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遇到的每个人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6月22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叫Johnny Wu。我的发言题目是:向遇到的每个人讲真象。

讲真象,救度众生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份内事。所以,我们要把握机会,向遇到的每个人讲真象。现在我和各位同修分享一些自己在讲真象中修炼自己的经历,不当之处敬请大家慈悲指出。。

向同事讲真象:

除了家里人以外,和我每天共处最多的就是公司的同事了。从我刚刚得法到现在,我一直在向同一办公室的同事讲大法的真象。一有机会就讲。刚刚得法时我希望我的同事也能得法。讲的时候既有正念,也带着显示心。讲兴奋了还在办公室里做功法演示。当时虽然表现得太兴奋了点,但由于我是真心和他们分享好东西,他们感受到了我的这颗心,所以从来没说什么不好的话。我发觉最能让同事认同我们的是我们平时的表现。我的同事们给我的反馈是,修了大法以来,我少了自私,多了为别人着想,也没见我生过病。他们生病时还会表示,早晚他们也是要修炼法轮功的。

向同事讲通了真象以后是有很多很多好处的:请假做大法的事变得容易得多了;明白了真象的同事还帮我向其他同事或客户讲真象;我还可以戴着“法轮大法好”的胸章上班,办公桌上能放《转法轮》和《Compassion》杂志;同事还鼓励我在办公室给客户讲真象,这些都是很有利的条件。

向客户讲真象

我是一名投资顾问,每天都有机会接触到客户,有见面的,也有打电话联络的,我就尽量的把握机会向每个客户讲真象。讲多了就很容易引入法轮功的话题。客人中有看到我的“法轮大法好”胸章主动问我的,也有的是因为桌上的《Compassion》杂志,更多的是我找机会提到法轮功的。切入点有很多。比如,当客人问,这些年你自己投资成绩如何啊,我说很好,因为我根本没投,修了法轮功,师父说别赌博,我在2000年5月就卖光了股票,逃过了这一场股灾;或提到最近有没有回中国,我说没有,我打算等到江××被判了群体灭绝罪才回去,我修法轮功的,现在还不想回去被迫害;或讲起身体病痛时,我可以说,我很幸运,修了法轮功,腰痛好了;或讲起人生时,就说修了大法了,内心安宁多了……这样,想讲就常常能讲到法轮功真象。

是修炼问题

讲真象不是个技术问题。我觉得,如果在一段时间里,学法能静心,注重向内修,正念就强,讲真象就主动,就会想出很多方法去讲。而学法放松的时候,念就会不够正,就会生出很多杂念来,比如,心里一犹疑,想这次该不该讲,要不要等什么什么机会来了讲会更好。一动这种念时,我脑中就一定会出现不讲的很多理由。那些理由都是干扰。就会错过机会没讲,有些人走了以后就没回来过。举个例子,我的公司来了个新老板,来到我们的分行看一看。我本来是要跟他讲真象的。我上次遇到那个大老板也是马上就跟他讲了。这次分行经理却建议我混熟了再讲。我当时正念不强,就答应了。没想到那个老板走后再也没出现过。也有些来找过我的客户见过一次后就再没回来,我也没讲真象。我有时一想起那些见过面却没向他们讲真象的人,自己就很后悔。我想有些人一生可能就这么一两次机会听大法弟子讲真象,让我遇到的人可能就该我管,该我去救的。为了以后再别后悔,我后来就干脆不找借口了,反正每个走近我的人都和我有缘,不管他是老板还是要饭的,都是来听真象的,那么我就硬性规定自己,见了谁都要讲真象,那怕只讲一两句都比不讲的好。后来,我遇到过的大多数人我都讲了真象。我就直接向每个人讲,我是炼法轮功的,身心都受益很多。我发愿向遇到的所有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现在就和您讲几句……这样就不会漏掉一个。

有了这一念,师父就给我安排了很多有缘人来找我。比如,有一些客户为了一点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就来找我,本来他们不来见到我也能在电话上解决的;也有的客户来找我,见到我之后却问东问西的,想不起要干什么,也有很多人打电话来向我推销长途电话服务,等等,这些人都是找上门来听真象的;还有过一个人来找我买保险,说是我的总公司里的同事介绍来找我的。我的公司根本就不卖保险,总公司的同事不可能不知道这点!这又是来听大法真象的。果然,向他一讲大法真象他就显得很高兴,他明白的一面知道是来听真象的。往往这一类的被安排来的人都是比较善良的人,一听到真象就显出同情心,有的还会问在那里可以学功。

在一走一过中常有讲真象的机会,所以最好是随身带着真象小册子。在电梯里,在买东西的时候,参加社交活动,上餐馆吃饭都可以给人发。中午吃饭时,也可以给同一个办公大楼里的人讲;开始时是有点不太自然。但当一想现在这人和我擦身而过,以后可能再也见不着了,所以就别有那么多人心了,要快讲。不光自己讲,还可以请同事朋友帮忙讲。

