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教养院为升“省级”单位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4年6月20日】沈阳市龙山教养院为升“省级教养院”,2004年以来,更加卖力的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和酷刑迫害。4月以来,龙山教养院已导致学员王秀媛死亡,高蓉蓉致残。

与历次一样,这次迫害由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充当主要打手,院长李凤石、正大队长王静慧等在背后指挥。

大纪元6月18日作了题为《为升“省级”施酷刑 两女子一死一残》的报导:

* 期满拒放人 王秀媛遭虐杀

王秀媛,女,52岁,沈阳市沈河区居民。2002年王秀媛因向当地有关部门写信,讲述自己炼功身心受益的情况,后在家中被警绑架,判劳教2年,关押在沈阳市龙山教养院。

据明慧网报导,关押期间,王秀媛遭毒打、不让睡觉、体罚、强制高强度劳动等折磨。2002年7月,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警号2116065, 电话024-24761745)把王秀媛一脚踹倒,她的头撞到暖气管上,鲜血直流。

今年3月19日,王秀媛2年关押期满,龙山教养院仍拒不放人。王秀媛绝食抗议,出现严重心肌缺血,食道增生狭窄,视力明显下降,看不清东西,走路困难,需背着或搀扶,后被转到辽宁省监狱总医院。在食道增生狭窄不能進食的情况下,狱医李五一打她耳光,打得嘴角流血,龙山教养院还向王秀媛家属索要数千元医药费。

2004年4月19日,直至王秀媛生命垂危,龙山教养院为推卸责任把她释放,出院不到10天,于2004年4月 27日去世。

大纪元记者打电话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接电话的管理科科长姜玉波表示,他知道法轮功是修真、善、忍,是教人向善的,他本人很早就接触过炼法轮功的,知道他们都是普通百姓,都是好人。

记:既然你说他们都是好人,为什么还抓他们呢?
姜:我们只是执行单位,公安局给了裁定书及通知书,我们就進行思想改造。
记:好人还要進行思想改造?
姜:国家订了你就得去执行,主要是让他们思想稳定,不要有反复……
记:你知道王秀媛这件事吗?她是沈阳沈河区的居民,在龙山教养所被折磨至生命垂危。
姜:不清楚,好像是绝食,后来不行了,送她去医院,她是出院后死的。
记者又打电话到劳教局、监狱管理局,工作人员回答:「龙山劳教所是我们管的,但没听说,你往人大去反映吧!别再打这个电话了!」电话打到司法局,对方一听到王秀媛就将电话转给一位李小姐,记者将王秀媛的事讲了三遍,她始终是一付事不关己的态度,声称不清楚,记者听到她对身边的人说:「是法轮功,看我如何把她搞定!」沈阳人大信访办(24-22739239),一位董姓小姐听了王秀媛的情况非常惊讶,她表示会反映给相关部门。记者告诉她,在沈阳人大的网页上有八个大字「一切权利、属于人民」, 希望人大能关心一下百姓的生死。

* 电击6个小时 弱女子致残

明慧网报导,继4月虐杀王秀媛后,5月7日唐玉宝又对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高蓉蓉施以酷刑。高蓉蓉是一位纤小瘦弱的女子,30多岁,原在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当出纳员。2003年7月被劫持至龙山教养院。她的一只耳朵曾被唐玉宝打耳光失聪。

今年5月7日下午3点至晚上9点,高蓉蓉被唐玉宝用四根电棍电击长达6个小时,电得脸上、脖子、脚、身上发黑、起泡,高蓉蓉被迫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造成骨盆、股骨头、腿部等多处骨折。

在高蓉蓉被唐玉宝疯狂电击、殴打后,沈阳市龙山教养院院长李凤石(电话总机:024-24760033 )在现场看到手下执法犯法不但不管,反而对高蓉蓉说:「这是专制机关,手铐、电棍是干啥的?不信治不了小小的高蓉蓉。」

被关押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处境十分险恶。

据追查国际调查,辽宁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监狱很多,马三家、沈阳大北监狱、大连教养院、张士教养院(关押男性法轮功学员)、龙山教养院等都以迫害手段残酷著称。2001年年底,龙山教养院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得了40万元奖金,张士教养院得了5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