种考验。当然,受骗上当的都是本身学法不深的人。“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今天能够跟师父在一起正法,我想将来等待着你们的是什么——那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的至高无上的荣耀!”(《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现在那些邪恶因素少之又少了,很多落下的同修已经醒悟;跌倒的爬起来了,声明所写的所谓“保证书”作废,精進的学法,到处找师父7.20以后的讲法,抓紧时间学,跟上了正法的進程。

三、从走出家来,到走出人来

有的人口头坚修大法,关键时刻还是放不下常人,带着很强的怕心和侥幸的心理走出来,能不出问题吗?走出家门来,不等于走出人来。师父说:“大家如果学不好这部大法,你自身的圆满得不到保证。而且你所有做的大法的正事都象常人做事一样,用常人的那种想法、站在常人的基点上做,那就是常人,最多是常人为大法做好事而已。”(《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不以神的而是以常人的心态,做的事就不是神圣的,也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而迫害。“有的人就是怕这怕那,人心就是多,被迫害得就厉害,被迫害得快不行了还在人的执著中出不来,护法神着急没办法。”(《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其实从修炼入门一开始,我们除了师父法身在看管以外,旧势力还派了它们的黑手。“这些黑手参与了所有大法弟子从入门开始到现在一切大小事及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中所有情况的干扰,无孔不入。”(《正念除黑手》)但是它们什么时候能参与干扰迫害呢?就是我们把自己当做常人的时候,这时护法神都着急没办法。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指出:“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所以在讲清真象中走出人来,不能掺進任何常人之心,旧势力的黑手也就干扰不了,否则师父的法身也不允许。师父让我们心里记住:“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当然,在具体做讲清真象的事情时,仍然会暴露出某些常人之心,要立即发正念清除,否则邪恶就会钻空子。我也曾因有显示心、曾想过“我要進去如何做”而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又忽视了人世间这层法等,進了魔窟几十天。每天心里默念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常人心一出现,迫害就加剧,师父的经文也念不上来了;按照师父的要求做,真正能在生死关头放下生死,邪恶真就害怕了。后来,想到生死不怕了,还只是被动的承受,为什么不主动的出击呢?觉者的威德不是在承受中成就的,而是在破除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中建立的。师父说:“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的默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于是我正视邪恶,主动出击正念铲除邪恶,不听从旧势力的任何指令安排、任何规章要求,努力做好师父告诉的“三件事”,特别是向狱警和犯人们讲清真象。他们明白了真象,都掩护我做“三件事”;觉醒了的犯人还利用艰苦而有限的条件,抄写经文、制作法轮图形。环境随着大法弟子的心态而发生变化,旧势力的迫害也就被破除了。我为大法弟子的觉悟与壮举、为世人的觉醒与被救度而流泪,因为我体悟到了师尊的慈悲和无边的法力。

在讲清真象、发正念中,师父赋予了我们功能和神通,这时不是锁着的。心态稳定的运用,发挥的作用是显著的。“现在是时机了。我也安排正神和我的法身在全面接管、全面看着它们,避免它们捣乱,不出问题。”(《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师父安排全面接管,我们就遵照师父的安排,主动的消除旧势力的黑手。问题是发正念时心态不稳或怀疑会不会起作用就不行。“会不会起作用?”不必问别人,和前边提到的“是不是真修弟子”一样,就问自己!自己坚信大法,认为已经走过了个人修炼的圆满过程,是顶天独尊的神,发正念的作用就是巨大的。师父说:“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真的是这样啊。”(《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反之,对大法坚信的程度差,不认为自己是神,那就不是神,即确立不了神的层次;意念中老觉着自己是常人,发出的念能纯正强大吗?所以我体会:只有心态正,做事才神圣;只有心态正,安全有保证;只有心态正,神位才确定。