有这么例子,有一天,我的老板说他马上要去较远的一个小城市见一个客户。他進一步介绍说,这是个老太太,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孤身一人,一生吃苦……。我马上想去跟她讲真象,但她又不是我的客户。我当时请师父给我点智慧。就在我的老板临出门前,主意来了:我请我的老板代我请求那位老太太为我们在大陆被迫害的同修祈祷,我说我听说善良的人的祈祷是有力量的。同时我请我的老板带给那位老太太一张法轮功传单,以便说清楚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的老板是个天主教徒,他接受了我的委托。结果很好。我老板回来告诉我,那老太太不但很乐意帮忙祈祷,还对法轮功很感兴趣。

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里说,“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象。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其实很多大法弟子讲真象时说,我现在去讲真象,好象现在是去讲真象,你平时就不是讲真象。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我能和任何人遇上都是缘。都应该告诉他们真象。对于那些刚从国内来的同胞,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就起到了一点讲真象的作用。因为江××对法轮功的污蔑实在太离谱了。

一些体会

有一些体会和各位同修分享:遇到不同的人就从他们能接受的角度讲。比如,向我的犹太人同事就多向他讲迫害,因为犹太人被迫害了很长时间,他们很能同情被迫害者;请他签名营救同修,他都很乐意做。和相信因果报应的同事可以多讲迫害完了法轮功,参与迫害的恶人会有恶报的话;向基督徒讲真象可以指出有个别华人基督徒对法轮功的评论是不符合事实的,在法轮功弟子被迫害的这个时候公开的对法轮功说三道四是助纣为虐的行为。当年基督徒被迫害时罗马帝国的人也是那么干的,结果加重了基督徒的迫害,那些罗马帝国的人也在日后遭了恶报。讲过真象后我一般都会请那些基督徒为我们大陆正在受迫害的同修祈祷,还有良心的基督徒一般都会乐意去做的。

另外,要听师父的话,不能讲高了。我刚得法时有一次和一个朋友喝着功夫茶,从晚上九点讲到凌晨一点,那时带着显示心,越讲越多,越讲越高。讲完后发觉这位朋友越听得多就越糊涂。我还不如少说点,只说法轮大法好,我炼了之后怎么怎么好,我们是被迫害的,这样效果可能会更好。

还有,对于常人中与讲真象无关的事情我们不要触及它。我认识的一些很支持大法的台湾朋友当中,有一提起蓝营(国民党)就生气的,也有一提起绿营(民進党)就说选举不公的。我搞不清楚蓝营和绿营是怎么回事,就老实的说自己不懂,不发表意见。

还有,不能扯远了。尤其刚从大陆来的人由于被××党洗脑多年,很多人爱国和爱党混为一谈,有些思维和外边的人不太一样。我们最好直接去讲我们只是反对这场迫害,不去涉及那些容易引起误会的话题。

还有一点,一定要严词反驳那些污蔑大法、污蔑师父和一些歪理谬论。举一个例子,前年我参加渥太华三十六小时绝食,营救长春同修时,遇到我区的国会议员。我向他解释我们为什么绝食,请他帮助我们。他却说,法轮功的事情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之间的问题,应该让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协商解决。我一听就来气,我之前找这个人讲过真象,还帮过他竞选,他对法轮功的事情态度暧昧。敷衍我。那天我忍不住了,我说这是废话,中国政府又有枪又不讲道理,中国人民怎么跟它“协商解决”!法轮功学员去上访就是想和政府“协商解决”,可是却被抓了起来,酷刑伺候!还有被打死的!现在长春就有警察奉命向我们的同修开枪的。如果能解决就不用找你了。他看到我的眼神显得有点吃惊,说我们之间有点观点不同。之前有别的同修找过这个人讲法轮功的事他没帮什么忙。可这次他的表现好了点。

那天据一个同修说,那个议员回到国会大厦后叫其他国会议员关注外面法轮功学员的绝食情况。事后我回忆,驳斥他时我虽然有点愤怒,但因为有正念,破了他那套歪理,就起了好作用。当然,从个人修炼这个角度讲,我还是没做好,我还是动了气,如果既能做到“义正辞严”又不带愤怒,效果会更好。

师父在2003年《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里回答过这个问题:“问:弟子现在还发现要处理平衡好慈悲众生与维护大法的尊严是非常困难的,请师父开导。师:你想维护大法的尊严是对的,但是怎么维护啊?你堵他的嘴?你跟他辩论?我告诉大家,你就是去慈悲的对待众生,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讲清真象,你就是维护大法的尊严,你就能维护了大法的尊严……”那个人对我讲那些不负责任的话是冲着我的两个执著来的,我有时原则不强,老好人;有时却会动怒生气。我如果能不生气的坚持原则才符合法的要求。

