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区讲清真象中否定旧势力


【明慧网2004年6月21日】经过四年来,经过广大同修持续不断的讲清真象的努力,多伦多的华人社区已经在自觉的向大法靠近。由于我开的公司有业务经常要面对大量的顾客,发展业务的同时没有忘了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讲清真象就自然而然的溶汇于工作中。

有同修和我在一起工作。由于我们公司华人顾客非常多,碰上华人顾客总会聊聊天,于是我们默契配合,从大跃進粮食亩产三万斤谈到“六四”的政治谎言,从三反五反谈到反右文革中邪恶的政党对中国人民的迫害,从大陆下岗工人和民工的悲惨生活谈到贪官污吏的鱼肉百姓,从物欲横流谈到在××党的毒害导致道德的败坏,最后谈到天安门广场的“自焚”的假象。有时还能当场在计算机上放一段真象片给顾客看,既展示了产品性能,又讲了真象。不管他是访问学者,还是探亲访友的老人,不管他是国际留学生还是移民,也不管他们开始是强词夺理还是冷漠回应,在我们的巧妙配合下,做到师父所说的用理智和智慧去讲清真象去洪法。很多人都信服了,有的被大法的慈悲深深打动。

长此以往,我们这儿成了华人的一个小活动中心,大家有事没事都来坐坐聊聊,说说心里话,谈谈小困难。当然也不忌讳我们是法轮功学员,知心的话都往外掏。一次,一个化学工程师和我聊天说:我真信法轮功被共产党迫害了,你讲的真象我都听三四回了,我都知道了,但你们法轮功是贵族运动(他的意思是精神贵族),太脱离群众了。你得告诉我们怎么做呀,不然我还成天梦想着有一天回中国如何如何了。听到这话,我就更明白要深入讲真象。这正如师父所说:“讲真象是万能的钥匙。拉拢人都是金钱、利益,都是常人的东西,那都是一时一世的事,而你给予他的是生命永远的事。”(《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明白了真象的人们即使仍然在名利情以及邪恶的诱惑下摇摆,但仍在内心深处挣扎着,向大法靠近。有时看着他们动的每一个善念,心中就涌起无限的慈悲,也更能理解《转法轮》中的说的“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而常人在听过真象后也往往产生了对大法的敬。

师父说:“旧势力也系统的安排了它们的因素,从而具体来安排它们要的那一切,所以造成了每个学员又都有具体的旧势力的安排与旧势力那些生命管。”(《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对大法弟子尚且如此,在常人社会中,旧势力的安排就无处不在了。

一次突发事件让我动了一念,把已经明白了真象的人们团结起来,用大法的至纯至正来影响他们,从而脱离邪恶的控制和影响,取消那些所谓打着侨领的旗号干着迫害大法的事的人的市场,把绝大多数有正义感的华侨同胞团结到大法的周围,彻底断绝邪恶对他们可能的毒害,把他们从变异的政治制度下救度出来,用正念正行带领他们走向净化心灵,返本归真之路。

事件是这样的:在我公司周围的一个居民区内一位华人在离家50多米的地方被抢劫,身中三刀,并被殴打。仅仅数日,又一位华人老者被抢。一时小区内人人自危。小区内华人众多。纷纷找我,要我想办法。这是一个很好的接触华人的机会,同时,也是一个用常人能理解的方式参与社区,進入社会。于是我就给大家出主意,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就如此频繁的小区犯罪活动与警察局交涉,要求增加巡逻,同时建立与警方的互动。结果大家反响十分热烈。于是我就暂时成立了一个华人服务社,一个星期就有四百余人签字加入。我们成立了董事会,华人服务社开始运作。

记得在第一次组织为居民同政府灭罪机构座谈之后,一位为我看小孩的老师,她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于是她逢人就讲,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家不在这个小区,又没有什么好处,风里雪里跑干什么呀?最后这话直接讲到了我的面前,但当我任劳任怨地在功友配合下顺利完成“与警察局合作主办的一些活动后,她不得不加了一句:“你这样做也真不容易。”

居民明白了,大法弟子不仅有一颗善良的心,慈悲的胸怀,而且也关心社区,溶入社会,并不是象中共宣传的那样都是如何冷漠的人。我和当地居民相处的很好,用他们理解的方式向他们讲大法的真象。讲真象来打开了他们封尘已久所等待的机缘。而且正是由于一个修炼者的正直豁达、不计名利、不辞辛苦为他们奔走,感动了他们,于是他们也站出来为我说话。

但好事总有人出来反对。一个住在这个小区而且与中领馆有着很好关系的社团负责人,从来没有为小区的建设出力,这时开始挨家挨户说,炼法轮功的有政治目地,云云,结果几位邻居听了,不约而同的反驳道:你可以信基督教,我可以信天主教,他就不能炼法轮功?他为我们做这么大的好事,你怎么不做?……。听着几位居民绘声绘色的描述,我会心的微笑了。邻居们临走还对我千叮万嘱:为了大家,一定要干下去,以后谁敢说法轮功不好,我们跟他急。

