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去公安局、劳教所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6月19日】河北省廊坊市大法弟子杨建坡,自从2月20日再次被非法劫持送進唐山开平劳教所后,一直绝食抗议江氏集团这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坚决不配合邪恶,正念正行,绝食110天,终于6月8日闯出魔窟,被释放回家。

在这三个多月的期间里,本地与周边地区的同修们积极行动起来,相互配合,发正念、揭露邪恶,给唐山劳教所及本地有关部门寄信、打电话、上网揭露恶人恶行,同时向本地居民散发了大量的有关杨建坡得法后“浪子回头”的巨大变化,和他们夫妇在这几年里,遭受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的真象资料和不干胶粘贴。起到了震慑邪恶的巨大作用。他的妻子聂春玲更是抓住这有利的时机,堂堂正正几次去劳教所、公安局、信访办讲真象,使那里有善念的人得到了大法的救度。下面讲几个片断,也许对同修会有某些启发。

一. 门卫老人听了真象……

当聂春玲听到丈夫再次被绑架,家也被抄时(当时她不在家),开始认为是丈夫整天忙于讲真象工作,很少学法、发正念,又不听同修的提醒,被邪恶钻了空子,觉得无奈。后来通过学法调整了心态,认识到这种想法不对,有漏也不能成为被邪恶迫害的借口,我们应该全盘否定这一切,走师父安排的路。应该依法上访,因为恶人们对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法的。因此聂春玲在同修的帮助下,写了一封给各级有关领导的一封信,谈了他们夫妇得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和几年来他们所遭受的迫害,与这次杨建坡被绑架的经过,以及绝食抗议生命垂危的情况。

聂春玲拿着这封信领着女儿首先去了广阳区公安分局。到了门口看门的老人问:“干什么的?”她们回答:“是炼法轮功的,找国保大队有事。”老人一听是炼法轮功的,立刻态度生硬起来,说什么也不让進,说:“政府不让你们炼,还炼?”这时她们就发正念清除干扰。不一会儿,他让她们在门口等着,他去打电话。回来后说上面没人(实际上是有人不见)。这时聂春玲便给老人讲了自己得法后满身疾病不治而愈和丈夫的修炼故事及几年来所遭受的残酷迫害。老人听后,明白了真象,知道我们都是好人,态度马上变得祥和了,立刻积极主动帮助打电话找人。

二. 公安处长听了真象……

聂春玲领着女儿去市公安局找处长杨华(此人一直主抓迫害法轮功),但杨华不在。碰上了一个年青警察,一听她们说是炼法轮功的,态度非常蛮横,当她们说明来意后,他更加暴跳如雷,给他讲真象也不听,还要动手打她女儿,简直跟土匪一样。这样她们便出来了,准备找局长反映情况。她们见到了一个主任一听来意便让到楼下信访办公室找××处长。

她们来到楼下,正赶上快下班了,楼道里有许多警察。她和女儿心态很正,不断发着正念。来到×处长的办公室,他很热情的接待了她们。于是聂春玲便向他做了自我介绍,说明来意,同时也向他反映了那个小警察的野蛮行为,接下来便详细的讲了她们夫妇炼法轮功前后的身心变化和这几年来被迫害的情况。特别是最近丈夫遭绑架绝食抗议生命垂危的情况和被非法抄家,连孩子储蓄罐里的压岁钱都给拿走了,还有跟别人借的钱想要做点小生意進的货,甚至连家里的手电筒、电池都被警察们顺手牵羊的给拿走了。这不简直跟土匪一样吗?而且过了好多天才给了一个写着别人名字的“拘留证”。

这名处长一边认真的听着一边做着记录。最后聂春玲又给他讲了“自焚伪案”的真象。听后他有几分遗憾的说:以前自己不了解法轮功,99年时他曾经领人抓过自己炼法轮功的亲属,现在他完全明白了。接着他有些气愤的说:“不管杨建坡是杀人犯,还是现行反革命,做为公安执法人员抓人要有拘留证,抄家要有搜查证,而且抄什么东西必须要有一张清单,劳教要有劳教票。这是法律程序,公安人员应该依法办事。”说完他拿起电话,批评了那个公安干警,让他注意公安形象。并说一定向上级反映她们的情况。然后又告诉她们向哪个部门继续反映情况。当她们母女离开时,他一直送到大门,并嘱咐女儿照顾好妈妈。

