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市73岁老人被打重伤 政府部门互推责任拒不放人


【明慧网2004年6月20日】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西安乡73岁的法轮大法学员宁波,5月19日再次遭派出所所长张明江、指导员高宪宝绑架后,到县看守所20多公里途中,一路遭恶警暴打。至2004年6月9日上午,老人右耳已听不到声音,右胳膊不能活动,腰部严重受伤,不能独立行走。家人找有关部门论理,各部门不但互相推卸责任,看守所还不允许家人探视,以隔绝迫害消息。

* 被绑架迫害经过

2004年5月19日下午正在家中穿着水靴拔稻秧,准备下地插秧的大法弟子宁波老人被西安派出所所长张明江带领七、八个干警闯院围住,张明江首先欺骗说有人要见老人说几句话就回来。

宁波说:“我现在正忙着插秧,没时间。”

张明江执意要带老人走,又说是局长让干的。

宁波说:“有什么话在这说,我没时间,刚拔完秧,再不送到田里,就晒干了”。

张明江蛮横的说:“那我不管!”

宁波说:“你们这是警察扰民!”

张明江说:“我今天就是警察扰民!”

宁波老人又说:“你们这是非法绑架 !”

张明江公开叫嚣道:“我今天就是非法绑架!”

随后张明江、高宪宝抓住老人就往车上抬。宁波老人说放下我,用力挣扎。这时张明江气急败坏的喊说:“把他的胳膊扭断,我负责!”

随即恶警王军、王刚去扭老人胳膊,曹辉、高宪宝、张明江等众干警把老人生拉硬拽塞進警车,张明江还气急败坏的拽掉老人一只靴子,摔在地上。然后驾车扬长而去。

就这样宁波老人只穿了一只靴子就被绑架走了。
  
宁波老人被绑架走后,遭张明江残暴毒打,被送至大洼县看守所。张怕打人的恶行被曝光,所以要求看守所不让老人与家人见面,隔绝音信。大法弟子肖志军和叶喜明都遭过张明江等恶警的邪恶迫害,随后不长时间都被送到锦州监狱,非法判刑4年以上,因不让家人见面,被迫害详情始终没能曝光。

在宁波老人的家人强烈要求下,看守所才允许老人和家人隔着玻璃用电话说了十多分钟话。

据老人自述:在警车上,张明江以不配合绑架为理由,让恶警们用安全带勒住老人的脖子,不让老人喊出声,两只胳膊被反扭着,由恶警摁住,使人头朝下趴在车内。张明江和指导员高宪宝一齐朝老人施暴,用拳头打老人脑袋,还用脚踹脑袋和身上。就这样在车上不停的打,一直打到大洼县看守所,20多公里路程。

至2004年6月9日上午,老人右耳朵还肿着,已经听不到声音,用左边耳朵才能听。右胳膊不能活动,腰部严重受伤,自己已经不能独立行走。当天下午因家人到大洼县公安局找人,才破例又让见了一次面,老人已经被迫害得无力走路,是由人架出来的。老人说:自从被张明江暴打以后,有时出现头晕、神志不清,6月7日出现了昏迷、失去知觉达一个多小时。

* 各级政府部门互相推诿责任

看守所所长对家人说:你去找检察院。家人于是又到了检察院,见到了检察院的负责人项立东,项听完情况后,说:你说(老)人被打伤了,有证实人吗?

家人说:你可以问看守所。

项当即打电话问看守所,看守所回答说:宁波老人有病正在吃药。

家人说老人没病,是被张明江打成了重伤,咱们现在可以当面去验伤。

项立东拒绝家人提出的验伤要求,并说:“墙里(看守所里)的事我管不着,你去找人大,人大是最高人民法律代表”。

家人去了人大,见到了人大主任梁保文,梁说:你去找庞学原(音)(原法院院长)。

家人就去找到了庞学原,跟庞说明此事,要求尽快验伤。

庞说:“一时半会儿不能验。”

家人要求和张明江对簿公堂。庞说:你去问问(张明江)到底是谁让抓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有关人员互相推脱。

2004年6月12日,家人就去西安乡派出所找所长张明江,可是张明江连续三天也没露面。

据悉,看守所又接到指示,不允许家人探视宁波老人,以隔绝迫害消息。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宁波的还有盘锦市大洼县六中队的恶警贺金双。

由上述情况可以看出:各级政府部门有意袒护恶警张明江、高宪宝,他们互相推诿,谁也不愿为大法弟子宁波受迫害一事主持公道。

* 早期的迫害

从99年7月20日江××公开迫害法轮功后,73岁的老年法轮大法学员宁波常受西安乡派出所迫害。警察驾车私闯民宅、骚扰,扰乱社会治安。

2001年8月8日上午7点,张明江在担任派出所指导员职务时,伙同干警叶力铁突然非法闯入宁波老人家里,蛮横无理的抢走了炼功带,当时老人正在家炼功。

张明江用电话召来了西安派出所所有警察,用剪刀撬开柜,抢走了所有的大法资料。然后又把老人抬上了警车。当时警车打不着火,他们就推着警车上了大道,把宁波关進了大洼县拘留所。

宁波老人在大洼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了15天后放回。可是张明江并不甘休,经常到家骚扰,遭到老人的正义斥责。

宁波老人修炼法轮大法后,经常给老伴刘凤珍念大法书,放大法录像带。老伴的身体在逐渐恢复,糖尿病不治自愈,精神很好,可还有脑血栓后遗症,一直由宁波护理。宁波从家中被劫持抓走,对刘凤珍是雪上加霜的打击。这以后张明江经常带人上家骚扰,而且还抄过家,使刘凤珍老人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使她病情加重,于2003年9月23日含泪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