这样一来,在这个小区的由我一两个人大法讲真象,变成了十几几十人帮我讲真象。同时,由于当地的华人和国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把真象讲给他们,由他们把真象带回给国内的同胞,这对于邪恶的震撼,对有些我们力所不能及的中国人明白真象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在正法修炼中学法和修心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由此而来对法理的认识是每日俱新。记得当初我发起华人服务社的时候,就明确要以此来团结华人,创造大面积讲清真象的机会,而且还可以和有缘人结缘,铲除黑手对广大华人的操控。

比如刚举行几次活动,其中一位被抢劫的受害人找到我,对我一再致谢,临走一定要送我女儿一副手链。我坚决不收。他说远在异国他乡,家里人被伤害成这样,真是又屈又冤,大家除了说点同情的话之外,都无能为力,让我这么一组织,他也明白华人应该团结,应该互相关心,互相关照,他一定要感谢我。我听了回答说:“得,你一定要谢我,就说一句我最爱听的话就行了。”他好奇的问我:“什么话?”我说“法轮大法好。”他一听就笑了,然后好象明白过来似的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接着我们一起笑了。

可这一来,让我有些发愁——我搞如此大的社会动员,花较大精力与常人周旋,是不是在“搞政治”?我修炼法轮功就是为了脱离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好不容易脱离了干吗又跳回去了?这送礼的来了,以后指不定来什么了。于是我反复的读《精進要旨(二)》。师父在“不政治”中说:“作为大法弟子的修炼是高于人的,是掌握更高境界真理的修炼者,认识上是超越常人境界的。在更高的法理境界以下的认识就不再是宇宙的真理了。这一点每个大法弟子在修炼中都是明确的,那就更不能把常人的政治混于正法当中。大法弟子所承受的魔难是正法与修炼中的事情。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象也只是说明大法与弟子们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地是在救度世人,去其众生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挽救其将来因敌视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险,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时还能挽救众生的伟大的慈悲体现。从另一方面讲,神、佛怎么能参与人的政治呢?神、佛更不会肯定变异了的人类社会所出现的政治。人类社会是修炼的好场所,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会使人执著,因此而能走出来、去除一切对人类社会的执著,才伟大、才能圆满。”师父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提到:“叫你们真正在证实法中走出自己的路,正悟自己的一切与威德。”(《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悟到,从根本上讲,我们不是在参与常人的什么政治,我们只是利用常人社会的形式,用他们能理解的方式,去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在这个过程中,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只有不断的学法,才能更加走正自己的路。

这一切是在不到五个月的时间里发生的事。在同修的共同努力下,现在我们的华人服务社已经发展到一千多人。因此而来,与社会各界人士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开辟了各种各样的讲清真象的领域。由于多次活动受到好评,一些警察和政府人员和我们经常见面,给了我们很好的机会向他们讲真象。

六月五日,由于之前和警察局合办的活动的成功,十八位同修应邀出席警局华人咨询大会。一方面为华人社区的安全出谋划策,修炼人的正念正行自然能带动华人社区的良性发展,另一方面当然我们及时谈到中领馆的播种仇恨。在非常轻松的环境下,给各个讨论组讲清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中国江泽民集团如何不得人心的迫害法轮功。效果大家可想而知了。

那么在这其中,我悟到了包容和无私无我。正法到了今天,任何一个讲清真象的项目都需要同修的通力合作,而每一个同修身上都压着多个项目,都在证实着法的同修的意见是极其宝贵。一位同修想到我们应该创造给中国来的小留学生讲真象的机会。虽然只是一个同修的一年前的一次话题,而我一直又生活在校区周围;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能做点什么,但就是找不到切入点。在一次和警察组织的活动中,一位高级警官希望我们帮他组织一次和留学生的活动,机会就来了。于是我们在同修的帮助下积极的联络留学生人员,这一次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所以包容同修的意见不仅仅会让我们的工作更加顺利,讲真象更有效益。

要包容同修的意见,我们首先要做到无私无我。只有做到无私无我,才能完全站在法上看问题,站在法上去理解同修的意见。如果做不到无私无我,就会在合作中就会因私利私情被侵害而动情动气,就成了师父提到的说不得的人,也就谈不上包容和慈悲了,更谈不上合作了。这不仅仅不有利于我们的正法工作和修炼,而且也是旧势力高兴看到的了。

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走到今天,在师父不断鼓励我们走向成熟的正法路上,任何有损于正法工作的行为都将是对我们正法誓言的背离。在此,我借师父《洪吟》中的诗句“道中行”与同修共勉:

道中行

大道世间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难能阻圣

以上是我最近几个月的修炼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