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盖州市法轮功学员被多次关押勒索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20日】我是辽宁省盖州市法轮功学员,1995年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力争做个好人。

99年4.25乡政府刁淑文、王嘉庚、吕永文等开始对各村法轮功学员非法骚扰,指使或带领派出所深更半夜非法闯入我家几次,仅仅为了告诉我不要到处走,扰得四邻人心惶惶的,我的母亲因此而被吓出了病,只要有警车在家附近就吓得两腿不好使。

2000年4月末,我带了几张真象传单去发,被归州哨所恶警无理拘留,被非法扣在铁椅子上近20小时,第二天盖县公安局来人要我签拘留证明,我拒绝,说他们违法,却遭毒打,其人(姓名不详)扬言:“有无手续照样拘留你。”一群身披执法服装的人干着违法的事情。我被非法拘留15天后,被强迫违心写了“决裂书”[注],由武警送至二台乡派出所。可所长乔刚却非法向我父母敲诈3000元所谓的保释金,如不给就送走,我父母被迫借钱交了保释金,讲好一个月归还,可近4年过去了找谁要也不承认。

2002年恶警赵树名调到二台乡当所长,其人更是张狂,几次闯入我家,以谈话为名骗我到派出所。有一次赵树名、刘维生、张中名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恶人非法闯入我家,要我到乡里(实际是非法绑架到县公安局),我不顺从,从后门跑出。几个恶警疯狂抓人,恶人赵树名竟然掏出手枪要开枪,最后我还是被绑架至县公安局,有几个人连蒙带骗逼我承认一些事情,我什么也没有承认,最后把我放回家。

邪恶的610和它指使的公检法可以肆无忌惮的违法犯罪,他们自己说出了敢于明目张胆违法犯罪的根本,就是江泽民的邪恶政策:打死算自杀,对法轮功的人怎么整都不过份、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邪恶的命令。

2003年4月12日,乡政府王嘉庚、赵树名、刘维生天刚亮就非法闯入我家让我跟他们走,一会就回来,家人知道他们从来就不会说真话,说什么也不让带走,可是恶人赵树名、等人叫嚷不去不行,拉胳膊抬大腿往外拖,我母亲被吓得腿都不好使了,他们什么手续也没有,什么原因也没说,光天化日之下面目狰狞,试问这样的警察和土匪还有什么两样?为了凑足上司摊派洗脑班人数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

我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洗脑20多天才放回,在这里没有人权、没有自由,营口教养院分队大铁门半尺厚,围墙4米高,楼门口竟挂着“关爱”学校的牌子,实在是为了掩盖其罪恶本质,给我们灌输的是漏洞百出的谣言、诬蔑。脑袋是自己的、思想是自己的,想什么是自由的,别人怎能强行洗脑呢?这本身不就是犯罪吗?

我写出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并不是为了鸣冤叫屈,仅仅是希望受邪恶宣传的人能认清是非,辨别正邪,不要被邪恶谎言蒙蔽。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