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邪恶本质 民众才可免受其害


【明慧网2004年6月21日】一九九六年农历八月十四日,我顺利而幸运的走上了一条真正的修炼之路,通过看《转法轮》和五套形体动作的集体学炼,仅两个月,不求治病病自愈,六、七种病不知不觉的无影无踪了,身体日益健康。更重要的是逐渐懂得了许多法理,人生真谛,深知这永生的荣幸来之不易。但万万没有预料到活到古稀之年从没犯过原则性错误,现在做一个身心健康的好人倒犯了“国法”,谁知在中国大陆学修“真善忍”也有罪,真是有冤无处伸。

记得2000年4月19日,厂保卫部一武警通知我,明天一定要去下陆区党校参加“政治学习班”。到那里一看,从一楼到二楼贴的、挂的都是污蔑法轮功的标语和漫画,火药味就像文化大革命搞批斗那样令人窒息。从此我被这个学习班封闭了五天五夜,尝足了邪恶的滋味。当天晚上宣布了“纪律”和一切指令安排,下马威杀气腾腾,“真包公”还在后头,每天上午轮番听下陆公安分局、下陆区各个有头衔的干部讲课,每个学员一支圆珠笔、一个记录本,要记下尽是造谣诬陷之词,讲完一课就当场出些都是叫你骂大法,侮辱李洪志老师的作难题目3-5个,下午分头写所谓的“认识”。一见这些题目真使人心疼、头晕、发慌,实在难以下笔。限时有人收记录,不合格要你重写。这种精神摧残的痛苦比死了亲爹亲娘还难受难过得多,真是度日如年,急得人真流泪。连吃饭、睡觉、听课、写认识、去厕所,都有一两人监视你。这种精神折磨就是要你放弃纯真的自我,去做假、做恶。这个学习班除了体现邪恶二字,还能说什么呢?虽说短短的五天确比五年还长,这次邪恶组织者就是张水明和朱启祥。

2000年7月12日前几天给一位同修送去一张师父的新经文,他不慎被公安发现了,因此,李宁与张锐敏追到我家刨根问底,非法抄走师父法像、法轮图、复印件、《转法轮》及手抄本,单页经文,甚至把我个人照片和家乡一些老同学、朋友们的野游合照都不分青红皂白的全没收了,总共大约40件。抄完家后要我去派出所与所长谈谈,结果还是张锐敏这个“所长”审问。开始我说了几句闭上眼没理会他。引发他怒火冲天,斥责我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是代表政府跟你讲话,你不要装神弄鬼的!”我说,你呀还年轻,不知道事情的复杂性,不要这样对待法轮功。他很不耐烦的说:“你不要跟我讲这一套,我见过的多,共产党给我钱,法轮功能给我钱吗?”见利忘义,出卖良心。“你是这样,那就送你去一个好位子学习学习!”到了理屈词穷就以权压人,这算什么本事!我从上午关到黄昏,大热天没喝口水。当天晚上把我这个七十岁的老头送往黄石二看守所坐大牢。我究竟犯了哪条王法,何罪之有呢?

看守所王所长第二天提审我:“政府说法轮功是×教,已三令五申不准炼,你怎么还炼?”我说法轮功没有任何宗教形式,只做好人,不做一点坏事。所以,既不是教,更没有邪的内容。王所长又说:“民政部、公安部的通告和通知说是邪教就是根据。”我说民政部、公安部是执法不是立法部门。立法先要由国务院提案委员会写出提案再交全国人大讨论决定。可是这四个权力机构都没有明文规定法轮功是什么教。说得王所长无可辩驳。他呃了一声说:“你跟别人说的不一样呢!”