三. 信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听了真象……

第二天聂春玲和女儿又去了广阳公安局信访办公室。一工作人员接待了她们,聂春玲说明来意,便把信递给他看。看后他站起来关上办公室的门,回头非常气愤的说:“它们就是流氓集团,××党不就是土匪起家吗。”说完告诉她们去找“纪委”,并建议她们把信里的敏感词改一下,不然他们不敢接,从法律的角度上去写,可能会更好一些。母女俩非常感谢他对大法弟子的同情和理解,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美好的未来。

四. 在火车上一位老公安干部听了真象……

当从劳教所里不断传来丈夫生命垂危的消息后,聂春玲决定立刻前往劳教所去探望,作为妻子去看望生命垂危的丈夫,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从道义上都是无可非议的,同时还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面对面给那里的警察讲真象,于是她领着女儿又踏上了开往唐山的火车。

火车上,离她们不远处恰巧坐着一对五六十岁的公安警察夫妇,看上去像个干部。聂春玲想不能错过这机会,一定给他们讲真象。于是她跟坐在他们旁边的人换了一下座位。便问到:“看来您一定是公安警察吧?”那人说:“是。”“我能向您请教一些问题吗?”他说:“可以。”于是聂春玲便把丈夫的最近情况讲给他听,末了问他应该怎么办?他很认真热心的告诉了她应该如何如何办。之后聂春玲便把自己和丈夫得法受益的奇迹,和几年来惨遭迫害的经历,讲给他们听,还有“自焚”栽赃案等。讲时故意大声点,周围许多人都在静静的听着。当聂春玲谈到自己多次被抓,有一次竟被唐山丰润恶警活活打死过去的情景时,他的夫人流泪了,他也深深的被打动了,表示了对法轮功的同情。并说了他们地区对法轮功问题的处理比较轻,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到站了,他们一起从唐山下车,女儿帮着他们提着东西,临别时,送给他们一份真象材料,二人非常感谢的收下了。

五. 劳教所的警察听了真象……

开始,聂春玲领着儿女去了四次劳教所,他们都以“两会”、“五一”放假为由不让见。她自己也被这些常人的观念带动了,不自觉的听了邪恶的安排。后来悟到不对劲,我们大法弟子都是伟大的神,怎么能听邪恶的安排呢,怎么能被它们牵着走呢。于是便加强了自己一定要见到丈夫的正念,要帮他从法上认识上来,找到自己的漏,破除邪恶的安排。这时又传来丈夫生命垂危的消息。这次她和儿子在家里和路上一直发正念铲除劳教所里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并请师父加持。

第五次来到劳教所,他们又以她是炼法轮功的“顽固分子”坚决不让见。聂春玲这次态度很严肃的对他们说:“我丈夫生命垂危,我是他的妻子,炼法轮功也不违法,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从道义上,我要求接见都不为过,你们为什么不让见?你们还有一点人性吗?告诉你们今天让见也得见,不让见也得见,我是见定了,不见到我丈夫,我决不回家!”警察一听这话,马上说:“我们商量商量。”聂春玲和儿子一边等待一边发正念。最后劳教所终于答应让见了。

她们被带到劳教所的院子里,看到了瘦得皮包骨、毫无血色的丈夫,仰靠在一个大沙发上,看上去身体极度虚弱。这时聂春玲突然发现有一个警察拿着摄像机准备录像,便立刻质问到:“你们这是干什么,是不是想录像,又要编造什么谎言,拿到电视上去骗人。如果这样我坚决不见了。”他们一听赶紧说:“不录了,不录了。”便拿走了摄像机。此时聂春玲看到绝食近3个月的丈夫被折磨成这样,心里很难过,不禁动了夫妻之情。但是马上意识到不应该这样,应该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应该站在同修的角度上和丈夫在法理上好好切磋一下。于是她便对丈夫说(当时好多警察在场):“你要好好的找一找自己的执著,是什么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你只有找到了,提高上来,才能破除这个难。但是既然進来了,我们无论在哪里都要做好‘三件事’,要给他们讲真象,救度他们,千万不要有怨恨他们的心理。”说到这儿,丈夫承认自己的确有很强的怨恨心理。聂春玲又接着指出丈夫平时的显示心、欢喜心很重,我们应该证实的是大法而不是我们自己。并指出最严重的问题是不重视学法、发正念等。丈夫点头承认。