师父说:“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到了“大法徒 上九霄”(《洪吟(二)》:《预》)的时候,还留恋凡世,贪图安逸,觉得常人的生活还没过够,从而被迫害被转化。有的还助纣为虐去“转化”别人,仿佛邪悟的人多了便成正确的了,或觉得法不责众,就错上加错了。现在,很多被转化的人醒悟过来了,但有的一想到要加倍付出,就又迟迟不前了,没有走出人来的决心。“在神的眼里,旧势力的安排也是这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真能放得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其实,修炼是十分严肃的,无论是谁都得达到师父所说的:“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也不要背什么包袱、怕丢什么脸面,那都是不应该要的执著心。师父说:“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北美巡回讲法》)跌倒了再爬起来,没结束就有机会。

师父说:“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你还把自己当做常人,我说你的心性那个时候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最起码你掉到常人那个层次上去了。”(《转法轮》)我们要在正法中不断的正己,尽快的走出人来,决心把常人的执著统统都放下,就会有新的升华。

四、从回归老家,到归正本性

“返本归真”,是过去个人修炼的目地,即回到原来的老家,归回到本性上去。那样的圆满,只是旧宇宙18K金的标准,也正是旧势力所要的。“它们所要的目地就是它们要把宇宙在正法中恢复成没正法一样,还是它们那一套。”“它们想改变的是使那些表面形式变好。就象不纯净的衣服给它洗净,但是还是那件旧衣服”。(《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而我理解师父的讲法延用世人的语言、过去修炼界的这句话——“返本归真”,但却赋予了新的内涵:那即是把本性归正到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上去。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佛性无漏》)原来的老家及旧宇宙所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旧宇宙中的一切生命也将解体,谁也逃脱不了成住坏灭的旧法理,包括旧势力本身也逃脱不了坏灭的命运。只有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的生命,才能進入新宇宙。“另外的一个新的宇宙,里边的这个时间、空间、生命、机制、法,一切都是重新安排的,没有与旧宇宙的一切连系,旧宇宙的生命是看不到的。”(《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所说的“回老家”,是回到原来同等高的层次,实际是比原来还高还好的层次。

“释迦牟尼、老子当时讲的理,都是我们银河系范围之内的理。我们法轮大法炼的是什么呀?我们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炼,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我们炼了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等于是炼宇宙。”(《转法轮》)法炼得大修得就高,新的宇宙是圆容不灭的,超越旧宇宙无数倍。“未来的神真的神起来了,他们不需要再对应地上这种石头了”“你在修炼的过程中啊,你自身对应的那个天体,不管有多大,就随着你修炼的成功它们也都归正,一定的。你修炼不好它们归正不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有人说,大法弟子想圆满是为私的、不管别人。人们不懂得修炼,只能用过去的、而且是人中的标准来衡量,过去的个人修炼是为私的。我在狱中曾作打油诗:“敢闯生死关,更上一层天。终须离凡世,早日随师还。”原来还以为是豪言壮语呢,其实也是为私的,为了私也可以去死。《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说:“过去的基点是为私的,而大法造就的一切是不执我的。”过去的个人修炼和现在的正法修炼的根本区别是:“为私”还是“去私”。我们当初下来那一念,可能也是为私的,为了自己的宇宙空间在更新中不被全宇宙正法落下,和旧势力一样都是为了自救;但我们与执著于私的旧势力不同在于:我们选择了圆容师父的选择,选择了通过修炼大法归正自己的本性,选择了为救度众生修得无私无我;而旧势力不想改变自己,选择了要利用师父的正法达到它们的目地,为了私干扰破坏正法,不惜淘汰相当巨大数量的生命。“大家知道,佛、神他可以为众生、为宇宙的利益放弃他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放弃的,而且坦然不动的。”(《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大法弟子今天为救度众生什么都可放弃,将来圆满了也能为众生、为维护新宇宙而献出自己的一切,是无私无我的。

怎么样修掉自己的根本执著,去除对“自我”的执著呢?就是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中,同化大法更新自己。不论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都要对照自己、清理自己、归正自己。