还有一个体会:虽然我们讲真象不走极端,但也不能都听常人的那一套。常人的规矩太多,说什么在公司不能讲宗教信仰啊,什么商场里或商场门口是私人领地,不能发传单啊,等等。我理解这些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它们没安排讲真象这一环节。什么在公司不能讲宗教信仰,那些同事成天大讲冰棍球却可以。讲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不可以?我一开始配戴“法轮大法好”胸章时,我的老板就绕着弯想说服我,叫我别在公司里戴。我当时断然拒绝了他。我说,犹太人可以戴个小帽上班,印度人可以包着头上班,基督徒挂着有十字架的项链上班,我只是戴了个“法轮大法好”的胸章,比他们低调得多了,为什么不行。这不公平吧。后来他就没话说了。当然,我们不是要不理智的蛮干。我只是说,要尽量争取修炼讲真象的条件和空间,不能太容易受常人的不合理规矩所约束,不能那么容易就妥协。

在讲的过程中修去私心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就是一个个很好的修炼过程。我是99年7.20时得法的。我得法是为了自己能修成了解脱,讲真象也是从为自己辩护开始的。我那时刚得法,很兴奋,想和朋友们同事们分享,向他们洪法。一听到他们中有些人鹦鹉学舌的重复江××集团的谎言就来气,心里想这些人连法轮功是怎么回事都还没搞清楚,就乱发表意见,这不是没有智慧吗?我那时觉得能得大法走入修炼是天大的幸运,我当时理解:得了法就能修成长生不老。古时候的人要在山洞门口跪着求才能得到一点真机的,没缘的人想得都得不到呢,跪也白跪。现在师父把大法给送到家门口来了!太幸运了!当时觉得自己很有智慧,那些人乱讲那不是在侮辱我的智慧吗?所以我就反驳他们。那时我通常会讲“××党说的话如果靠得住,老母猪都能爬上树”,并反问:你们是头一天[编注:指第一次]听××党撒谎啊?如果法轮功真的象大陆媒体讲的那样,早就没人来学了。可为什么这么多人学啊?学的人还有很多是高学历的呢?我炼了法轮功就觉得很好,腰也不痛了,心里也舒畅了,还不花钱,你上那找这么一套好的功法?您们连书都没看过,人云亦云,缺乏智慧吧?

尽管自己当时有为自己辩护的心,但毕竟是在用事实说话,讲出了很多实实在在的真象,所以那些人听了当时态度都有好转。他们会说你炼的法轮功是好的,可能跟国内的不一样。(我想这是因为当时我比较强调自己学法轮功没错,所以只能证实自己,而证实不了大法本身就是好这个事实)。但是,当自己碰到顽固,观念固执的人,或很恶的人,说师父坏话的人,就没耐性再给他讲下去了。那时就会冒出不好的念头,想这人不知好歹。跟他多讲浪费我的时间。不管他了。我自己修好了自己得道,让他在那继续胡说吧。

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随着学法的深入,自己意识到,不耐烦是自私的表现,光想听好话。当然是要严肃的反驳那些人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话。但能做到不动人心,反驳起来正念才会强,才带有法的威力。真心为了别人好讲出的话才能让人感动,才能救得了人。是会碰到很坏的人。然而,大多数人都还不太坏,他们只是对大法根本就不了解,或带有不好的观念,被旧势力利用,重复了邪恶的宣传。这些人只要和他们讲清了真象,他们还是有救的。如果不耐烦或态度不好可能会把他们推向反面。我想师父要我们救度的就是这些本来不太坏,只是一时被蒙蔽了的人。

明白了这个理之后,渐渐的自己的耐性变得越来越好了。但这经过了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在这几年中,有时做得好,有时做不好;做得好时表现在讲真象能主动,也耐心;不主动去做时往往是因为遇到一些问题大一点的人或团体,自己失去了耐心,想先在家学多一点法再去讲吧。我想,还是个学法修炼的基本问题。能坚持学法,静心学法就能抑制住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东西,逐渐的修掉为私为我的心,就更能为他人着想,讲真象会更主动些,就能救更多的人。学法时心不静的时候,就会压不住自己的执著,自私,就不想讲,或讲不清楚真象。

师父将天机都讲给了我们,我们都知道这段时间不会长,都知道世上的人都是为法而来的。如果他们在这段时间里摆不正与法的关系,就白来了,就危险了。我们向世人讲真象只是举手之劳、张口之劳,那就快去讲吧。做了我们该做的,完成了我们的使命,以后才不会后悔,才没有遗憾。如果我们圆满归位后,回头一看,自己的世界里缺了一些生命没跟上来,原因却是自己在世间遇到他们的时候,被人的一些观念障碍着,没跟他们讲真象,那时遗憾也没用了,太晚了!我不希望自己有这样的遗憾。

最后用《洪吟》(二)里师父的一首诗和各位同修共勉:

快讲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