隔一天李副所长又非法审讯我。李说:“今天我只要你回答我一句话,法轮功是好还是不好?”我说,我来谈点认识。李忙说:“不要你谈认识,谈认识就是解释,只说好还是不好。”我斩钉截铁的说:“好!”李说:“好什么炼死那么多人。”我说,我们湖北省黄石市怎么没听说炼死一个呢。他再不多问。拘留期将到的前两天,李宁、赵明又去拘留所追问我经文的来路。我说过不知道。李宁用诈言说:“×××说你知道,你说你不知道那你把你师父拿来赌咒,今天你要能骂你师父一句,我马上用小车把你接回去。”当时我被他这几句突如其来的邪言恶语伤了心,失去了几分理智带着点强忍和顾虑,只知道回答这么几句不够力度的话,“炼法轮功是我自愿的选择,老师没有拉我去,又没有要我一分钱,凭什么我要骂我们师父!”后来知道自己学法不深,还不成熟,没有真能放下生死,好些该证实法的话一时跟不上来,轻放了邪恶。李宁接着用一种耍人调笑的口吻说:“我就知道你不会骂你师父,那你就等待处理吧,你不觉得你冤枉吗?在你之前之后都有人传经文,没有你这样。”

再说2002年上半年,社区、街道、派出所、厂保卫处三天两头,有时连续天天到家缠磨骚扰,要你放弃法轮功,向你要书。最后我说你去找我们公司董事长朱宪国给我写个保证,我若有病随便去哪里治,一切费用全免,我就不炼了。我向你们保证,有谁向我保证呢?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理由都向大家说得透彻不过了。人各有志,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你的观念我也无法改变嘛。经常三个五个对你会审,至少两个,一个不来。我没有什么书交,我将一本当时花了二十五元钱的复印资料,都是全国各地炼功前后的神奇效果给他们,老找我要书的张青接过去看后说:“难怪你们都舍不得丢这功。”还有两人说,“你看了给我看一下。”有一天,东升居委会总支书张远富,街道老杨,厂武保处小夏(女)来了,老杨开口问我昨晚看电视傅怡彬杀人没有?我说傅怡彬根本没有炼过法轮功,那都是搞栽赃陷害,你们不要也跟着指鹿为马。老杨说:“怎么办呢,指鹿为马不还得指。”说明多数人还在明哲保身,同时也证实江泽民的欺世谎言不得人心。

老家农村我有一个八十八岁的老哥哥,7.20前我帮他学炼了法轮功,开始效果很好,可是他也没有免除邪恶迫害,曾抄家两次,抢走《转法轮》两本,《转法轮法解》一本,还有一些手抄经文。为这个大冶公安和老下陆派出所到大冶城乡调查了一个月,所有亲戚家都受到惊扰,何止株连九族。2002年7月15日,老下陆派出所的副所长与片警周丹为了我哥的炼功与我有关非要抄我的家,把我仅有的一本《转法轮》和一本学法笔记抄走了。我说这不是做公安而是搞公害。

同在这个2002年7月份的一天中午,老下陆派出所有一个姓樊的公安,不打一声招呼,闯進我家东张西望四处打量。我问他什么事,叫他请坐。他说随便看看。立即又直進我卧室,这是你的房?我说是,他又是四处望,命我把抽屉拉开。我问他凭什么执法?他说:“国家规定对法轮功人员随时可以检查。”我说你不要随便把国家拿出来压人,这只是个借口,国家非一个人的国家,干你们这一行的,应该懂法纪,成为执法模范。他见我这么说,他说:“你不同意就算了吧。”这时我把抽屉打开了,“看吧”。他掉头走了,出门时说:“如果散发标语、碟子是犯法的哩。”我说,放你的心,我一辈子不干犯法的事情。走好!

以上只是极简略的揭露一部分现象,迫害的真实情况远远不止这些,怎么也倾诉不完它。

为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也是为了救度众生,因此,不得不点出部分公安干警与政府一些基层干部的名姓。这不是跟你们过不去,也没有什么怨恨,我们大法修炼者在人间没有个人仇敌。因为我们完全知道你们也是被邪恶江××蒙骗、利用,受毒害最深的,而且也是应该被救下的可怜生命。提大家的名是在给大家提个醒,江××末日近在咫尺,自身怎么也保不了,它能管你们的安全吗?那时没有国家来给你担担子。真的你们已经马近崖沿,再不可信马由缰呀!真诚希望各位千万不要嫌弃这难得的逆耳忠言,苦口良药啊!更为重要而宝贵的“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两句能善解一切的“真言”记在心上能念念不忘,定让你和你的家人有个福报的美好未来(心诚则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