一个多小时的接见,他们一直在法上交流着,在场的警察都在听着,不但没有一个人阻拦,而且其中一个警察还说道:“看你老婆说得多好,看起来比你修得好。”接见就这样在比较轻松的气氛中结束了。这些警察还有队长又热情的把她们送到大门口,给她们找好了出租车,并嘱咐司机,不能够多收她们的钱,只能收5元,把她们送到目地地。聂春玲表示非常感谢他们的善心,同时抓住这有利时机告诉他们要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助纣为虐。这时一个队长说:“你们寄来了很多信,说我们是‘恶警’,还上网说我们迫害大法弟子。”聂春玲非常真诚的告诉他们:“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真的是为了你们好,每一封信你们都好好的看一看吧,上网曝光你们的非法行为,目地也是为了救你们,不让你们继续做恶,以免将来生命遭到恶报,这不是为了你们好吗?”听后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只是辩解他们没有迫害,也承认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出来后,聂春玲想起还有几句话没谈,觉得丈夫在那方面从法上认识还不太清楚。所以决定不能坐车回家,第二天还得见一面。于是第二天再次来到劳教所,警察惊讶的问:“怎么又来了?昨天刚见完面。”聂春玲笑着说:“不行,昨天有几句话,我忘说了,挺远的坐火车来一趟不容易,就这样回去了我不放心,今天我必须还得见他一面。”警察说:“你已经破例了,打破我们劳教所的规定……”最后在聂春玲强大正念的作用下,又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丈夫。接见中又是很多警察看着,聂春玲又和丈夫在法理上切磋一番。末了嘱咐丈夫要好好在法上悟一悟,向内找一找自己,同修们都盼你早日出来,但关键还是你自己。这么远的路我领孩子来一趟不容易,家里的钱都被他们抄走了,来这一趟100多元钱都是借的。说到这儿,在场的一个警察被感动了,竟从钱包里拿出了500元钱,说给她们母子做生活费。聂春玲和儿子非常感谢他的善心,婉言谢绝了。看她们坚决不收,这位警察又诚心的说道:“就算我借给你们的,以后有了再还,还不行吗?”

真是大法的威力啊!可见只要我们大法弟子走得正,就能纠正一切不正之场,能够救度一切可救度之人。

六.正念正行去劳教所要人

回家刚三天,便传来大法弟子韩振巨在唐山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聂春玲听后,立刻悟到不能这样被动承受,必须去劳教所要求放人,同时要告诉丈夫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千万不要放弃肉身,要出来救度更多的众生。于是在5月18日她领着女儿再次来到唐山劳教所要求接见。

因为韩振巨被迫害致死的事被曝光后,劳教所对内外极力封锁消息。所以这次聂春玲来要求接见,他们坚决不同意,而且态度很生硬,看那阵势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聂春玲坚定正念,不断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坚信师父的话“难行能行”。于是上午她先后找了柯队长、王队长和路队长讲真象,他们都默默的听着,没有说什么,听后让她找所长。下午她找了阮大国副所长,聂春玲从他们夫妇得法受益,几年所遭受的迫害。最后谈到江氏媒体为栽赃法轮功而导演的“自焚”、“杀人案”等,他一直静静的听着。接着聂春玲和他谈起了韩振巨被他们劳教所迫害致死的事。他不承认,说是“心脏病突发死亡”,并说他们劳教所这几年死了5、6个警察,最小的才30多岁。聂春玲给他讲了善恶必报的天理,告诉他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上天有眼,看得清楚,到时善恶是一定要报的。整个谈话進行了一下午。在谈话中,聂春玲感受到他生命善的那一面在复苏、在觉醒。最后他终于同意接见了,打电话让安排她们母女俩接见。但这时已到了下班时间,说明天再接见吧。

第二天聂春玲和女儿八点钟来到阮所长办公室,没想到他又变卦了,而且态度非常不好,说什么又不让见了,理由是因为聂春玲昨天在离开劳教所时跟院内的家属和门卫讲了大法弟子韩振巨被迫害致死的事,因此他非常气愤,让她去找大所长许德山。见了许德山,聂春玲边给他讲真象,边不停的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并告诉他们:“今天我必须得见我丈夫,看他还活着没有,否则我决不回去。”最后他说找队长商量一下,让她们在门口等着。