师父说,“这三件事你们能够做好什么都在其中,包容着一切。”(《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因为有许多常人的最根本执著,即那个私心,在做三件事时,往往达不到清净心。我过去的做法是想什么名利情的事,就清除什么,现在多是做此三件事而想彼三件事,追究起来这也是“做事心”。老想着在人世间怎么怎么做,而不是按师父说的“用正念”;深入剖析这个“做事心”,背后隐藏着一定的自我显示、自我成就,不单是为证实法,很多是为证实自己。觉得做了一些事可以上层次,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所以修不掉隐藏的“自我”,就不会达到清净心。其实上不上层次,不是由做事多少而定,而是心性多高功多高。在讲清真象中,主要看是否心态正,每次都要找到自己的不足,每次都要有更新神的境界。心态不稳时不能急于做,一定要学好法,调整好心态,这就是正法修炼。不只是人走过来,而是心性要提高上来。《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上有学员问:“只是修到这么久,才意识到什么是自己的根本执著,那就是执著于自己。”师父回答说:“对,说白了就是过去生命的基本因素。”我理解这个“基本因素”,就是过去我们各层空间的身体直到生命本源,都执著于“自我”。要把这个“私”从根本上全去掉,是非常艰难而神圣的,必须真正的脱胎换骨,直到生命本源的改变。

师父让我们保持一颗“慈悲心”。一是坚决去“私心”修出“慈悲心”。不执我的干着宇宙中最伟大的事,看众生都苦,谁不更新都進入不了新宇宙;再就是经常提醒自己,注意保持慈悲的心态。可是有时还是保持不了,不知为什么,我曾为此而苦恼。师父在《洪吟(二)》:《断》中明确提出:“意不坚”,“咋出凡”,仿佛是对自己讲的。我悟到这个“坚”:就是对师对法的坚信程度、坚修的决心。师父在《转法轮》的最后说:“我主要提出点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真正修炼下去。”这段话以前没太在意,现在体悟到其内涵是十分深邃的。“真正修炼下去”,牢牢记住自己是“炼功人”。每做一件事是否按“炼功人”要求去做,其结果不一样。是用“炼功人”的正念,还是常人的私念,一念之差,天壤之别,有神圣和私欲之分。时时为别人着想,处处严格要求向内修,事事从本性上归正自己,逐步深入到生命基本因素的改变。师父最近在《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借助今天的这个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复活吧!”师父一念动天地!要相信自己神的一面真的复活了,以更新神的状态做“三件事”,便会觉得身体高大无比、威力无穷。

要根除私心,还有个很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对待家里的亲人。特别走出来讲清真象,往往都遇到一些亲人的劝阻。家庭是人类社会为私的一个细胞,必须站在法上来认识,彻底改变人的观念,放下亲情。有人说:“就怕亲人挂牵、遭罪、受不了!”这还是把常人的情看得太重,怕他们吃人世之苦、怕失去天伦之乐。忘记了只有自身修圆满才能福报于亲人,带来真正的美好;今天他为大法弟子吃了苦,来日会有十倍百倍的报答;如果听信了某亲人的劝说退缩而不能圆满,那么这个亲人的罪过是何等的大呀?修炼中也要让亲人正确认识大法,要慈悲的去讲清真象,不是带着常人中的情去讲,从而使他们也得到救度。

“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同时你还得吃一点苦,遭一点罪,把自身的业力消掉一些,那么你就能够升华上来一点,也就是说,宇宙的特性对你的制约力不那么大了。”(《转法轮》)同化了哪一层次的标准,就升华到了哪个宇宙层次中,大法弟子各自达到的层次千差万别,证悟到的法理也各不相同。我在大法修炼中所体悟到的大的升华有四次,有的升华是交溶贯通的,有时还会出现反复,心性降低了层次就掉下去,心性提高了就又升华上来。由于坚信的成度和付出的不同,越到最后拉开的差距就越大。大慈大悲的师尊,为了挽救旧宇宙中的众生,不惜在漫长的岁月里,层层层层转生,来到大穹的最底层,把我们从地狱里捞上来,为我们承担了那么多,在救度中又分别对每一个弟子一步一步由浅入深的诱导、启悟、点化,吃尽了苦,操尽了心。每想到此便泪水涟涟,激发自己精進,决心达到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标准。

仅供交流,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1年12月初稿
2004年5月修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