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公务员修炼故事:生命中的曙光(图)


【明慧网2004年6月21日】我是在2002年过年期间得法的,这一年对我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因为我喜得法轮大法,那种喜悦只有真正進入法轮大法中修炼的人,才能体会。

无心插柳柳成荫——法结缘序曲

或许有些人会觉得三十岁的年轻人怎么会想要修炼呢?这要追溯到自己在十六岁时,父亲突然得肝癌去世对我的巨大冲击,父亲的死让我打从内心深处深思人的一生所为何事。

父亲的肝癌因西医的误诊,让我萌生想学中医的念头,想藉着行医济世以弥补这个遗憾。在准备中医检、特考时,得知几位同学正在学炼法轮功,而且身心受益许多,精神、体力都比以前更好,并表示法轮大法都是完全免费义务教功。当时她们的见证让我想起几年前,在电视节目上有报导一系列的气功,其中有访问到法轮功学员,他们有许多人都说曾经学过许多气功或在其他法门修炼过,后来因为身体改善并不明显,或是在修炼法门中一直无法突破而尝试法轮大法,他(她)们一致表示身体或心性的提升都比以前明显改善,因而進入了法轮大法修炼法门。

这些见证激发我想要尽快了解大法,于是我便利用过年长假,先将《转法轮》通读一遍。在看书期间即有多次身体净化的反应,胃溃疡、手腕经常抽痛的症状也都好了,那时真可说一天一个样,让我真正尝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之后,我迫不及待的打电话到离我们办公室“入出境管理局”最近的炼功点“国贸局”去询问。此后,我便利用中午午休时去学炼功法,约一个礼拜左右即学会,不久之后,我们公司一些同仁也加入修炼行列,大家利用中午午休时间学法、炼功。

在气功道路上走过弯路,更深知大法的珍贵

自己以前也曾学过其他气功,练到高级班。刚开始感觉不错,还经常出手帮同事、朋友治病,当时的老师还鼓励我们要多出手帮人治病。那时还有教采植物气,所以有时就到植物园去采气,手指肚发胀,当时还认为是好事,可是别人跟我说眼睛下泛青筋,然而自己却看不出来。三年多过去了身体也算不错,一直到后来发现以前帮别人治的病,许多的病气都返到自己身上了,手还经常莫名抽痛。

当看到《转法轮》一书中的许多法理后,其中有几句话:“有许多假气功师抓住常人的心理,学了气功之后想要给人看病,就教你这个东西。说发气能治病,那不闹笑话吗?你也是气,他也是气,你发气就给人治病了?说不定人家那气把你给治了呢!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人在高层次中修炼的时候出功了,发出的是高能量物质,这确实能够治病,能够制约病,能够起到抑制作用, 可是却不能够根除。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够彻底治病的。”

“真正气功师得经过多少年的苦修,才能够达到这样一个目地。你给人治病的时候,你想想你有没有这种强大的功能给人消除这个业力?你得到过真传没有?你三天、两天就能治病了?你一个常人的手能治病吗?”

“佛教中还说,佛无处不在。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这是保证能做得到的。这么多佛怎么就不做这件事情?因为他是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欠下的,他才遭这个罪。你要给他治好了,就等于破坏宇宙的理,就等于这个人可以做坏事,欠人家的可以不还,这是不允许的。……唯一真正要寻找你舒舒服服的没有病,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的目地,就唯有修炼!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众生。”

书中的法理有如当头棒喝般破除自己过去所谓“帮别人治病就是做好事”这个根深蒂固的壳,方知自己走了不少的冤枉路,也让我深刻体悟到师父替气功界正名所费的苦心。《转法轮》中明确指出:“过去有许多气功师讲气功有什么初级、中级、高级的。那都是气,都是练气那一层次中的东西,还分成初级、中级、高级的。真正高层次上的东西,在我们广大气功修炼者的头脑里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

其实练气功当然可以祛病健身,但是也只是停留在气的层次,倘若没有高层次的理做为指导,那可能终其一生也只能停留在气的层次无法有更大的提升,使广大气功爱好者因执著于身体的感受而固守自己的框框,而永远只是停留于祛病健身这一层面上。

心性提升,工作、家庭两受益

去年11月份公司新增加来台湾的大陆人士面谈业务,因为是新业务加上民众宣导未周全,致使柜台电话不断,现场民众抱怨连连。这时我被调去面谈室支援,在这期间我都尽可能以法轮大法的法理──真、善、忍来要求自己,面对民众的指责询问,也都秉着耐心、和善的语气来回答他(她)们的问题,许多原本恶言相向的民众后来态度都较和善些。

