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新生 讲真话遭迫害家庭破碎


【明慧网2004年6月20日】我真的感到死神在靠近我。就在我最无望的时候,是伟大的师父把我从死神的手中救了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莱芜的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在得法之前,我体弱多病,特别是严重的胃炎,使我不能正常吃饭,经常胃发烧恶心、浑身无力,走几步就累,不能干重活,97年春天,我又患了肝炎,花了不少钱,吃了不少药,也没起多大作用,病痛的折磨,使我几乎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98年我喜得大法,我的病痛就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笑容回到了我的脸上,感到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我不再忧虑,悉心照顾丈夫、孩子。和睦的家庭,健康的身心,使我对生活、人生充满希望与信心,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

我利用晚上的时间,阅读大法书籍,因为书中讲出的道理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好与坏,教导我如何做一个好人,让我明白人应该重德行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这样,人才有幸福。人的磨难,有病的痛苦都是自己做坏事造成的,就象老人常讲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师父给我净化了心灵,净化了思想,净化了身体,使我一身轻。

就在我沉浸在得法修炼做好人的幸福中时,99年7月20日,天就象塌了一样,电视开始诽谤我们的师父和教人做好人的大法,不让学、炼,对修炼人抓、打、抄家、搜书、劳教、判刑……我真是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叫炼了呢?为什么做好人还被抓?学“真善忍”还有错吗?这是谁干的伤天害理的事?我得找政府说说法轮大法的好处。

2000年,我坐上了北上的列车,去北京上访,信访办不管,我想:为什么堂堂的中国首都没有说理的地方?上访不是人民的权利吗?我来到天安门广场,很多来来往往的人,围观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我觉得这些人很可怜,相信了江泽民造的谣,我就向他们讲真象,劝他们不要听信谎言。不知从哪里出来一群恶警,把我连打带骂拖上了警车,他们把来自五湖四海的大法弟子装了又一车,不知拉往何处,我们那一车约有100来人,其中有抱着几个月婴儿的年轻夫妇,还有90多岁的老人,尽管警察狼嚎般的吼叫着,但仍没有阻挡住大法弟子的正义之声,法轮大法好的呼声此起彼伏,传遍了车子走过的大街小巷,1个多小时后,我们被拉到十三处,那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十几个人挤在一张木板床上,其实那哪是床?木板下面是一个大池子,池子里全是犯人的屎尿,一阵阵臭气从木板缝里透出来,熏得让人恶心。十三处恶警走路的皮鞋声、摔门声、打骂声加上功友撕心裂肺的痛苦喊叫声,真是恐怖。

2000年夏天,我户口所在地铁车乡派出所李军带领一伙人,去我家要5000元钱,没有钱,就扣我丈夫的工资或开除我丈夫,还不断的逼我丈夫和我离婚,他们去我父母那儿要500元钱,没钱就想赶走我父亲养的羊,李军还吼叫着要烧我父母的房子,把菜刀放在我母亲的脖子上说:你再炼,把你的头割去!他们不知去我家骚扰了多少次,白天、夜里,不管什么时候,还经常拿着电警棍,在我父母家翻箱倒柜,跟土匪没什么两样。

2000年12月份,李军等人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关了一夜,那天晚上,寒风刺骨,冻得人坐也坐不住,好容易熬到天亮,边荣亮等人押我去拘留所,路上,边荣亮气急败坏的逼我,让我和我丈夫离婚,他说,你不离,我叫×××和你离,他把我放到拘留所,边荣亮就去我家,逼我丈夫和我离婚,。这一次,我被拘留15天,交罚款300元,放我那天,莱城区公安局政保科长柳青偷偷跑到我家,向我丈夫勒索500元现金。

2001年正月十二日晚9点多,我在家睡觉,一阵砸门和吼叫声把我惊醒,李军领一伙人,闯進了我的家说:看电视了吗?你还上北京吗?再去把你身上倒上汽油烧死你,说你是自焚。因为当时电视上刚播完“自焚”剧,一时我没回答什么,事后我想,自焚真象真是不打自招。

2001年二月初八,上午11点左右,铁车派出所指导员、苏东功和李X又闯到我家,我正在洗衣服,他们骗我丈夫说,让我去开会,说是领导找我谈话,说几句话就回来,还让我丈夫也去,我不信他们的鬼话。因为这些恶警,他们经常把大法弟子骗去关起来,然后再跟家人勒索钱财,有的上万的要。我告诉他们我不去,我还要做生意,说着就往门外快步走,李X追我到大门外,用力一摔,将我摔出几米远,摔的我头昏眼花,导致我脚踝骨处严重骨折,只觉得一层皮连着,当时就不能站立,钻心的痛,尽管这样,两个没有人性的恶警还一边一个架着我往车里拖,我严厉的说,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毕竟他们干坏事,心里有鬼,被我的义正辞严吓得松开了手。但是最后,他们还是骗我那个无知的丈夫把我抱上了车,关進了莱城区拘留所。在拘留所,我的脚痛得整夜不能睡觉,肿得穿不上鞋,从脚一直青到小腿,无故拘留15天后,放我那天,拘留所还勒索300元钱。恶警还不断吓唬我丈夫:她不写“悔过书”,还得送她去铁车转化班,每天交20块钱,让你去陪着……公安局柳青、我丈夫所在单位泰钢集团保卫科不断的挑拨我丈夫和我离婚。我丈夫在经历了多次被骚扰、罚款等迫害下和恶人的挑唆,我丈夫答应了离婚。我始终都是不愿意离婚的,因为在江氏的迫害中我受到了很多精神和肉体上的伤害,我不想再失去我唯一的能落脚的家,我在一次次的权衡,一次次的痛哭,最终被逼无奈,我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从此无家可归,流离失所,受尽了人间之苦。

有不明真象的人们都说我炼法轮功不要家,离了婚,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我是被逼离婚。没经历过迫害的人,是不会体会到恶人的险恶与狠毒。我是一个女性,一个妻子,一个母亲,我同样需要别人所拥有的一切,我很牵挂我的女儿。

以上只是我遭受迫害的大致情况,希望不明真象的世人,能从我的遭遇中看到江氏集团的本质,不要听信他们的谎言,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