不一会儿,几个队长来了,手里拿着从明慧网上下载的揭露他们恶行的文章,气急败坏的说:“这是不是你写的?我们怎么草菅人命了?你今天还想见?门都没有,你就是来探听消息来了。给他们廊坊公安局打电话把她接走。”聂春玲丝毫没有被他们这种嚣张气焰所吓倒,一身浩然正气,一把从他们手里夺过文章指着上面严厉的质问他们:“你们看看这上面的话哪句不是真的,杨建坡是不是生命垂危?韩振巨是不是被你们迫害致死?这不是草菅人命,这是什么?”他们一听,气焰顿时消了一半,赶紧辩解:“韩振巨是‘心脏病猝死’。”聂春玲立刻揭露他们:“人家的亲属都看见了,韩振巨的身体都是黑紫色,不是打死的是怎么死的?!”他们哑口无言,全没了刚才那种气势汹汹的劲儿。聂春玲严厉的接着对他们说:“我告诉你们,杨建坡要死在这里,你们也给我来个‘心脏病猝死’象韩振巨那样给三千元,买个骨灰盒就打发了,没那么容易!我告诉你们我一分钱也不要,我就要人!我丈夫要死了,我就把他拉到天安门广场,让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你们的邪恶!今天你们不让见,我可以不见,不过,这一切后果你们谁敢承担责任?”他们无一人吱声。聂春玲接着说:“就是你们敢承担我也不干,我就是要人!”此时无论是在人这儿还是在另外空间,真是一场正与邪的交锋啊,终于邪不压正,他们立刻转变了态度,说:“我们的心情跟你一样都是为了杨建坡好。”说完便领她们母女俩進去接见。

上午接见完,聂春玲没有离开劳教所,准备下午接着要人。通过一次次的和劳教所另外空间的邪恶進行较量,使她感到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师父时时都在帮助我们,什么都能做到,无所不能。中午门卫室的警察让她们在里面休息,自己却在外面站着。因为聂春玲每次来都给他讲真象,使他明白了大法的美好。因此这位警察对她们很热情,让她们躺在床上休息,等所长两点上班时再去找。两点时聂春玲从床上一起来,突然眼冒金星出现了心脏病的症状。女儿吓得直喊“妈妈”,并赶紧扶着妈妈去找所长。阮所长拿来救心丸、开水并安慰到:“不要着急,我们心情都一样。”聂春玲再次提出要求放人。阮所长说:“我们商量商量吧。”于是他出去一会儿便回来说:“这样吧,你写个‘保外就医’吧。”

写完“保外就医”,聂春玲也没有离开唐山,每天照样去劳教所要人。后来警察队长保证办完手续就放人,让她先回家等着。这时聂春玲也悟到自己应该做的都已做了,经过几次与丈夫相见觉得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已经提高上来,也应该出来了。于是便离开唐山回到了廊坊。回来后打算如果他们还不放人就去北京信访办继续上访。但由于自己身体状态不太好,躺在床上三天,觉得不太对劲但又找不到是什么原因。这时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上讲法》来了,她看后悟到:虽然自己想通过这件事讲真象救度更多的世人,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点执著结果,想让丈夫早日出来,还有私情掺杂在里面,心不是很纯净。找到后,心情豁然开朗,身体也立刻不难受了。觉得自己通过营救丈夫这件事,对师父讲的很多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和体悟。

当天下午(6月8日)5点多钟突然有人敲门,聂春玲一看有公安局的、610的,还有居委会十几个人搀着丈夫在外面。这时聂春玲想,不能这么容易就让那些警察進来,人就是他们抓的,于是坚决不开门,这时邻居也都来了,帮助说好话,外面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正赶上下班时)。聂春玲抓住这个机会,边开门边大声的说道:“你们说抓就抓,说放就放,你们还是人民政府吗?我丈夫180多斤,让你们给折磨成这样,你们爱送哪送哪去吧,我也不要了。邻居们都知道,我丈夫没学大法以前是什么样,打架斗殴,没人管,现在学了大法做好人,你们倒管上了,给迫害成这样!”在场的警察没有一个言声的,等两个警察把杨建坡一扶進屋,他们立刻都溜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