例如:有一次民众气急败坏的跑到柜台前谩骂及丢东西,经过耐心的沟通及协调后,原本暴戾之气顿时化为一片祥和,之后他还满脸不好意思拿着刚买的豆花前来赔不是。许多同事、民众都不禁佩服我的忍耐力。其实,这都是因为学了法轮大法才会有如此的表现,所以,公司内许多长官、警卫对大法都有一定正面的了解。

而在家庭方面,以前与母亲较常发生争论,学了大法之后知道遇到矛盾要向内找,许多的矛盾常常很快就烟消云散了,现在的我也更能体会她在牢骚满腹背后,所深藏的是对子女的担忧、关爱之情。所以,我就不会像过去一样再强辞夺理的争论不休,母女感情自然溶洽许多。

法轮大法洪扬全世界,唯独江氏集团极尽疯狂手段抹黑大法

法轮大法1992年5月在中国大陆传出,还曾经得到多项褒奖,如:1993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荣获博览会上最高奖项“边缘科学進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以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李洪志先生从1992年5月至1994年底两年间在中国大陆讲法传功,共办过53期传授班,参加过传授班的学员有数万人次。1995年后,李洪志先生奔波于世界各地(包括瑞典、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新加坡、瑞士等国家),所到之处法轮大法使诸多国家,众多的人民深深受益,从而赢得了国际盛誉。

法轮功学员大都是透过口耳相传得知这个功法很好,而经由听、看录音带及录影带和书籍進入大法之门。从1992年至1999年大陆地区学炼人数就有约1亿人,当时也有许多高干在学,也知道大法好。但江泽民由于私利和妒嫉在1999年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为了达到消灭法轮功的目地,江氏集团还要求强制“转化”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及施以难以想象的酷刑。

酷刑方式包括:强迫学员低头抱首,一整天不许抬头;数根电棍齐下,电人体里外(包括脸颊、嘴里、阴部),造成大小便失禁、不能行走;暴踢毒打至皮开肉绽不省人事;指使犯人轮流监视学员数天、十几天不准睡觉;还有长时间吊铐、固定在“死人床”、坐老虎凳、炮烙针扎指甲、灌尿、灌盐水;注射破坏神经系统药物;强奸、轮奸法轮功女学员;扒光女学员衣服送入男牢房等令人发指的摧残。

所谓“转化”就是企图以酷刑、精神摧残手段,改变人们的信仰和思想,也就是使人肉体和精神都处在极限的痛苦,直到身心都全面崩溃后,才不得不妥协。真不知要将一群信仰真、善、忍的人转到什么地方去。

讲清真象,开启人性善良之钥

如果法轮功不好,为何会在镇压之后,在短短五年中法轮大法不仅没被打压下去,反而洪传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收到1000多个奖项。李洪志老师在过去曾获得许多奖项,包括自由之家的宗教自由奖(2001年春天),连续四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2000年、2001年、2002年和2003年)。而仅仅台湾就约有三十万人学炼法轮功,几乎上千个炼功点,没听说有自杀、得精神病、搞政治的。而在大陆,从1992年至1998年也都没有听说这样的事,而只有在1999年镇压开始之后,大陆官方媒体报道的抹黑事件才层出不穷,然而都是漏洞百出。

高精度图片
入出境管理局前的横幅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入出境管理局讲清真象
高精度图片
入出境管理局前的法轮大法展板车

高精度图片
民众驻足展板前认真观看法轮功资讯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利用各种方式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为了为大法和师父讨还清白,法轮功学员们牺牲与家人、朋友相处时间,不辞辛苦的到故宫、阿里山、垦丁、入出境管理局、中正纪念堂等多处大陆人士常往来的地方,利用各种方式如:贴刊版、挂横幅、发真象材料及任何便利条件等方式,将真象告诉这些大陆人民。江泽民为了蒙蔽群众,利用手中权力将所有《转法轮》书全都烧毁,并且将所有可能知道真象的渠道,如:网路、电视媒体等一一过滤封锁,大陆境内人民要知道法轮功的真象可说是非常困难。法轮功学员们不懈的努力,希望能将真象、真理传递到每个大陆同胞的心中。

试想,如果真、善、忍的真理在我们身处的这个社会中渐行渐远,那么我们这个社会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都希望别人用真诚、善良、宽容的态度来对待我们,那么对这场镇压真、善、忍好人的漠视,其实就是纵容恶人的行恶,无形中对社会道德的沉沦也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所以,大家不要觉得这场镇压事不关己、不在其中啊!记得纳粹时期的幸存者尼莫拉牧师说过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当他们(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

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能发出您的正义之声,停止这场无理的迫害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