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一个小山沟里的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6月2日】我是家住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的大法弟子,97年得法。我原来疾病缠身,生活困难。喜得大法一年多,我一身疾病全无。解开了人生中不能解的心结。使我暴躁的脾气改变了。就连我两个孩子的先天性神经性头痛病也好了。

1999年7.20江泽民铺天盖地镇压法轮功时候,作为一名在大法中的受益者,我和功友冒着小雨,踏着泥泞的小路,跋山越岭,一晚上走了80多公里進京上访,走到土门子时被挡回来。

在1999年11月9日進京上访。信访办成了公安局,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把我抓到天安门派出所,我对警察说:“你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为什么不向上级反映情况,我们是炼法轮功受益者,电视播出的根本不是实情。”他们看看我,问我是哪里人,我不回答,他们就将我铐起来,三个人轮流打我的耳光,打得我从嘴里往外淌血,手也被铐出血来。一个小时后,木头凳派出所陈小虎将我们接到秦皇岛驻北京招待所,三天三夜不给任何吃的,还将我身上带的360元现金掠走。后被送回青龙县看守所关押4天,通知家属交1180元钱领人。

2000年3月份,木头凳镇政法委书记周子秋从家中把我抓到法制学校,关押了1个月,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整天体罚、跪步、吊铐、蹲马步、打板子。他们把腰至臀部往下全部打成黑紫色,1个月伙食费1100元,另外周子秋又向我丈夫要了1000元押金才将我放回家。

2000年7月份,派出所陈小虎带一个人将我从家中抓到看守所关押了40多天,在那里我被强迫做被、洗衣服。刘部长甚至把他妻子带月经的裤子都拿来让我洗。后来周子秋向我家人要1000元押金,派出所韩敏要500元,我丈夫不给就给我加期,没办法东找西借,王金又要了400元伙食费才放我出去。

2000年11月,我又踏上進京上访的路,后被抓到石化派出所,周子秋和派出所杨树银把我带到河北驻京办事处,把我们三人铐在一起,不给吃的。他们吃喝玩乐到深夜2点多回来,问我有没有钱,我说没有。然后他把我叫到另一间屋子继续问,我仍回答没有,他一把将我棉袄敞开,将我内衣装有50元钱抢走。然后污言秽语、拳打脚踢(周打我耳光,杨打我胸部),他们手打疼了,找来一只拖鞋打我脸,脸上出现一道道血痕,周还嫌不够一拳向我左眼打去,当时眼睛就凸出,变成黑色,足足打了2个多小时。我后来被打得小便失禁,他们才将我带回看守所。

在拘留所遭到的迫害更是惨无人性,每天不但给管教洗衣服,所长王金派刑事犯往院子里泼水,寒冬腊月不一会儿就结成了冰,王让我们趴在冰上,并让3个当兵的分别用铁锹、镐把、皮条一起向我打来。一直打到我两眼看不见东西,昏过去20多分钟,然后再给我戴上40斤重的大链子,把我的手和脚铐在一起,那种痛苦无以言表。使我精神和肉体承受的摧残和侮辱到了极限。而且这种非人的折磨持续了4个多月。在2001年4月放我回家。

2001年7月4日半夜,一家人正在熟睡,突然外面有人大喊大叫让我们快起来,我起来一看又是镇里和派出所的人来了,他们总共20来人将我家前后围住。不让孩子哭叫,将两个孩子连掐带拽,我女儿的胳膊都被他们掐出了血。他们残忍的将我强行带走,直接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我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遭受了非人折磨。

以上是发生在中国大陆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一个小山沟里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这充分暴露了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遍布中国大陆各个角落,手段凶狠残暴,无一人能够幸免于难。同时希望国际社会各界都应关心发生在中国大陆严重侵犯人权的恶劣行径,反对这场持续4年多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